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华大基因汪建自曝:对闺蜜田朴珺绝少客气,经常臭骂一通

《人生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整理
作者 | 小财 编辑 | 图sir 2020-06-12 13:22
面对最严重的疫情,恐惧来源于无知!

6月12日,国信证券发布相关报告称:建议“买入”华大基因。

有着“基因界的腾讯”之称的华大基因,尽管过去两年遭遇重重舆论危机,但在疫情期间表现不俗。截至4月底,华大基因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日产能可达200万人份/天,国内获批并已取得包括欧盟、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加拿大等海外多国认证。海外订货已覆盖80余个国家和地区,4月底已累计发货超过2000万人份。随着疫情的全球化发展,华大基因又推出了火眼实验室(气膜版),在阿联酋、文莱、塞尔维亚等28个国家和地区筹建运营,累计检测样本量逾100万例(截至5月31日)。

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此前表示,抗击疫情,精准检测诊断与临床抢救具有同等重要性。

华大基因有如此“神勇”的表现,并非偶然。2014年,汪建曾做客财视传媒首档企业家脱口秀节目《超级脱口》,系统阐述了他对于SARS、埃博拉等病毒在基因维度的解读,令人茅塞顿开。

特摘录如下: 

我是汪建,在别人眼中,我异类、出位,与社会总有那么点格格不入,那只是不了解我的人的看法。我自我感觉挺好,不严肃,没架子,说话直来直往,偶尔自嘲、戏谑,充满了美国式的恶作剧。你会觉得这样的老人是异类吗? 

年轻人都追求个性,我也学着时髦个性了一把。名片上,我只写了“华大基因”、“汪建”、“深圳,梧桐山”,外加一个邮箱和网址,清晰明了,没有那么多头街。太多的头衔,会让人有一种工作报告的感觉,多乏味! 

基于对基因缺乏了解,我的研究总给人一种神秘感。人人都对不了解的事情有觊觎之心,而我何不成人之美?这也是我成立公司的初衷,让更多的人了解基因,了解基因技术以及我们所做的事情,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恐惧来源于无知

2014年,非洲爆发了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引起了人们的恐慌。恐慌源于对事物的不了解,人们对未知的事物缺乏掌控力时都会感到恐慌。如果你了解埃博拉病毒的相关知识,那种恐慌就会不复存在。 

埃博拉是一种能引起人类和灵长类动物产生埃博拉出血热的烈性传染病病毒,有很高的死亡率,致死原因主要为中风、心肌梗死、低血容量休克或多发器官衰竭,看起来致命性非常强。而在我看来,埃博拉病毒分分钟可破。从有性繁殖生物的物种诞生以来,生命就是一个精子和一个卵子结合的过程,父母亲留给后代的其实就是基因,利用基因我们可以做出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来,当然也能解决埃博拉病毒。

一般的疾病分为四种,第一个基因叫作外来基因。外来基因并非指转基因作物,而是身上的外来基因,例如你感染了病毒,得了SARS、肝炎、感冒、肺炎,身上有寄生虫等等,这些都统称外来基因。这些外来物种使你的身体引起了疾病。而这种传染性疾病、感染病在过去是导致死亡的核心因素。 

图片源于网络

在数千年的社会文明发展进程中,基因一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直到显微镜的发明,基因技术和人的寿命的关系才真正开始被发现、研究和运用起来。在显微镜下,人体中被感染、接触的外面物种导致的感染被发现,才促使了疫苗、抗生素的产生。可以说显微镜、疫苗、抗菌素是人类寿命翻番的核心因素。 

在共和国成立之初,人们对自身寿命的期待只有35岁到38岁左右,然而六十年过去了,我们的期待寿命变成了70多岁,全球的平均寿命也达到了60多,这其中疫苗和抗菌素的发明功不可没。 

早期SARS在中国传播时,人们花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发现它是种什么病毒,又耗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真正确定了诊疗方案。长此以往,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SARS如此,离流感如此,现在埃博拉更是如此。而基因技术的方法却能很简单地把它诊断出来,之后定义,最终预防。而基因技术的最大作用,在于外来疾病、外来基因、外来物种带来疾病时,能让我们迅速地诊断它,它是一种革命性的变革。 

