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哭穷”“715白加黑”“涨价”,几番被骂上热搜的西贝这一年咋了?

财视media
作者 | 涟漪 编辑 | 小财 2021-01-12 15:38
生意越做越大,西贝为何言论却越来越出圈?

“History does not repeat itself,but it does rhyme(历史不会重演,但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句话对于近一年来因“哭穷”“715、白加黑、夜总会”“年轻人应该首选北上广”“涨价”等言论及行为频繁登上热搜的西贝而言,可谓一语中的。

1月10日,西贝因“涨价”问题再次陷入舆论漩涡,引发大量网友对西贝菜价及菜品的热议。


月收入5000以下,不配吃西贝?

1月9日晚间,有网友注意到西贝前任副总裁楚学友曾转发过一条关于谈论西贝菜品涨价的微博,并称“学习了”,似乎表达了“赞同”的意味。

这条微博提到,舆论对于海底捞和西贝涨价反应大,主要是“95%微博网友月收入在5000以下”。

毫不意外,这条微博内容点燃了网友们“敏感的情绪”,众多网友均认为楚学友的行为是歧视消费者,“西贝自我膨胀了”。

虽然后来西贝方面回复称,楚学友已经于2020年9月底从西贝离职,其观点不代表西贝,西贝近期没有新的涨价计划。但网友们的关注度却并未下降,网络上对西贝“菜价贵”、“分量少”、“定价与服务不对等”等吐槽声音不断。

有网友评论称,“西贝越来越贵,量也越来越mini,吃一次失望一次。”、“一份大白菜豆腐卖53(元),还好意思涨价?”、“收入一千万,吃一个馒头21(元)我也觉得是弱智”、“昨天点外卖西贝一份生菜49(元),五十块钱几根生菜,物价局不管管吗?”……

更有网友调侃,“西贝的馒头绝对值这个价,其他家的馒头只能管饱,西贝的馒头能鉴定智商,就是后面再加个零也是合理价格!”

西贝菜价如何?据美团外卖西贝莜面村北京大悦城店菜单显示,小锅牛肉122.32元(8.8折),牛肉土豆条69.52元(8.8折),炝炒牛心菜标价46元、到手价45元,西贝大花卷标价33元、到手价32元,蒙古羊肉烧麦(6个)标价46元、到手价45元……照实来讲,对于一般的工薪阶层而言,这样的价格确实略有些“负担”。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西贝首次因“涨价”问题登上热搜。去年4月,在餐饮业扛过疫情打击陆续开始恢复堂食营业之际,西贝便因在上海等部分城市上调外卖和堂食菜品价格,曾一度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有报道指出,楚学友上述的转评微博便发布于2020年4月11日,正值西贝因涨价问题而受到舆论批评之际。彼时,随着“涨价”事件的发酵,西贝董事长贾国龙曾向网友道歉,并表示所有菜品价格将恢复到疫情前的标准。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尚品新消费注意到,2020年5月10日,西贝莜面村头条官方账号曾发布评论“经常面临的灵魂拷问,西贝的莜面凭啥卖的贵?”,意味不明。

对于餐饮企业而言,价格问题其实一直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是遵照市场还是遵照食材成本等进行定价,一直未有恒定的标准。如果以顾客为中心,顾客当然认为价格越便宜越好;而如果以企业为中心,老板自然倾向于卖得越贵越好。如何取舍,全看定价者。但如果一味把消费者当做“傻子”,无疑是在自掘坟墓。


从“哭穷”到“715白加黑”,是炒作还是坦率?

除了菜价问题,西贝上一次集中出现在舆论范围里,还是去年9月贾国龙发表“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的加班言论,以及去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哭穷”,发表的经营困难言论。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为线下餐饮企业按下了“暂停键”。西贝创始人、董事长贾国龙面对满目疮痍的餐饮业,向公众大吐苦水“春节预计损失7至8亿,员工每月支出超过1.5亿,账上现金流抗不过3个月,2万多名员工待业,400多家线下门店基本停业……”大家几乎都能从这番“发自肺腑”的哭诉中感受到经营的窘境与不易。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贾国龙的哭诉非常有用。公开“哭穷”7天后,西贝就获得了浦发银行1.2亿流动资金贷款入账,同时获得5.3亿元授信。而哭着哭着,西贝和贾国龙也“红极一时”,引发了众多媒体蜂拥报道,更引起央视频繁关注,持续时间长达近两个月之久。西贝,成为了中小企业疫情下生存状态的发言人和代言人。

而解决“后顾之忧”以后,西贝也开始了“折腾”的自救之路。从入股小女当家“死磕”快餐赛道到计划投资10亿的新品牌“贾国龙功夫菜”,西贝自救举措不断。不过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贾国龙的言论也越来越出圈。

“哭穷”的事情还没过去几个月,贾国龙又因“996算个啥”的言论登上了热搜。2020年9月4日晚,正值“996”工作制的问题在网络上发酵时,贾国龙发微博直言,“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我们就是这么拼,经常是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5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还总开会。”

此话一出,网友们瞬间就炸了锅。虽然有网友评论称“不奋斗,怎么和别人拼?”、“我讨厌996,但我却是996的践行者。”但多数网友都在谈论西贝这样的制度是否违法。因为一天工作15个小时强度太大了,而且还“连轴转”工作7天,没有任何的休息日。而按照国家规定,显然西贝已严重超标。

微博里,贾国龙说“奋斗就应该是喜悦的,自愿的,不是每天苦兮兮的,辛苦肯定会辛苦,但不要抱怨,奋斗才能创造喜悦的人生。”他将西贝的“企业文化”,描述的非常温情——让员工高高兴兴地“715"、白加黑、夜总会,喜悦地选择这样做、享受这样做。

这让人联想到西贝出过的一本书——《西贝的服务员为什么总爱笑》。书里提到西贝认为“小干部经过大锻炼,将来就能当大干部”;纵观当下,西贝的这份“锻炼”不知道是不是人人都想要的?尤其是,顾客们是否还笑得出来?

从“哭穷”成为餐饮企业疫情中的典型、一度霸屏央视,到因“715白加黑”、“涨价”等言论与操作被骂上热搜,西贝的“大起大落”不由得让人深思。

而在去年疫情期间同样凭借不走寻常路的“手撕联名信”、“营销炒作一场200元土味发布会”而出圈的老乡鸡却是另一幅景象:全国开店开到978家,去年底杭州开店人山人海,2020年末总结视频再次“土味”出圈圈了一波粉丝……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