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优胜教育“爆雷”,绝不跑路的创始人:我都砸锅卖铁了!

财视media
作者 | 小财 2020-10-20 11:18
“我们撑到现在本身就是个奇迹。”

最后一刻,陈昊终于站了出来,这位优胜教育的创始人选择了直面媒体及公众。

过去几天,关于优胜教育“人去楼空”、“跑路”、“爆雷”的各种说法充斥坊间。

10月19日上午,数百名维权者聚集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SOHO一期的优胜教育总部楼下,包括前来退费的学生家长和被拖欠工资的优胜教育员工。警方也及时介入,现场周围至少有十几辆警车。据多家媒体报道,早在前一天,优胜教育北京总部早已人去楼空。

但几乎与此同时,针对“被传跑路”的说法,陈昊在微信上回复财视传媒称:“不跑!”


曾经的“教育界段子手”

优胜教育集团于1999年成立,旗下涵盖针对6-18岁人群的个性化教育培训项目“优胜1对1”、素质教育培训项目“优胜派”以及家庭教育培训项目“优胜家”等。在个性化教育领域里形成了以“YOUWIN教学法”为代表的独特的个性化教育体系和模式。

陈昊曾登上求职类综艺节目《非你莫属》担任嘉宾。节目中,陈昊谈问题一针见血,且受到不少求职者的青睐。

2017年3月,陈昊也曾做客财视传媒《超级脱口》节目,其谈笑风生、挥洒自如的风格,坐实了“教育界段子手”的名号。

彼时,陈昊位于光华路SOHO七楼的大办公室,迎来送往的是不少慕名而来的贵宾及合作伙伴。上下班及用餐时间段,大批优胜教育年轻的员工挤在电梯间上上下下,一派繁忙景象,生机盎然。

彼时,优胜教育全国拥有数万名员工。期待在教育界有所作为的陈昊,对标的也是滴滴出行这样成长迅猛、估值高企的巨无霸公司。


如何“活下去”?

但转折出现于2019年底,优胜教育被传“拖欠员工工资”。此后,优胜教育更是遭遇了疫情的重创。

据“天眼查”显示,10月15日,优胜教育的经营主体——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陈昊变为了唐芳琼,且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并被朝阳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0月17日,优胜教育发布微博称,优胜教育并未破产。

10月19日下午,在维权的人群聚集几个小时后,优胜教育方面的工作人员出现在了北京光华路SOHO总部,和家长代表进行协调。

这并不是优胜教育第一次出现退费无门的情况,近期,国内陆续有媒体报道,当地的优胜教育校区频频突然停课,学生家长退费困难重重。此前天津、成都等多地的优胜教育都已经爆发了类似事件。

10月19日下午,优胜教育董事长陈昊与现场家长进行视频连线,并表示“绝不会跑路”。当天下午,他还就相关问题对媒体及公众进行了详细回应。

优胜教育表示,这次危机事件确实因为有两个失误,一是疫情期间没有全员降薪,二是有的加盟商做不下去就甩锅给总部,“当时可以断臂求生,但是我们没有这么做。”

面对疫情,对于企业领导者的考验也越发残酷,没有及时有效止损、及时应对,就必然意味着要承担严重的后果。当天的维权者中,也不乏有优胜教育的员工——那些曾在电梯间穿梭的年轻人,如今不可避免的站到了公司的对立面。

而对于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困境,陈昊只说了两个字:“坚持。”


对话陈昊:“我们确实犯了不少低级错误,但初心是好的。”

Q:如何解决优胜教育面对的讨薪、退费问题?

陈昊:我们希望把整个教育行业颠覆了,平台化透明化,恢复到最早的状态就是中介机构,不要让教育机构变成一个企业。教育机构一旦变成一个企业,就是追名逐利追例,家长也多花钱。你看现在教育机构造就了多少亿万富翁?是要改变。所以我们希望以后老师的课时费是公开透明的,然后管理人员的工资是公开透明的,都是公开透明的,每一个教育机构都有家长委员会来监管,不让这种事再发生,什么跑路、甩锅欠薪都不发生,大家全员合作。

Q:现在的资金缺口大概有多少?

陈昊:有5000万左右北京地区就完全解决了,如果有1个亿的话,全国就能完全解决了。分期付员工的工资,分期付退费,正常全部运转起来。

Q:资金缺口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陈昊:疫情之前没有,疫情之前我拿出自己的积蓄是撑得住的。疫情之后光北京就只有过去四分之一的收入,全国很多地方都是不足以前的三分之一。扛不住,对加盟商那一甩锅,其实我们撑到现在本身就是个奇迹。说真心话,您看到上市公司都有困难,都卖来卖去的。

Q:为什么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在疫情期间,而是出现在疫情之后?

陈昊:疫情期间大家见不了面,都在线上办公。疫情结束后有的家庭困难爆发出来,员工在疫情期间找不到工作,疫情后找到工作了,就鼓动其他在职员工一起罢工。

Q:之前有对这种危机情况做过预案吗?

陈昊:没有。我们一直维护地很好,疫情期间用很低的价格,觉得家长也是受益者。我们认为线下复课很好,学生也需要上课,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Q:这次是家长要求退课导致的危机是吗?

陈昊:两方面,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老师罢课,尤其是离职员工带动在职员工罢职罢课,讨要薪水。比方说他离职找到工作了,闲余时间就组织其他老师罢工。

Q:是疫情期间没有发薪水吗?

陈昊:发,有钱都发,没留过钱。我都砸锅卖铁了。

Q:那讨要的是什么薪水呢?

陈昊:因为我们没降薪,全员没降薪,这是一个挺恐怖的事。7月之后恢复正常,我们还涨薪了。我们确实犯了不少低级错误,但初心是好的。

Q:有没有设想过这次事情的结果?

陈昊:我们希望家长理性接受,让老师回来上课,老师也能理性接受,通过家长的课时费,把薪酬补回来。家长确实存在二次消费的可能性,但算是把损失降下来了。还有就是找机构并管,帮我们分流解决困难。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