罕见病基本没法治愈,事后补救不如事先预防 

2014年是大事年,除了埃博拉疫情以外,备受人们关注的还有一种疾病,就是社会上发起的“冰桶挑战”,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儿,“冰桶挑战”的影响力非常大,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曾风靡一时。

图片源于网络

“冰桶挑战赛”全称是“ALS冰桶挑战赛”,规定被邀请者要么在24小时内接受挑战,要么就选择为对抗“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捐出100美元。这项活动起先在全美科技界大佬、职业运动员中风靡,后来在8月份时,蔓延至中国互联网圈。 

很多明星、名人、科技界大佬都参加了冰桶挑战赛,如比尔・盖茨、贝克汉姆、范冰冰、佟大为、姚明等等,举办这个活动的目的是为让更多人知道被称为“渐冻人”的罕见疾病,同时也达到募款帮助治疗的目的。 

什么是罕见病?很多人并不清楚。罕见病又称“孤儿病”,是指盛行率低、非常少见的疾病,世界卫生组织将罕见病定义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的0.65%~1%之间的疾病或病变。 

现在社会对罕见病赋予了很大的关注,除了渐冻人,还有瓷娃娃、拇指姑娘等。而很多罕见病病症在早期都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它就是一个基因疾病,只是目前医疗水平有限,有些疾病还不能完全做到提前发现。实际上,人们对军见病的认识较以往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目前,全球公布的罕见病种类大概有八干多种,而能够通过基因检测诊断的罕见病有将近四千多种,占到一半左右。 

罕见病基本上没法治愈,但如果我们能做到早发现,早预防,便可以降低糟糕事情发生的概率。 

所以,目前我和我的团队正在积极地做一个百万罕见病计划,对于中国人乃至全世界的罕见病,做一个全画幅的大扫描,目的是发现这些疾病,发现基因与疾病的关系,以便于来预防它,这是我们的核心想法。 

前几天,瓷娃娃和拇指姑娘疾病的相关的基因原因被我们找到,尤其是瓷娃娃,我们做了非常大量的研究和论证。曾经有人有这样的疑问:你既然这么关注罕见病,为什么不去参加冰桶挑战?我确实没有参加,因为我觉得我们不能老是事后关怀,为什么不能把观念扭转,以预防为主呢?当然,人道主义也非常重要,这些罕见病的患者,需要我们去关注、去关怀。但我更愿意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未来,用于防治这些疾病的发生。 

很多罕见病都是可以通过早期检测发现的,然而没有任何一个科研机构、慈善机构愿意支持我们来共同做这方面的研究和预防。这说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众在认识上还是有很大的偏差,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参与冰桶挑战活动的原因。 

我真心希望这些疾病能早早被发现,人们能够主动去预防,去阻断它的发生,而不是事后花更多的钱去安慰,去治疗。治疗只是一种缓解的方案,很难从根本上治愈一种罕见病。而在早期,防治甚至治愈一种罕见病,是完全可能的。 

不要轻易杀掉强奸犯,犯罪也是一种病 

在公众的眼中,犯罪就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情节严重的还应该被枪毙,似乎只有严惩才能减少犯罪的发生概率。而在我看来,有些犯罪不是单靠严惩罪犯就能减少的,相反,我们应该同情罪犯,帮助那些罪犯。因为有时候犯罪也是一种病,就像我们患上肝病、感冒一样,必须治疗,オ能从根本上让他恢复健康,而不是单靠法律制裁就能达到目的。 

网络上经常有一些猥亵儿童、性侵儿童的新闻事件,让人们胆战心惊,诚惶诚恐,事实上情况远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严重。很多负面新闻都被扩大化了,而这正源于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和广泛的传播面,外加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以至于让人们以为这样的事情很多,情况异常严重。 

