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二马“闯关”

消息
作者 | 邵轩岚 编辑 | 小智 2021-05-06 11:01
互联网巨头们显然都需要来一场自我革新。

刚刚过去的4月,国家反垄断的风暴刮得越来越大,不断将互联网巨头推上了风口浪尖。继马云之后,马化腾也收到了监管部门的罚单。

2021年4月30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垄断法》”)对互联网领域九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这次涉及腾讯的有三起案例,分别是腾讯收购易车、途虎养车以及腾讯与大连万达成立合资公司。以每案处罚50万计算,腾讯被罚资金最高为150万,这与外界盛传的100多亿,出入很大。

此前,有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的报道称,与阿里不同的是,“腾讯不是最大的目标,但既然行动已经开始了,就不可能不罚腾讯。”此前,市监总局已经通报,腾讯有几宗并购涉嫌垄断。眼下,腾讯参股的美团也正在接受调查。

而此前的4月10日,阿里收到182.28亿元的大罚单,是国内有关《反垄断法》历来最高之罚款。4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会同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共有34家互联网企业出席了会议,主要是要以阿里案进行反思,针对问题要对自身进行整改。

从去年底开始,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接连被约谈调查,阿里收到了反垄断的大罚单,蚂蚁集团目前正在按监管要求进行整改,一度筹谋的科创板上市,目前仍是未定之期。

2019年本已退休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可能也没料到,自已会第一个撞上了监管的枪口。走到今天这样的困境,分析称,与其“误判”有关,与其认知有关,与其敢于“放言”有关,也可能与其“孤注一掷”有关,但最根本的或许还在于企业家对未来的理解与选择。

巧合的是,在反垄断的当口,4月19日,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选择了对腾讯的战略进行了升级。这一次“不谈商业利益”,专注于“社会价值”。选择将“创造社会价值”定位成腾讯未来发展的方向,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分析认为,某种程度上,这是马化腾在回应外部关切。

在当前反垄断大背景下,在必须要“防范资本无序扩张”的大环境中,马云与马化腾这两位互联网大佬,显然都来到了历史性的关口,都有“坎”要过,有“关”要闯。

马化腾的态度与抉择

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特别是关键时候的选择,对个人或对企业来说,会很大程度上决定其未来的命运。

以马化腾为例,一切皆有迹可寻,从几个细节或能管窥一二。

第一个细节:据媒体报道,今年“两会“前夕,马化腾主动要求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等官员会晤。双方在会谈中讨论了腾讯控股如何能够更好地遵守反垄断监管规定。

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向媒体透露,关于反垄断已经跟相关部门多次见面,对这方面要求跟政府都有定期会议,腾讯一直期望能尽可能满足合规的要求。

对于反垄断、隐私保护、防止大数据杀熟等等,有很多声音和担忧。马化腾接受媒体采访时的态度是,作为用户自己“也感同身受”,“希望持续努力,给大家一个更安全、更透明、更可持续的结构”。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一直很积极地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共递交了约50份书面建议。建议内容包括数字经济、乡村振兴、产业互联网、粤港澳大湾区等。

第二个细节:吴晓波在《腾讯传》中说,马化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一个羞涩文静的人,他专注产品和技术,不愿曝光在镁光灯下,是一个典型的码农形象,即使是公司在2004年上市之后。在2010年之前,他没有和全国任何一家财经媒体总编辑吃过一顿饭,据说在全国的财经记者眼中,中国最难采访的两个企业一把手都在深圳,一个是华为的任正非,一个是腾讯的马化腾。

2011年,我们曾在专访马化腾时问他:“据说你接受女记者的采访都会脸红?”他腼腆一笑,说现在已经不会了。

低调的马化腾多年以来一直保持着警醒,“我相信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马化腾在2020年末曾这样表示。面对外界质疑的声音,马化腾显得很老到,他与腾讯的逻辑是,要认清“自己是谁”、“要成为谁”。

第三个细节:腾讯内部有一种说法,能得到马化腾公开站台的,一般都是腾讯当下或者即将要重点关注的产品或事情。

2020年秋天,腾讯重新确定了公司的核心战略,那就是:腾讯需要再次升级,将社会价值作为公司的核心战略,这是其公司史上“第四次”战略调整。

2021年4月19日,腾讯控股对外发布消息称,该公司将为“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首期投入500亿元,拟设立相关事业部,在基础科学、教育创新、乡村振兴、碳中和、FEW(食物、能源与水)、公众应急、养老科技和公益数字化等领域“展开探索”。

