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蚂蚁”终究上了热锅?美国大选火了山东?字节跳动挑战企鹅?

财视madia
作者 | 小财 2020-11-07 11:53
仅剩54天的2020,还有哪只“黑天鹅”?

11月5日晚间,快手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IPO招股书。截至今年上半年,快手平均DAU为3.02亿,App和小程序平均MAU为7.76亿,电商日活超过1亿。

快手早就不是单纯的短视频平台。2018年快手电商上线,一年的时间就做到了200亿规模,2019年GMV已经达到千亿。这是什么概念?差不多能与唯品会平起平坐。但要知道,唯品会做到千亿GMV用了十年,连淘宝直播都用了三年,快手电商仅用了一年半。快手电商在2020年的目标是2000到2500亿,所以快手电商不容小觑。今年8月,快手电商订单量超过5亿单,过去一年累计订单总量行业第四,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和拼多多。

快手电商能威胁到阿里吗?当然不能,但能威胁淘宝直播,威胁到淘宝的某些品类。去年年底,快手切断了淘宝外链,今年和京东合作,加速了电商发展。快手最火的品类是服饰和零食,这也是淘宝直播主打的品类。这种需求是可替代的,就是说快手今年多了1000亿的服饰和零食收入,淘宝直播就可能在这两个品类上减少1000亿。淘宝直播的流量也正在向快手转移。从未来看,快手正在挑战阿里巴巴在直播电商领域的江湖地位。

字节跳动在内容产业的野心有多大?

字节跳动旗下量子跃动拟受让掌阅科技4505万股,占掌阅科技总股本的11.23%。本次协议转让完成后,量子跃动持有公司11.23%股份,将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字节跳动去年开始布局IP内容产业。2019年至今,字节跳动在游戏、影视、网文等赛道都有广受关注的动作。

2019年,字节跳动收购了三七互娱的墨鹍科技、上禾网络45.19%股权,以及投资深极智能。2019年底开始投资网络文学公司,已经有吾里文化、秀闻科技、鼎甜文化等5家原创网络文学公司。在数字阅读领域,字节跳动旗下拥有免费阅读平台公司番茄小说、鼎甜文化等。今年春节期间,西瓜视频花6.3亿买下《囧妈》线上播出权。几个月前,字节跳动还拿出1.8亿投资泰洋川禾。这家影视娱乐公司有Angelababy、周冬雨、陈赫、张钧甯等50位签约艺人。

今年上半年,腾讯以最大股东身份收购了阅文集团,发力IP内容产业成为腾讯泛娱乐业务的重要一步。字节跳动不断向内容产业上游出手,似乎是想和腾讯形成抗衡,入股掌阅科技无疑是一个突破口。

变数百出的美国大选

本次美国大选可谓跌宕起伏、变数百出,两位候选人“你追我赶”,在结果未出炉之际,纷纷公然宣称各自即将取得胜利。 

4日,拜登率先发表讲话,称自己对赢得最终胜利充满了信心,但目前大量选票仍在统计中,希望广大选民保持耐心。 

特朗普随后也发表讲话,直接宣称“自己已经赢得了本次选举”,但指出仍可能发生大规模舞弊行为,如发生,将诉诸联邦最高法院解决。 

拜登阵营对此回应说,其法律团队已就应对“总统实施其阻止继续计票的威胁”做好了充分准备。 

随后拜登获得的选票数量开始呈现优势,特朗普阵营连连发声,声称选票存在舞弊,要求停止统计选票。 

各类抗议活动也在美国多地陆续上演,民众走上街头,高呼口号,报道称底特律计票中心外一度爆发混乱,聚集在计票区外的民众敲打着门窗,高喊着“让我们进来”和“停止计票”。致使警方不得不采取相应行动。 

《华盛顿邮报》报道评论称:本届大选“让美国的全球形象遭受了又一次的打击”。不过,中国网民纷纷调侃,赢得大选的关键是在山东,因为“德州、滨州(宾州谐音)和密州都在山东。”

“蚂蚁”上市前被“急刹车” 

不知道马云是否会为那一次“鲁莽”发言感到后悔。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包括马云在内的蚂蚁集团管理层进行监管约谈。 

四部委同时约谈一家金融机构,历史实属罕见。第二天,上交所发布爆炸性新闻:暂缓蚂蚁上市。 

有媒体认为,“蚂蚁风波”的伏笔始于一周之前。 

10月24日,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中,公开炮轰当前国内金融体系,且措辞十分犀利: 

“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 

“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 

“巴塞尔协议比较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 

“今天是这个不许那个不许的文件太多。” 

一石激起千层浪,蚂蚁上市的前夕,政府的监管风暴接踵而至:先有官媒密集发声,狙击蚂蚁的无序扩张造成金融隐患;后有新政出台,堵死网络小贷监管漏洞,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或最终导致蚂蚁上市被上交所按下“暂停键”,令人惊叹不已。

著名经济学家管清友就此事发布评论,认为此事:“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他认为:“对金融科技创新及相关企业的监管,是个新课题,也是个世界范围的难题。我国监管层从观察到思考到下决心,同样经历了一个过程。”他还指出,在现有金融监管框架下,特别是从严监管防范风险的背景下,马云期望的“创新”是不可能被允许的。互联网电商在监管漏洞和缺位迅速崛起的经验不能用于金融平台。他认为,马云要做的是应该抓紧适应现行金融监管框架。

当然,“马后炮”容易,“马前卒”太难!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