人们对强奸犯总是异常憎恶,尤其是认为对伤害儿童的犯罪分子,更应该杀无赦,才能平民愤。我并不认为这些人不应该受到惩罚,而是觉得,如果大家都需要全面客观地思考问题的话,或许我们需要换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约十几年前,原科技部长宋健写过一篇文章,叫作《人性、兽性、虫性》,那时他不敢用自己的真名,写的是笔名,发表在《文汇报》上。大概意思就是,人是从猴子、人猿变过来的,必然会带有很多猴性、兽性,乃至动物性的特点。在某个特定的时候,这些特点就会暴露出来,它是违背现在的社会和與论道德的,尤其是当它伤害到下一代,伤害到别人的时候,这是不能容忍的。但你不能就说他的思想如何,可能那是基因在作怪,他只是不能平衡自己而已。我们会发现有很多这样的案例。所以,我现在越来越倾向于不要随便去判处死刑,因为那本身就是种疾病行为。比如某个人反复强奸别人,他可能是激素水平、基因结果上出现了问题。他明知违法,却还是要去做。杀掉他,只是增添了一件血腥的事情而已。 

于是,用疾病、基因的模式去判定很多犯罪的话,有着重要的意义。人总是在不断进化中,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在同一个社会层次上,很多人达不到这个要求,而这与人在发育过程中会遇到的这样那样的问题是一样的。 

除了强奸犯,还有一个不被法律允许、承认,不构成犯罪,但被多数人嗤之以鼻的,那就是同性恋。人们一提到同性恋,就会表现出厌恶、排斥的情绪。就连同性恋者自己也往往痛苦地生活在别人的白眼中。 

同性恋现今成了一种社会现象,因为他(她)有自身的基因,以及生物学本身的必然性。我对同性恋的态度非常明确,那就是法律不允许同性恋的存在是非常荒谬的。你不能把法律强加于一个社会条例上,因为这就好比把一个人指定的规定强加于一个自然现象一样。

图片源于网络


图灵,乔布斯最崇拜的人。二战时,破解英国、德国隐形密码的人。二战结束后,他当选为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数学院院士,还有剑桥大学的教授,但他是同性恋者。英国国会知道后,没有制止他同性恋的行为,却要他隐藏并躲起来,图灵不愿意。英国国会于是警告他,如果他公开自己同性恋的身份,就用化学药物对他进行阉割,对他进行治疗。 

最终不妥协的图灵把氰化物打入苹果当中,咬着苹果死亡。这就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苹果手机、苹果电脑的标志。我记得图灵是1958年自杀的,而同性恋合法却是50年以后的事情了。2008年,布菜尔代表政府到他的坟墓前向他道歉,这便是人生和社会的悲剧。 

同性恋是一种自然现象。如果非要用法律手段去处罚,特别是在同性恋者根本没有伤害别人的时候去处罚他们,是非常残忍的。即使他们使用了暴力,对人造成了伤害,那也仍然属于自然现象。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法律去衡量它呢?是用现行人定的法律条例,还是人性的科学基因,还是简单地把它杀掉?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的不断进步,时间会给出最好的答案,就像图灵一样。 

我和田朴珺做得了闺蜜,做不成商业伙伴 

田朴珺被人认识,源于王石。王石是普通大众和田朴珺之间的牵线人。连万科总裁郁亮一年都难得见上王石几面,但我却长年与王石结伴在外爬山。爬山中,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小插曲。 

2002年,高血压和冠心病的发作,让我就下定决心走进当时万科地产王石任队长的登山队,想通过体育锻炼来驱赶病痛。很巧的是,王石与我同病相怜。王石1995年查出腰椎骨长了血管瘤,下肢可能瘫痪,他才决定开始登山。相同的经历、爱好,让我们两个在长年的登山生活中成为铁杆山友。户外爬山条件艰苦,很多次我和王石不得不蜷缩在海拔几千米的雪山上的一个小帐篷里,度过每一夜。 

因为和王石的关系,我也认识了田朴珺。有人告诉我,田朴珺在文章里或和别人的交谈中称呼我为她的“男闺蜜”,以及科技领域的教授。我不爱和任何视频以及文字报道打交道,以至于我并不知道她对我的这些称呼。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和世俗的眼光,我就是我,并不因为别人而改变。 

