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与郭台铭交恶,让巴菲特痴迷,比亚迪王传福等来“三大风口”?

消息
作者 | 邵轩岚 编辑 | 小智 2021-06-21 11:19
“什么都可以造!”

“2008年,我们勾勒了三大梦想:太阳能、储能与电动车。”在2021年6月9日的亚布力论坛年会上,比亚迪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如此讲述自己创业26年的“坚持”。他回顾,当时比亚迪还拍了一个愿景片,“很多人看不懂,那个时候讲电动车、储能电站,大家都摇头。”当时市场环境并不好,但他仍然坚持要做。

事实上,被网友亲切称为“船夫”的王传福,自1995年创业以来就没少做让人“摇头”的事:在他辞职创立比亚迪前,投资人与贷款人对其“摇头”;他坚持做汽车,投资机构和消费者对其“摇头”;他做代工时让昔日合作伙伴郭台铭对其头痛“摇头”;当他宣布要像智能手机一样开放做汽车时,自称“比较疯狂”的360创始人周鸿祎也对其摇头,“王总,你疯了吗?”

王传福没有疯,这个“技术狂人”从小就爱拆拆装装,喜欢发明创造。他被股神巴菲特喻为“韦尔奇与爱迪生的合体”,而王传福本人则偏向爱迪生。据百度百科:王传福出身贫寒,自小失去双亲,由哥嫂扶持长大。他的成长道路充满艰辛,却同时磨练了他的坚韧意志。他的韧劲与狂性让一般的企业家难望其项背。他从大学毕业后到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读硕士研究电池,随后,看到充电电池需求,他从比格公司辞职,开启了一条艰难与正确的创业之路。

王传福善于“用技术的方法”来看待行业发展的逻辑。他在2008年就坚信“碳中和”会被国家提及,他坚信“电动车的下半场更精彩”。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王传福26年来一直坚守在制造业,从来不受其他事物诱惑。“除了比亚迪,我没有别的公司。”

王传福的“坚持”是值得的,他等来了三个风口:太阳能和储能电站已成了“碳中和”风口,电动车是第二个风口,再就是半导体。2021年6月16日,比亚迪发布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表决通过分拆比亚迪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至创业板上市,目前比亚迪是国内唯一拥有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芯片)完整产业链的车企。如果上市成功,这将是王传福旗下的第四家上市公司。

2002年做电池的比亚迪股份(01211.HK)在港交所上市;5年后,做手机等资讯器材的比亚迪电子(00285.HK)在港交所上市;9年后做汽车的比亚迪(002495.SH)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截止2021年6月18日,比亚迪收盘价为245元,总市值为7010亿元。

在观察者眼中,比亚迪显得很“笨重”,旗下通过自主研发孵化的业务太多。此次王传福将半导体拆分出来,无异于让比亚迪业务板块更为聚焦,更大的战略意义还在于,让汽车芯片不被人“卡脖子”。中国的芯片一直被人“卡脖子”,华为手机因受制于芯片问题而不得不做出调整。王传福看在了眼里,一定要争一口气:电动车一定不能被“卡脖子”,不需要“卡脖子”金属,他以磷酸铁锂为方向。

与同在深圳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相比,小22岁的王传福并不十分亮眼,但王传福也有着像任正非一样很浓厚的家国情怀。“他是有产业报国的雄心,有技术实力的这么一个人!”《汽车公社》杂志总编辑卫金桥这样谈及对王传福的印象。

不过,眼下有一个现实或新变化让王传福喜忧参半。这个现实是更多像小米雷军、恒大许家印、百度李彦宏及360周鸿祎等等一样的造车“新势力”也要介入做新能源车。一方面,“做大蛋糕”,是喜;另一方面,“市场竞争会异常惨烈”,是忧。

“新能源迭代速度快,市场如战场,如果靠写报告、批准、开评审会做决策,那仗就没法打了。”王传福这样谈及自己的“快速决策机制”。在新一轮市场角逐中,未来谁能从新能源车领域切掉更多的蛋糕?谁能赢?谁会笑到最后?王传福的胜负手是什么?

