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被梦想窒息,被劫匪劫持,企业家头上也有“时代一粒灰”

微信公众号
作者 | 子荷 编辑 | 小财 2020-06-17 11:39
“真的别创业,做小了伤心,做大了伤命。”

有人比较企业家和生意人的区别,认为前者的一个鲜明特点在于:在追逐财富之外,他们更是“被使命与理想‘绑架’了的少数人”。

其实,78岁的美的创始人何享健早就解绑了。2009年,他就让出了美的电器的权杖,到2012年,这个中国民企中少有的明白人,更是正式将自己一手打造的美的交接给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成为中国千亿级民企突破“父传子”模式的首例。

图片源于网络

退休之后的何享健驰骋在高尔夫球场,非但自己“潇洒”,据说还时不时地调侃“被绑架”的高管:知道你们有多傻吗?加班加点,搞得鸡飞狗跳还没钱赚,你们是为啥?

不过,何享健没能料到,几年后,他迎接的是一场真正的劫持:2020年6月14日,劫匪直接闯入何家居住的美的集团君兰生活村的住宅,幸亏旁边有河,儿子何剑锋游泳到河对面报警,才未酿成恶果。

受此影响,美的集团6月15日开盘低开59.09元,收盘价58元,市值减少超百亿。

但此事在社交媒体上的冲击远远大于股价的波动,震惊、愤怒、猎奇、同情、吃瓜,可谓百感交集,当然也有网友由此编出段子:“绑匪一般选择绑架儿子,因为父亲会交赎金;如果绑架父亲,儿子只会报警。”

难以磨灭的身心重创

一直以来,企业家及其家人都是绑架案的主要受害者。最终即便保住了性命,绑架案带给企业家及其家人的伤害仍是不可磨灭的。

在被广为人知的李嘉诚长子李泽钜被绑案中,李嘉诚镇定自若,以诚相待,最终换来了儿子安然返回。“诚信”换“诚信”,颇有“老大”范儿,有“世纪悍匪”之称的张子强事后确实也未再骚扰李家人,因而被引为传奇。但当汽车被伏击截停时,李泽钜和司机被手枪指着无不呆若木鸡,他们受到的心理伤害又有谁能体会?

与之相比,同样被张子强绑架的香港新鸿基地产主席郭炳湘更是身心遭受重创。因为胆敢拒绝绑匪的要求后又讨价还价,郭炳湘被塞进一个小型木箱仅喝清水充饥,还被脱去衣服遭受言语羞辱,足足折腾了六天才脱离险境。事后,郭炳湘患上抑郁症,且因此在家族争斗中落了下风,直接被从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位置上拉下马。

更倒霉的是,因为在被绑架中“表现欠佳”,导致张子强心怀不满,郭炳湘及家人在此后也不时遭遇恐吓。一直到绑架案发生14年后,2011年,郭家还曾遭到“张子强党羽”勒索。

在大陆,比较有名的被绑架企业家则是俞敏洪。作为新东方教育集团的创始人,俞敏洪从一间10平米、漏风漏雨的平房教室起家,显然更属于被梦想“绑架”的群体之一,但他也同样没逃脱现实中的被劫持,而且还是两次。

图片源于网络

第一次是1998年,俞敏洪在家门口遭劫,不但损失了200万元,且被绑住手脚注射了麻醉针,险些丧命。

1999年,他再次在家门口遭劫。还好这次是和司机一起,而且有了前车之鉴,俞敏洪更加警觉、镇定。在四对二,且被手枪顶着腰眼之际,俞敏洪居然敏锐地发现歹徒的枪对着楼道反射过来的灯光,竟然不反光。枪是假的!没了性命之忧的俞敏洪爆发出了洪荒之力,他一把抓过假枪使劲儿掰,居然掰断了。混打15分钟后,四个大汉被打跑了。

事后谈起,在外人听来都是传奇故事,但作为亲历者,尽管在创业中遭受的风雨数不胜数,俞敏洪心中最痛苦的事,依然是两次被绑架。

另一个经历过更大煎熬的大陆企业家是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因为,遭受威胁的并非他本人,而是他的儿子梁在中。

2010年,梁在中在一个清晨驾车行驶中,被一辆精心伪装的假警车尾随并拦下,幸好司机机警识破,虽然遭遇了辣椒水、催泪瓦斯的袭击,梁在中仍侥幸脱逃。

更可怕的是,这已经不是梁在中第一次遭受人身威胁。他的朋友说,因为不断遭受威胁,原本挺开朗的梁在中变得谨小慎微,几乎不去任何有陌生人的地方。而作为父亲,梁稳根更为不安全感可能会对儿子造成的心理创伤,忧心不已。

自保和逃离

此次何享健遭挟持的消息一爆出,大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质疑安保的弱不禁风。确实,每当轰动的绑架案发生,都会催生安保热潮。

李泽钜劫案结束后,李嘉诚开始聘请专业安保团队,且聘请了香港第一位华人处长李君夏作为负责人。

郭炳湘在受到惊吓后,更是聘用了多名退役警队的人员做保镖,人数之多冠绝富豪界。对绑匪不够大气的郭炳湘,对保镖则极其阔绰,不惜以豪宅作为保镖宿舍。

图片源于网络

到今天,保镖已经成为大多数知名企业家的“标配”。据说,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在深圳湾一号的家里,装的是防弹玻璃,一旦出行,身边永远跟着几个黑衣人。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身边的保镖队,甚至直接是荷枪实弹。

由此,部分地方的保镖还一度供不应求,以至于一些中介机构不得不四处物色“武林高手”和退役军人,这些人大多以司机、秘书的身份围绕在老板身边。

但再严密的安保也难保没有百密一疏,所以更多企业家则选择了隐遁与逃离。

俞敏洪就是在遭遇绑架后,选择下定决心将妻儿送去国外,最强烈的初衷在于降低家人被威胁和伤害的风险。

忧心忡忡的梁稳根为避免将儿子推入旋涡,更是在劫持案发生后,被迫中止了梁在中的接班人计划。尽管当时梁在中担任负责人的部门,为三一贡献了超过37%的营收,梁稳根还是为儿子另外安排了游学计划。

企业家群体无疑是我国民营经济的中坚力量。但这种不安全感,让不少企业家将家人送往国外,同时也想方设法地进行资产外移。

旁观者们对此往往心情复杂,同情者有之,但认为“树大自然招风”、甚至觉得“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也大有人在。从这个角度看,企业家们真的是很孤独甚至被孤立的群体。

任何现象的出现都和社会背景有关。在香港大演绑匪片的1990年代后期,香港经济一片萧条,失业率较1990年翻了整整一倍。这恰恰吻合了社会学家的观点。任何时候,劫持绑架都不是简单的“仇富”心理所致。当社会处于转型期或者动荡时期,就会产生一批“绝对剥夺的人”,他们可能失去了原本赖以为生的依托,因而才会铤而走险。

2020年,世界以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打开,对每个阶层都是挑战。从某种角度看,尽管未造成人身和财产损失,但何享健事件依然具有一定标志性。

“真的千万别创业,做小了伤心,做大了伤命。”6月15日,在获知何享健被劫持的消息后,一位中小企业的创始人如此感慨。

套用一句时下的流行语就是:时代的一粒灰,落在穷人的头上是座山,落在富人的头上同样也是山。

题图来源:摄图网

1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