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去你的“夫妻店”!李国庆终于被拘留了!

公众号
作者 | 子荷 编辑 | 图sir 2020-07-09 11:51
夫妻一吵架,董事会就停摆。


李国庆终于被拘留了!

7月8日,北京朝阳警方通报称,7月7日7时许,违法行为人李某庆(男,55岁)纠集他人,在朝阳静安中心某公司办公场所内,采取强力开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方式扰乱了该公司正常工作秩序。目前,朝阳公安分局已将李某庆等4名违法行为人依法行政拘留。

特殊年景中的高考本备受关注,没想到第一天就被李国庆抢走了不少流量。

继“李大炮”、“唐吉柯德”、“摔杯侠”之后,李国庆此番因优秀“长篇作文”《来自李国庆的一封信》,又收获了一个新称号——“2020年高考满分作文获得者”。

远的不说,只说近况:

去年10月李国庆、俞渝公开互撕,把两家人的陈芝麻烂谷子抖搂了个遍;

今年4月李国庆带领5人一闯当当,抢走公章;

6月李俞离婚诉讼开庭审理,关于感情破裂与否各执一词;

7月李国庆二闯当当抢资料,这回带了20多人……

“庆渝年”的剧情紧凑、更新迅速,且冲突力度十足,真正体现了生活永远比戏剧更精彩的真理。

如果说,这场延绵不绝的“闹剧”还能带来点儿正面价值,那一定是引发了大量创业者再次思考:“夫妻店”是个坏的创业模式吗?当“夫妻店”日益壮大之后,该如何做才能去除其弊端? 

“夫妻店”是个坏的创业模式吗?

其实是老话题了。

一直以来,无论在中国还是海外,“夫妻店”都是早期创业的黄金模式之一。电商巨擘亚马逊,最初即由贝佐斯和妻子麦克肯齐共同从零开始联手打造,典型的夫妻店;出身金融规划师家庭的学霸麦克肯齐是当时亚马逊的会计。而蝉联全球500强榜首的沃尔玛,也是山姆·沃尔顿和妻子海伦共同打拼的结晶。

在国内,一份2017年内地上市家族企业亲属关系的统计显示,夫妻关系家族企业占比超过50%。2019年度胡润百富榜中,共有19位千亿富豪,其中夫妻档就占了8人。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夫妻店在创业早期的优势毋庸多言。即便走到今天的李国庆和俞渝,在创业早期,也是绝对的黄金搭档。

图片源于网络

两人在婚后三年联手创办了当当,土鳖和海龟合体,夫唱妇随。用俞渝的话来说,她“陪太子读书”,李国庆主导公司,负责市场、技术、采编、运营,她就帮忙搭团队、找资金。闯荡过华尔街的俞渝不是盖的,李国庆说需要300万美金,她第一轮融资就拿到软银、IDG几个国际大牌风投680万美金。趁着国内互联网的风口,当当很快从数百多家网上书店中脱颖而出,并于2010年在美国上市。此后,低调理性的俞渝出任董事长,高调感性的李国庆任CEO,一个主管内部战略,一个负责对外事宜,谁能说不是珠联璧合呢?

但问题在于,创业总会遇到分歧,家族企业成员之间本身就会因亲缘关系不容易分清界限,夫妻关系就更甚。工作分歧难免影响夫妻的感情,感情淡薄之后又反向引起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进入恶性循环,最终造成家庭和企业的双输。一位著名的女投资人就曾说过,夫妻可以各自创业,但如果想保住家庭,千万别共同创业。

就“庆渝”组合来说,分歧的端倪其实早就呈现了。

2013年,俞渝在一次演讲中说:“做企业和自己的配偶一起做,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一件事情”,“我觉得我能跟李国庆创业走到今天,不是奇葩也差不多”。

套用一句今年的流行语:夫妻店分歧的一粒灰,落到企业头上,就是一座山。看上去只是简单的争执,给企业带来的却是多重弊端。

有专家曾就当当网分析夫妻店经营模式的弊端,首当其冲的是董事会形同虚设,因为董事会的5个席位中,“庆渝”加上二人提名任命的独董,就占了3个席位。一旦夫妇二人意见不一,董事会就无法抑制或调停。

由此导致的一大后果是公司决策缓慢。因为两人同样强势,经常意见不统一就让决定推迟三个月。且不说跨境电商业务开展缓慢,移动阅读软件也起步姗姗,2004年和2014年,亚马逊和腾讯曾分别向当当抛出橄榄枝,条件相当丰厚,但因“庆渝”二人的强烈分歧,这两次做大做强的机会最终都悄然滑走,可以说错失了互联网发展的最好时机。

来源:摄图网

战略决策上如此,日常管理也好不哪儿去。公司里权力与亲情相互交织,必然导致管理变形。国内另外一个同样是夫妻店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员工就曾抱怨,老板娘主管哪个部门,哪个部门就强势得无法合作。而在当当,员工则更惨,不但要在两个老板中择其一站队,而且有时开会也要看着俩人吵架,让人倍感压抑。这当然难以吸引高度职业化的人才进入,也大大折损了内部的工作效率。

