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戈恩出逃,联盟不稳

财视media
作者 | 王河 2020-01-04 00:00
戈恩的逃跑震动日本,而距离8个时区之外的黎巴嫩,他却成了“民族英雄”。

随着戈恩、西川广人的接连下课,雷诺日产联盟松动,昔日的汽车制造联盟,是否会最终走向分崩离析?


救世主沦为阶下囚

167公分身高的大活人,藏进182公分的低音大提琴琴盒里,从检警的眼皮底下逃走。这听起来都像极了电影里的情节,但是在新年的伊始却真实的上演了。

2019年12月31日,被日本警方逮捕的日产汽车前CEO卡洛斯·戈恩潜逃出日本,成功抵达黎巴嫩老家。

戈恩通过在纽约的代理人发布声明称,并非逃避法律制裁,而是逃离日本的司法不公及政治迫害。

“不会再被日本有罪推定、无视人权的司法体系当做人质……我终于能够自由地与媒体沟通,并期待开始下一周的生活。”

戈恩的逃跑震动日本,而距离8个时区之外的黎巴嫩,他却成了“民族英雄”。

卡洛斯·戈恩,前日产汽车CEO,是一个出生在巴西的黎巴嫩裔法国人,拥有法国和黎巴嫩的双重国籍,日本明仁天皇曾给他颁发蓝绶褒章……

日产,成立于1933年,指“日本的国产汽车”, 拥有堪称世界一流的技术和研发中心,是日本三大汽车制造商之一。“二战”期间,曾是日本最大的军车供应商。“二战”后,日产持续发力,尤其是在20世纪70年代,开展海外市场,并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商。

日产的高歌猛进在90年代戛然而止,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破碎,日产也陷入连续7年的亏损状态。负债高达21000亿日元,国内市场占有率从最高时的74%跌至1998年的不足20%,步履维艰、濒临破产。尽管日本政府给日产提供了850亿日元的贷款,但难止颓势。

这个时候,在法国和基本政府的推动下,雷诺和日产达成协议。最终雷诺花了54亿美金,收购了日产36.8%的股份,并要求双方交叉持股。彼时雷诺二号人物卡洛斯·戈恩,带领团队进驻日产。

1996年,戈恩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1999年接手日产汽车,花了52亿美元完成对日产的收购交易,将日产从一个连续7年亏损、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濒临破产的企业扭转成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此后,戈恩了雷诺和日产的双CEO。

2000年盈利27亿美元;2001年盈利29.7亿美元,债务缩小至30亿美元;2002年赢利32亿美元;2003赢利突破49亿美元。

戈恩被日本媒体描述为日本“失去的20年”中凭空降临的救世主,其改革模式是值得日本企业效仿的希望所在。

在戈恩运作下,2010年4月7日,雷诺-日产和戴姆勒的结盟;到了2016年雷诺-日产将三菱纳入联盟,打造了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一年之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轻型车总销量达到1061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轻型汽车制造商。

但好景不常,日产汽车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被爆出检查和油耗尾气造假的事件。

而戈恩在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过少申报自身报酬,以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为由,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带走。

此外根据调查,戈恩在东京、巴黎、里约热内卢、阿姆斯特丹、纽约都购置了大量房产,其中有6处在他名下,而他在日产的年薪仅为1100万美元。

戈恩在2010年到2014年的5年间,实际收入为99亿98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5亿元),但对外宣称只有49亿87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22亿元),戈恩的收入中大约有50亿日元未公开,未纳税。

2018年12月,东京地方检察院以“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为由,对戈恩起诉。1个月后,其再次因“违反特别背任罪”(日本法律中对公司经营者侵害企业利益犯罪行为的一种定性)被起诉。

戈恩因财务不当等罪被捕,包括未披露的高达数千万美元的额外薪酬,挪用日产资金为个人购买房产、债券、股票等财产。被捕期间,戈恩的所有职务被罢免。该事件搅乱了日产、雷诺这两家公司,导致雷诺-日产联盟经历了长达将近一年的内乱。据外媒报道,日本日产汽车和法国雷诺沦为2019年表现最惨淡的汽车股。

送走前任,也送走自己

2018年11月19日,雷诺、日产、三菱汽车会长戈恩乘飞机刚从法国落地日本,因涉嫌财务违规被东京检察院带走,当日,作为戈恩接班人的西川广人在公司总部召开记者会,痛批戈恩隐瞒巨额收入、动用公款、搞个人独裁,并向公司董事会建议立即解除戈恩董事长及代表董事职务。

消息一出,引起一片哗然。

要知道,身兼数职的戈恩早在2017年就卸任日产汽车CEO职务,由产汽车日本籍高管西川广人接替。

作为戈恩的忠实跟随者,当CEO戈恩因财物犯罪嫌疑被推上风口浪尖之时,西川广人承诺彻查此事,他的表现略显“绝情”,甚至引发外界猜测戈恩被捕是一场“阴谋”。

然而高景不长,被视为反贪英雄的西川广人,因调查戈恩罪行,不慎牵出自己在2013年违规通过股票增值权获得了约4700万日元(折合313万人民币)的报酬。

被曝光后,西川广人迅速退还了部分的违规所得,并解释称,“以为当时的操作是符合公司程序的,并误以为其秘书处已经妥善处理了该问题。”

这样的理由显然无法平息外界对他的愤怒,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西川广人应为此付出责任,而不是因此而获利。

曾经承诺彻查日产内部反腐的雄心还未实现,却因个人贪污下台。曾表示雷诺、日产和三菱汽车之间的合作关系不会受到影响,却因戈恩案件让日产雷诺联盟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

根据数据显示,戈恩案件之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销量减少5.9%,至521.3万辆,其中,营业利润暴跌99%,至16亿日元(折合1480万美元)。

新年伊始,戈恩跑了。原定于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的日本法院,如果无法将戈恩引渡到日本,日本法院将面临无法开庭的结果。

1月2日,日本政府向国际刑警组织提出抓捕戈恩的请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日方试图解开戈恩逃跑的谜团,给该国政府和司法界盖上遮羞布。

根据法国媒体1月2日的报道,戈恩将于1月8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自己离开日本的过程。无论内容什么,都将会给雷诺日产联盟带来影响。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