田朴珺这样称呼,让人觉得我和她的关系非常铁。而实际上打架、吵架是我们相处的常态,绝少太平。事情的起因和经过都已不太记得了,但每次我们两个见面就要吵吵嚷嚷起来,这也很有意思。我绝少对她客气,经常把她臭骂一通,叫她“田半仙”。她酷爱血型、星座之类的东西。我说,你在一个搞基因科学的人面前说血型和星座,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力和专业吗?不是在侮辱我们的学科和未来发展吗?所以,我们两个经常是不欢而散。于是她就言之凿凿说我们的吵架是因为某某星座的缘故,虽然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过。我也不相信星座,我只相信基因。 

虽然我和她有很多代沟,或者说是就某些观点有很多不合,但不能否认,她是一个非常自立、非常要强的人,她也非常崇拜各路英豪,对王石的情感完全是对一种硬汉的崇拜,最终导致了这么一段奇缘。 

图片源于网络

田朴珺非常有活力,非常能干。一段时间,她想做一个有关基因和美容的项目,于是向我咨询有关的事情。我建议她先弄清楚基因美容是怎么回事,于是她就在自己脸上做试验。我说巴西做得不错,她就跑到巴西去看;我说那羊胎素不靠谱,她就跑到瑞士去看。 

最后证明未来的美容根本离不开肌体本质上的锻炼和提高,身体基因不好,代谢不好,外表的化妆和整改都不能解决根本的间题。最终她认同我的提法,开始考虑从根本上把身体调理好,外在才会更美。田朴珺应该算是我吵吵嚷嚷的朋友,她可能希望我们能有一些商业合作之类的关系,但我不太愿意。因为我跟我很好的朋友都没有商业关系,如果有商业关系,那肯定不是“闺蜜”了,那就成了商业伙伴。 

人没了,钱还在最苦逼 

现在有很多人都把赚钱作为唯一的人生目标,为了钱,甚至可以不择手段。例如,为了赚钱忽视对父母的照顾,忽视对孩子的关爱,有些人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经过拼命执着的追求,银行户上的钱如期增长,可是还是不满足,总觉得离自已的目标仍有距离,最后彻底成了金钱的奴隶,被金钱所累! 

前苏联教育家安东・马卡连柯说过这样一句名言:“金钱!金钱是人类所有发明中近似恶魔的一种发明。”再没有任何东西比在金钱上有更多的卑鄙和欺骗,因而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像金钱一样为培植伪善提供这么肥沃的壤土。金钱是一把双刃剑,可以成就你,也可以毁掉你。我从事生命科学研究,对金钱的理解可能比大家看得更加透彻一点。可以试想一下,一个胎儿出生之后,他的人生有目的吗?当然没有,因为所谓的目的都是后天浇灌起来的。 

什么叫人生?在我看来就是:生下来,活下去,活得长,死得快,这是最令人高兴的事情。现在的我已经活了快靠近全球平均数的年龄,我不愁吃,不愁穿。而现在令我发愁的是吃得太多,发愁身上戴的东西太多,家里的日用品太多。 

认识到我身边的物质过多这点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把汽车干掉,徒步行走;第二件事就是把所有的鞋子干掉,有一双鞋就够了,一年四季都不换,冬天是它,夏天是它,登山是它,任何正规场合也是它。一双鞋穿几年,90块钱买来的鞋,折算成一天一分钱,一直穿下去,这让我非常有成就感。如何让生活变得更简单,是我现今最大的思考。 

图片源于网络

一次,和比尔·盖茨交谈时,我问他是挣钱容易,还是花钱容易?他想了想告诉我:挣钱容易,微软可控,但想花钱不容易,我花了十多年,花出这个能影响世界进步的软件,可它的影响力远远不如我。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改变了我对金钱的看法。 

我希望我的人生最好的结局是:人没了,钱也没了。如果人没了,钱还在,那就惨不忍睹了! 

(备注:文章收录于财视传媒主编的《人生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一书,原题《请对未来的无限可能,保持觊觎之心》;长江文艺出版社2015年7月出版)

1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