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从“安心裤”说起,疫情大考下哪些细节容易被忽略?

财视media
作者 | 小财 2020-02-21 15:06
我虽然没得新冠肺炎,但这场疫情中,我也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


1. 不便的防护服

“每天脱下防护服时,额头上都会被护目镜勒出一道重重的印痕”

陈洁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一名青年护士,因为医院在过年时需要值班等原因,陈洁已经三个年头不曾在家过年了。

这次春节,陈洁早早预调好假期,准备好好陪家人过一个年,但不料在除夕的前一天接到了医院抗击疫情的紧急调令,陈洁二话不说,毅然投身去了抗疫战场的第一线。

经过短暂的培训之后,陈洁便开始了支援发热部门的护理工作,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日子里,陈洁每天都要被厚重的防护服裹的严严实实,不仅行动很不方便,而且密不透气,稍微一说话,暖湿的呼气就会变成白雾遮盖护目镜,令视线受阻。

防护服闷热难耐,陈洁每次脱下防护服,在镜子里看到的都是那个憔悴不堪、满头大汗,看起来像是被蒸熟了的自己。

大多医疗人员都要身着这种不便的防护服,每天在紧张的状态中工作八小时以上,期间无法吃饭和喝水,更无法去洗手间,因为每次穿脱防护服,都需要经历数十道工序,且每一道工序都马虎不得。

很多白衣战士为了自己能够让自己在工作期间不去厕所,索性不吃不喝。

陈洁介绍说:防护服就是我们上战场的甲胄,是健康的保障,在抗疫的第一线,我们每天都要穿三层隔离服,两双鞋套,以及护目镜,在全副武装的状态下开始高强度的工作。

面对疫情肆虐,哪怕再危险,他们也不会退缩,依然坚持高负荷的工作。

据相关医疗机构统计,处于抗击疫情第一线得工作者中,女性工作人员整体占比达60%,其中一线的护士中有90%都是女性。上海市妇联副主席翁文磊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据一位医护工作者透露,如果身着防护服,意味着8小时不能吃也不能喝,如果女性刚好处在生理期,这种情况是非常非常难受的,通常而言,女性处于生理期,卫生巾最好2小时更换一次,否则就易滋生细菌。

暖心的是,很多细心的企业及社会群体都关注到了这一细节,如在阿里公益捐赠的众多种类物资中,就十分贴心的加上了安心裤这一项。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的王红教授表示:这次疫情,不仅是对我国医疗体系的一次考验,对于我国的国民素质,又何尝不是一次大考。

王红教授说:我认为捐赠安心裤的意义绝对不在捐赠口罩等防护物资之下,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小事,因为所有的女性都清楚,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仅仅是捐赠卫生巾、安心裤这样一项关怀来说,能有很多人意识到并关注,这是我们社会的进步。

2. 买药的难题

“我虽然没得新冠肺炎,但这场疫情中,我也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

1月21号,陈一(化名)一早就来到了化妆室外,等待化妆。今天是公司举办年会的日子,为了这次年会,陈一已经和另外五名同事将舞蹈节目精心排练了十天,但不料疫情爆发的消息突然降临,陈一说:”当时我们突然接到公司领导电话,说公司已经出现感染者了,年会紧急取消,形式严峻,你们赶快回家!今天就走!“

接到这个电话,陈一的第一反应是“我们精心排练的节目就这样功亏一篑了,很对不起付出的同事们”,就这样,陈一带着遗憾的心情踏上了返乡路,回到了位于湖北省孝感市云梦县的家中,但疫情事态的发展却远远超出她的想象——29日,云梦县封闭了。

另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陈一是一名癫痫患者,自从2018年确诊以来,即便和最亲密的同事,她也很少讲自己患病的事,她必须每天按时服用一种叫安闲拉莫三嗪片的药,如没能按时服用,陈一便很有可能发病,若严重一些,坚持几年的治疗可能都会前功尽弃,甚至面临猝死的风险。

当时,陈一的手头上的药只剩下三天的量,而这种药恰好又是新药,属于管控药范畴,陈一原计划不久之后去武汉拿药,但疫情肆虐的当下根本没有这种可能,而线上购药需要病例,陈一的病例也忘在了武汉。

当天,陈一发动亲朋好友们四处打听医院和药店,但疫情状态下,很多药店都被管制了,且找了县三家医院也没找到这种药,这种结果陈一其实早有意料。陈一想到县里还有几家医院和药店可能买到这种药,第二天一大早便冒险驱车前往,但都无功而返,网络上,虽然很多热心网友都提供了积极建议,但陈一经过一系列努力,最终还是没能购得药品,陈一也疲惫不堪。