这一次,马化腾亲自出面站台。“这不是心血来潮!”马化腾曾这样对媒体这样表示,“如果一个企业的发展和所作出的贡献之间,没有合理的比例,是不可能往上生长的……腾讯23年走过来,是社会与国家的支持,使它得以不断成长。它也必然要把创造社会价值的根基,扎得更深更稳。”

公司战略改变可不是小事。为什么需要重新确定公司的核心战略?据刘炽平向36氪披露,源自于其内心的一次“震动”。疫情爆发后,12000多人直接参与到了抗疫工作中。仅在疫情暴发之初的2020年1月27日,当时腾讯紧急开发健康码,立即就有数千人举手响应。神奇的是,在6万员工的腾讯内部“部门墙”消失了,“你的利益、我的利益,一般经常碰到的问题全都一扫而空。”

服务十几亿人的公司,腾讯该怎么做才能匹配自身的影响力?9月之后,腾讯高级副总裁郭凯天也参与进来。随着讨论的深入,腾讯高层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腾讯需要再次升级,将社会价值作为公司的核心战略。

到了12月初,在马化腾、刘炽平与郭凯天三人的微信群里,马化腾已经有了明确的想法,“公司最少要拿出500亿来做社会责任升级。”

第四个细节:2017年腾讯内部提出了“Tech for Social Good”,这是“科技向善”的前身。2019年腾讯正式提出“科技向善”的新使命。

腾讯对“科技向善”的解释是通过搭建一个立足中国同时面向全球学术界、企业界、政府、民间机构与公众的多方主体、多元背景的对话、研究与行动平台,针对新技术带来的新问题,寻求最大共识与最佳解决方案。达到善用科技,避免滥用,杜绝恶用的目的。“科技是一种能力,向善是一种选择”,马化腾这样表示。

不过这在当时并不被业界理解,甚至招致讥讽与质疑。此举一度被视为是其良心发现要“做个好人”;从投资角度来说也并“不讨喜”,资本要的不是一家全心向善的企业,而是要投资回报……此外,对于“善”与“恶”的边界也是争议不断。

而“科技向善”一度也被视为腾讯的“不得已”之举:一是形势所逼,业务要转向与政府打交道,不得不考虑社会价值;二是舆论压力,一篇《腾讯没有梦想》引发了媒体对腾讯没有价值观的讨伐;三是大势所驱,国家与社会需要的不只是会赚钱的企业,更需要能创造社会价值的企业。

而在马化腾看来,腾讯更加清晰地看到了“科技向善”的实现路径。现在提炼出来,就是“可持续的社会价值创新”,“这是一个主动进化、水到渠成的过程”。

即便如此,仍有分析认为,腾讯这是在“避祸”。也有分析认为,腾讯这种自我省察和进化,值得肯定。站在今天来看,马化腾这种“一以贯之”的向善选择无疑是相当正确的。

马云的梦想与现实

马云的梦想到底有多大?马云曾经公开表示:“我每天忙得像总统一样,却没有总统一样的权力!”作为一名杰出的商业人士,马云被视为全球商业大使,经常被福布斯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多年来,马云的表现一直很抢眼。给人印象是所到之处,万人空巷,气势如虹。他一直纵横于国内外政商界、媒体界、投资界与娱乐界。这一切持续到2020年10月24日他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的讲话之后,就戛然而止。

今年4月,马云又露面了。据媒体描述,他参加了俄总统普京主会的俄地质学会视频会议。整个会议持续两个小时,马云一直在线,保持着低调,没有任何发言,只是偶尔拿起杯子喝喝水,“情绪明显低落”。前一次公开露面是今年1月20日,马云通过视频连线形式,与全国100名乡村教师见面。

马云显然遇到了巨大的考验。如果说阿里被罚只是皮肉之苦,那么真正让马云肉痛的是蚂蚁的“伤筋动骨”,估值逻辑变了。

蚂蚁集团上市前夕,一度被估值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蚂蚁上市初期的市盈率将达到125倍左右,远远高于普通银行、保险公司10倍左右的PE。有分析预计,经过规范与整顿后,蚂蚁的估值最低或骤降到1800多亿元;这与以前的2万亿元,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马云作为互联网行业头部企业的创始人,对监管及政策精神的领会理应很强。但从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讲话的内容来看,人们只看到了批评或抱怨。也有解读认为,这是马云在为蚂蚁上市做最后的辩护与努力,殊死一搏。

