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作业盒子向财视传媒索赔1000万,“作恶公司”哪里来的底气?

财视media
作者 | 财视传媒 2019-10-24 10:36
我们声明不阴谋论任何一家企业。

10月23日,曾经的作业盒子、如今的小盒科技(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企业状告媒体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此事有诸多疑点及吊诡之处,作为当事人,财视传媒有话要说。

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

去年10月,人民日报曾三问“作业盒子”,点名批评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1月,“作业盒子”闹出了“乌龙事件”。

教育部公布《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文件,禁止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app进入学校,且不得收费,并通过“备案制”拒绝有害app入校。——教育部的“政策红线”直指作业盒子商业模式的本质。

通知下发后不久,就有网文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的“作业盒子”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

报道一出即被中央电教馆“举报”为不实消息,称企业(“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2月,“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末,该公司又因一篇题为《作业盒子商业模式遇“监管红线”疑资金链断裂》的报道陷入更深的困境。

4月28日,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开始接受舆论的普遍关注。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的“作业盒子”,俨然成了“问题盒子”。

财视传媒作为一家机构媒体,于5月1日同步关注并发表了名为《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的综述文章,对上述报道进行了客观地评价。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按照财视传媒的要求,报道前需向当事人及各个相关方求证,但不排除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编辑可采取“综述”方式,而这也是大部分媒体通常的做法。

但是,“作业盒子”的经营主体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不但没有反思没有整改,反将财视传媒推上了被告席,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索赔1000万元。

甚至,该公司在与财视传媒有着通畅交流渠道的前提下,却未向法院提供准确信息,导致财视传媒差点因无法收到应诉通知书而错过举证和庭审。

此举为何?不能排除该公司有故意压缩申请人举证期限及答辩期的目的,甚至图谋“缺席判断”。也是基于此,现在有必要向外界同步一些信息。

何谓“有着通常交流渠道”?

财视传媒该篇报道发布前后,“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本人和VP杨洪两位,均与财视传媒及财视传媒孵化的未来图灵有着较多沟通。

去年5月,刘夜本人参加了未来图灵《AI百人》栏目的采访录制。从彼时至今,刘夜也一直在未来图灵组建的“AI百人”的微信群里。而且,作业盒子的一位天使投资人、董事也在该群。

 


2018年11月,刘夜还参加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主办的“2018未来发布峰会”,并进行了主题演讲。

在今年高考月的6月6日,刘夜登上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与“超级学霸”推出的联名海报。

时至7月,“作业盒子”宣布获得由阿里巴巴领头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更名为“小盒科技”。几乎与此同时,作业盒子将财视传媒的综述报道进行了公证。随后,此案于8月14日立案。至此,作业盒子方面未与财视传媒就此事进行过任何沟通。

直到10月8日,财视传媒才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此时距离法院规定的交换证据截至日期10月18日只有10天,留给我方的举证期限及答辩期严重不足。

显然,该公司此举损害了我方的诉讼权利。

10月8日收到通知书后,我方联系到小盒科技VP杨洪。了解来意后,对方没有电话沟通此事的意愿。

五个时后,杨洪反馈给我方,一位对接人的联系方式。据杨洪介绍,此人名叫周亚男,是小盒科技公关部涉诉案件的负责人。

关于周亚男的身份。7月份,该公司去做公证的人员也叫周亚男。10月16日,我方线上向周亚男索要名片以证明身份,对方以“没有印纸质名片”为由回绝。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五年来,“作业盒子”先后完成6轮融资,阿里巴巴、联想之星、好未来教育集团、百度风投、云峰基金、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每一个投资方都名声赫赫。

一个重要信息是,在我方与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交流时,曾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

为此,财视传媒特地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分别求证,是否曾向作业盒子方面提出类似建议,以及是否同意作业盒子的这一做法。

马云回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公司)”。朱立南在了解之后也回复:“联想之星只是一个小股东且不在董事会中,完全不了解也从未参与此事。”

孩子是亿万家庭的核心,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每一位家长的心愿,也是社会的责任。面对屡触“教育红线”的企业,普通民众可以沉默,但媒体如果也保持沉默,那对孩子有害的毒素,如何被发现?如何被溯源追责?又如何被纳入监管范围?

我们相信,正义可以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