夜间,陈一无助的躺在床上,联想到之前因为忘记吃药而发病的恐怖经历,恐惧和焦虑如失控的野火一般了在陈一的心头肆虐,“我当时感觉压力就像大山一样,压的我喘不过气,我很紧张”那段时间,陈一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是那么的近,她甚至绝望的想到“死就死了吧”。

陈一是幸运的,在最危机的时刻,事情迎来了转机,陈一的表姐虽然不在云梦,但经过一整天的打探,终于问到了在云梦其实还有一家医院有这种药,陈一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马上前往该医院,最终成功购得药品。当拿到药时,陈一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感觉自己又可以活下去了,太好了!”。

阿里健康在2月13日上线“湖北地区缺药登记”服务,短短几日就收到了千上万份来自湖北用户的紧急缺药求助信息,其中包括慢阻肺老人、癫痫儿童、肝移植手术病人,甚至还有重症肌无力的罕见病患者,他们无一例外,都需要长期服用治疗药品,一旦停药,极可能引发各种断药反应,严重的会危及生命。

为了缓解疫情期间慢性病患者购药难的情况,一些具有医疗属性的互联网企业纷纷发力,如阿里健康就联合几十家药品厂家共同推出“买药不出门”计划,以保障疫情期间慢性病患者药品的在线供给,同时也为出门不便的慢性病患者提供了线上“慢性病情的管理服务”、“免费义诊”等服务。

3. 心理的创伤

“疫情过后,恐怕精神科的医生要开始忙碌了。”

一位心理咨询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增说:疫情属于突发事件,一些人处于紧急状态时,原有的心理状态就会被打破,正常的生活就会受到干扰,进入一种“失衡状态”。

大年初三,武汉的一位护士对着心理援助热线放声大哭,在她的科室里,有3名患者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去世,但殡仪馆却迟迟没有派人来接,遗体就这样在停尸房里放了一整夜,第二天上班,这位护士依然要穿上闷热的防护服,开始长达十小时的工作,而这三具遗体却依然没有被带走,身边的同事们已经有6人感染病毒,身心的高压之中,这名护士的情绪终于崩溃了,她接受同事们的建议,选择拨通心理救援的热线,在经过接线员的认真督导之后,这名护士的情绪才有所好转,转而继续投身到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不久前,大庆油田总医院的心理疏导医生丁磊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拨通的一刻,哭声随即而来,电话那头,杨丽(化名)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原来她的父母双双感染了新冠肺炎,而且父亲的病情不容乐观,杨丽每天奔走在两家医院,高负荷的劳作和心理上的压力令他疲惫不堪,从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进入这种高负荷的状态令她难以接受,每每听到关于疫情的讨论和消息,她都会担心父母会有不测,担心自己被感染,进而传染给孩子和丈夫,体力和焦虑的双重摧残令她寝食难安,虚弱不堪。

朱琳医生从事心理工作6年,她最近也接到了一些病例:一位独身居住在武汉的求助者称,自己过年期间,经常觉得自己鼻塞难受、眼睛疼、喉咙疼、头也疼,他觉得自己很符合新冠肺炎的症状,但每次测量,体温都是正常的,但他仍控制不住的觉得自己得了新冠肺炎。另一个病例:从武汉回来的后,就觉得自己身体不适,经常刺激性咳嗽,于是去医院就诊,血检各种指标都很正常,最后医生表示是因为心理作用加剧了身体病情。

北京师范大学疫情心理支持热线负责人林钗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热线开通至今接到的心理咨询中,普通群众最多,大概占比50%;一线医护人员占比约10%,被隔离人员占比约15%,在家隔离人员约5%,其他情况占比约20%。

根据壹心理推出的《疫情心理健康报告》显示,疫情状态下,虽然大部分人的心理状态是健康的,但还是有不同境遇的许多人出现了心慌焦虑、抑郁崩溃、怒火中烧、轻信多疑等心理的不健康症状。报告显示,愤怒是排名在第一位的负面情绪;各地的负面情绪总均分,与当地疫情热度正度相关,但与网络营销热度无关;心理健康程度整体随年龄递增,然而00后相比90后、95后更健康。

结语

突如其来的疫情令人猝不及防,在每一个人的工作和生活中刻下了深深的影响,在疫情的冲击下,很多社会问题重新被人们审视和讨论,很多不同境遇的人们在遭遇疫情之后都成为了疫情的间接受害者,正如很多媒体所反映的:疫情下暴露出的社会问题和疫情一样值得人们去关注。


参照媒体:红网BIE别的GQ报道 新京报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