在当当,自李国庆2015年放权直至2019年初正式离开,管理层堪称大换血,负责服装业务的邓一飞、少儿业务的王悦、物流和客服的段宇,以及高级副总裁姚丹骞等资深副总相继离开。

在与“庆渝”组合类似的潘石屹张欣二人组的SOHO中国,也曾出现过完全相同的情景。2007年,张欣全面接管SOHO后,潘石屹的旧部也曾纷纷离职,从主管销售的总裁到主管工程的高级副总裁、财务总裁等相继出走。

从战略到内部管理到人才任用,夫妻店的“雷”遍布企业各处,往往会阻止企业快速发展的步伐。 

要么“退”、要么“分”

既然“夫妻店”模式这么多弊端,那为数不少的多夫妻搭档是怎么保住家庭且进入财富榜的呢?

尽管各路专家对此给出了众多纷纭的方案,其实归根结底,最根本的原则就是到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要么“退”,要么“分”。

每个企业,都只能有一个核心,双核心意味着没有核心。聪明的企业家一定不排斥早期夫妻搭档,“夫妻店”组织简单高效,决策环节少,运营成本低,何乐而不为?但一旦当企业进入正轨,就要做抉择了。

马云早年创业时拉拢妻子张瑛:如果我们是一支军队,你就是政委,有你在,大家才会觉得稳妥。张瑛为此辞职,又帮忙凑出了启动资金,且一手承担了公司的内勤工作。但等到阿里巴巴发达了——市值超过2300亿美元,囊括雅虎淘宝支付宝,马云又力劝张瑛辞掉总经理,回归家庭。对内是为了陪伴孩子,对公司而言当然是“去家族化”。

图片源于网络

另一个类似的人是海底捞的张勇。早年海底捞是两对夫妻共同创业,4人均分股权,各25%。就连海底捞的名字都是张勇的太太想出来的。但等到创业10年后,张勇先是把两个女老板劝退,后来又以回购股权的方式,彻底成为绝对控股的核心。

更多企业在去家族化的过程中没这么顺畅,甚至经历过反复的争吵和论战。不同于仅仅因企业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而进行的逐利大战,真正的夫妻档共同经历了创业的艰辛历程,是企业的“亲生父母”,夫妻双方都太爱自己创立的公司,让任何一方放弃都不容易。

且不说夫妻,就连亲妈都一样,俞敏洪就说过,当年为了解决新东方家族中间套家族的状态,全面清除家族成员时,“回去我老婆天天跟我吵,我老妈天天跟我吵”,最后气得老妈半年不给他做饭,觉得俞敏洪不是她的儿子。

当然,也有并不彻底退出,但能把握好度,一方坚定地站到另一方背后的。比如百度。因为,夫妻店模式之所以问题重重,根本上在于无法做好专业化的切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最聪明,归你的我想插手,归我的你想干涉;指挥链模糊,员工不知道该听谁的,造成效率损失和内耗;夫妻各把控几个部门,客观上造成部门墙。而如果双方都能够尊重商业规则,明确定位并严格遵守,以上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图片源于网络

不妨看看百度的李彦宏和马东敏夫妇。马东敏始终没有完全退隐,但她不参与日常运营,而是作为董事长助理和百度投资负责人的角色,“百分之百是为了Robin在工作,完全是在执行和落地他的思想。”

当然,除了一方淡出或退步,更高超的方式是“分”,此分非离婚,而是在企业中做分割,比如给一方分出一块“自留地”独立发展,或者索性在共享公司资源的基础上独立创业。

2019年度胡润百富榜中四对夫妻档的千亿富豪中,就有一对是这样的高手。这就是恒瑞医药实控人孙飘扬、钟慧娟夫妇。2020年4月6日,这对夫妇以2020亿元人民币财富再次进入《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居于第31位。

让我们再来对比一下中国市值TOP3的医药公司名单:恒瑞医药、药明康德、翰森制药。除了是恒瑞医药的共同实控人,钟慧娟还是其中的探花翰森制药的集团创始人、主席兼CEO。

1995年,身为连云港制药厂厂长的孙飘扬和一名香港投资人组建了一家新的医药企业,挖来妻子钟慧娟共同创业。不同于大多妻子主管财务,化学老师出身的钟慧娟真正主抓研发,将只有十几名员工的豪森制药一步步打造成医药界的黑马。与此同时,连云港制药厂经历改制,更名为恒瑞医药,到2006年股改后,孙飘扬成为恒瑞医药的实际控制人。此后,夫妻二人各自执掌一个医药大企,没有纷争,只有比翼齐飞。

2015年底,经过一系列重组后,江苏豪森成为翰森制药间接全资附属公司,钟慧娟和女儿成为翰森制药的最大股东。2019年6月14日,翰森制药在港交所登陆。夫妻俩人执掌的公司总市值如今已接近6000亿元。

初期夫妻二人互相扶持,后期两个企业壮大后则在经营管理上日益分离,各管一摊,且同样出色,这真是夫妻店里最高级的组织结构,也是最完美的发展路径吧。

题图来源:摄图网。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