互联网时代真的变了,而且是巨变。这种变化也不是偶然的,当然马云的认知,同样是有迹可寻的,我们同样也可从几个细节能管窥一二。

第一个细节:马云是一个比较有个性的企业家,和其他互联网大佬马化腾、雷军、张近东相比,他没有通过人大提案的方式参与到整体社会企业经营环境的改变。

多年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自己“一不政协,二不人大,三不党代表”。他一直认为,当政治家可以报国,艺术家可以报国,企业家也可以报国,而且作用不比任何人差。

早在2006年,马云就成为杭州滨江区的区候选人,不过最后没有选上。但在2008年,他当选了浙江省人大代表,也就是任职了一届。2012年以后马云就再也没有出现各级人大代表的名单中。

马云表示: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去当这个、不去当那个,他们认为只有拥有政治身份才能获得某种保护。而我认为,只有敬畏这个社会,感恩这个时代,只有认真真真做事,不干坏事,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而违法乱纪,就一定会受到监管部门的惩罚。

第二个细节:2020年初,新冠疫情期间,马云组织社会资源,全球捐款,在欧美舆论界亦引发热议。

与其他企业家相比,马云为乡村教育做了许多事情。作为一名曾经的老师,马云对教育一直高度关注,特别是乡村教育。自2015年马云乡村教师奖发起以来,直接资助的乡村教师人数累计已达500名。对每位获奖发起教师,马云公益基金会提供持续3年的专业成长支持,提升他们的教育幸福感和教育智慧。据了解,在为乡村教师搭建的线上学习社区中,基金会已开发出69项专业课程,累计10091位乡村教师和校长参与在线学习,直接影响乡村儿童近10万人。

退休后的马云依然很忙。他仍然是阿里巴巴000001号员工和合伙人。同时马云还继续担任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马云公益基金创始人,联合国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

频频出席联合国会议及各种公益活动,堪比外交官,朋友圈不是总统就是首相。“我不是为了跟总统握手,而是要为5年后的事业做准备。很多公司在做今天的生意,阿里在做未来5-10年的生意。”马云说。

第三个细节:996“福报”的逻辑引争议。2019年,马云在阿里内部交流活动对996的看法。“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今天我们拥有这么多资源,我们带着巨大的使命,希望在未来能够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你不付出可以吗?不可以。”

此言一出,同样引起了轩然大波,最突出的批评声音是,这是马云自己的“改天换地”的理想,996更像是马云自已的福报。有评论还称,“资本家们财富的急剧增加,广大民众与资本家的对立也在愈演愈恶……”,而这显然不是监管想看到的。

第四个细节:马云退休后仍在加码媒体领域的布局,对媒体行业有着很深的影响力,“蒋凡事件”中微博删贴事件还一度引发了监管出手。

2020年6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

二马闯关,才刚开始

通过梳理发现,无论是性格、认知及选择,马化腾与马云都着很大的不同。不过,无论有多大的“不同”,腾讯与阿里如今所处的时代与过去已迥然相异。

在反垄断的同时,监管对网络金融平台企业的整改,也在继续。4月29日下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腾讯、字节跳动、度小满金融、天星数科等13家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进行了监管约谈。约谈蚂蚁集团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整改,已经势在必行……

互联网的巨变正在发生,不能再犹豫。要理解“互联网的巨变”,首先要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监管要在反垄断问题上频繁出手,而且多次强调,要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问题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仅仅是垄断吗?

“防止平台企业私有化必然导致的不可逆的贫富分化”,厦门大学教授赵燕菁这样认为,审视互联网平台垄断问题,应当通过制度设计一条通往“公平与均富”之路。“未来应通过各种制度设计,将使用公共资源创造的价值从平台企业‘萃取’出来返还给公众,如此才能在数字时代建设一个兼顾效率与公平的良性生态。”赵燕菁这样表示。

当一个企业体量大到面临企业发展和社会责任之间进行博弈的时候,决策人的认知、选择就显得异常重要。在“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大背景下,马云与马化腾需要做出选择。

中国互联网在过去二十年间经历了野蛮的成长,“二马”作为其中的佼佼者也累积了不同的阅历及经验。但显然,这已不是一个凭借经验与阅历就可以“躺赢的时代”,如何让企业、员工和社会共赢,互联网巨头们显然都需要来一场自我革新。

二马闯关,才刚开始。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