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筹2019年实现全年盈利,现金流良好。依托互联网+保险转入互联网+医疗的赛道,单一的销售驱动变成多角度的服务驱动,轻松集团的盈利模型比以往更加健康。

不仅是保险,轻松集团作为健康保障平台,为用户提供的不仅仅是看病的保障,其致力于的还在于用户的健康管理。

2020年9月21日,轻松集团发布了“一城一保百城普惠健康保障计划”、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慢病管理联盟2.0三大健康保障战略。其中“慢病管理联盟2.0”,将发力慢病管理市场。

以慢病为切入点,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多增值服务,站在预防的角度,将医院、药店及保险打通,辅以慢病管理能力的支撑;轻松集团匹配优质医疗、医药资源,再添一道风险保障的健康险服务。

客观上既解决了健康管理板块复杂,协同能力差的问题,也提升了医疗资源的利用率。

而轻松筹作为一个特别的板块存在于轻松集团内部,它并非是一个商业板块,因为这是一个纯粹的成本中心,但是它不可或缺,因为它承载着轻松集团最基础的愿景。

“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上轻松筹”这句特别的slogan,却是最真实的愿景。这句话的后半句是“但是如果你需要,全世界都会在这里帮助你”

“只为用户而生”轻松筹创始人杨胤这样阐述了自己在轻松筹倾注的理念。行善有轮回,轻松筹用一道道防线,保护每个善良的人都被世界温柔相待。

05 隐藏在轻松筹屏幕下的人性的宽度

1991年6月,internet上的商业用户首度超过了学术用户,这代表着曾经局限于学术交流和科研服务的互联网络展现出了极高的商业价值值得探索。从此,互联网的增长出现了指数级的爆发。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类的需求被放大和捕捉,被量化和计算,被窥视和解析。因为我们需要社交,所以有了微信和facebook;因为我们需要消费,所以有了亚马逊和阿里;因为我们需要娱乐,所以有了奈飞和优土。

移动互联网进一步拓宽了入网的通道,让更多需求被聚焦和挖掘,在经历了反复的测算后,任一需求的市场都被模型计算导出。

2016年轻松筹在国内第一次发起大病筹款,这是一次没有任何用户数据分析的尝试,为了拯救一个年轻生命的努力之一。

不基于任何动机的帮助陌生人是任何数据模型都无法测算的结果,因为人性是没有量化标准的。儒家思想以宗法血缘关系的亲疏为基础来处理人际关系,在行善中打上了血缘、族缘、乡缘、地缘的深刻印记,形成了中国慈善伦理的鲜明特点。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不外如是。

西方现代慈善理论倡导“陌生人伦理”这是一种建立在平等原则基础上的慈善伦理观。要求人们在慈善活动中不问受助者是谁,尽可能一视同仁。自愿献血、志愿者行动每一个让我们热泪盈眶的瞬间,都是这一文明标准下的产物。这是一种冲破血缘藩篱的文明标准,“all for one ,one for all”(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这样的标准并非一蹴而就,康德主张利他之举往往有利于自身,在这一认识无法被公众广泛理解之前,“自利不损人”是一种折中的方法。

但是在轻松筹上,却更大程度的实现了利他之举有利于自身,从旁观者变为了亲历者和见证者与记录者。

每一条发布在朋友圈的募捐信息,都是一份爱心的证明,每一笔慈善汇款,都是善良的钢印。

有谣言称,这些转发都是强制转发的,但是事实上,那些发生在朋友圈的生命救援,每一秒都是极其宝贵的。而每一次转发都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更有效的救人。

《奇葩说》中,李诞在抉择“卢浮宫发生大火,救猫还是救画”的时候说:“这还是一只普通的猫吗,这就是我的道德标尺,它在时刻提醒着我,我是个好人。”

那条发在朋友圈的信息,也是如此。

轻松筹2020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成立5年以来,累计捐款次数超过20亿人次。

2019年全年,20家互联网公募平台发布互联网募捐信息2.3万条,网络募捐总额超过54亿元。随手公益、人人公益,正在推动着陌生人伦理在全社会开展。

这些数字不再是冰冷的用户数据,也不是为了求证一个市场和需求的真伪,他是隐藏在屏幕下的人性的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