一、做电池打基础,借代工进行资本、技术积累

靠电池起家的王传福,之所以能在当时的市场立足,一是靠技术优势,二是靠低价策略,“性价比”成了王传福早期开疆拓土的胜负手。另外,最根本的因素是他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吃苦耐劳的韧性,贫困也是他前进的主要动力。

1995年创立比亚迪之前,王传福除了一身技术,根本就没有钱。当他四处筹钱创办公司时却招来了无数人的“摇头”,王传福最初找到了香港汇亚集团的董事王干芝,协议投资为50万美元,最后被汇亚投资委员会否决。

拉不到投资,又没有贷款,王传福只能向表哥吕向阳求援。吕几经考虑投资250万元和王传福一起创立了比亚迪。王传福主持过碱性镍铬镍氢二次充电电池的课题研究,创业时瞄准的也是电池市场。王传福至今记得:“当时注册开公司只需一天就可以搞定,第二天就能运营。公司‘BYD’没什么特别寓意,在公司做大要做品牌包装时,才增加Build Your Dreams(成就梦想)的内涵。”

彼时,电池市场被日企主宰,王传福没钱搞机械化程度颇高的镍镉电池生产线,王传福只能靠人工操作做出生产线。据媒体描述,他是把流水线一一拆解,将每道工序分成模块,让工人按照制造工艺准确完成点焊、检测等,替代了流水线,完成了充电电池的整个生产,日产4000块充电电池,生产成本比日本厂商低40%。

“性价比”成了胜负手。据报道,台湾大霸当年毫不犹豫将日本三洋的订单转给了王传福。资料显示,2001 年,比亚迪的镍镉电池、镍氢电池、锂电池的生产量分别名列全球第二、第三、第四名,没过几年镍镉电池就做到了行业第一,占了全球近40%的市场份额。摩托罗拉、爱立信、飞利浦、波导等等国内外手机厂商等都开始用比亚迪的电池,王传福“电池大王”的声名就此打响。

也正是在为手机厂商提供电池的同时,王传福发现了巨大的商机:做手机代工。提起手机代工,就不得不提王传福与富士康大佬郭台铭“交锋”的一段往事。

据媒体描述,2002年的一天,郭台铭接见了小自己16岁的王传福,双方洽谈了比亚迪电池壳的代工项目。或许是因为都出身贫寒,两人相谈甚欢,郭台铭还兴致勃勃带着王传福参观了工厂。2003年比亚迪高调跨界收购了秦川汽车,让郭台铭对王传福很是欣赏,甚至想出资共同控股。

比亚迪此时却已悄悄迈入了手机代工市场。2003年,比亚迪直接对标富士康,通过挖人、复制生产线、低价竞争等手段硬生生切下了一块蛋糕。转折发生在2005年,多名富士康高管跳槽比亚迪让郭台铭很愤怒,更让其愤怒的是,比亚迪已经悄然复制出与自己相同的代工产业链。郭台铭忽然发现,自己曾经很赚钱的项目,比亚迪都能迅速跟进,报价还比自己低。

靠“性价比”,王传福虽然迅速抢占一席之地,但也招来了狙击。郭台铭随后打出几记重拳:2006年以窃取商业机密为由将比亚迪告上法庭,索赔500万;一年后,富士康再度出招,先后两次起诉比亚迪,索赔650万。此时,王传福正意欲将比亚迪电子拆分上市,郭台铭的重拳让比亚迪不得不推迟半年上市。

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此时席卷而来,到亚洲抄底的巴菲特向比亚迪抛出了橄榄枝,花费18亿港元买入2.25亿股,占据比亚迪10%的股份。

愤怒的郭台铭曾隔空向巴菲特抛出三问:你号称股神,自诩只投有诚信长期经营的企业,却为何要投资盗用商业机密的公司?你说过只投资自己能力圈范围内的项目,而你对新能源汽车了解多少?你敢不敢每天开着比亚迪的电动车上下班?

曾经就有人将郭的质疑转述给了巴菲特,股神将问题交给搭档芒格,查理淡定地说,“我对所谓的侵权完全不担心,据我所知,这些指控并没有具体的根据,根本无法取信于人,存在竞争关系的双方互相控诉,这在商场并不罕见。”

郭台铭打出的重拳并没有阻止王传福代工的步伐。2013年,比亚迪的股东大会上王传福意味深长的说,“包括HTC、三星,还有老客户华为和诺基亚都找比亚迪代工。在平板电脑代工方面也开始和不少大客户合作,比如和惠普合作,有些项目已经出货了。”此前一年,比亚迪已经正式出现在了苹果的供应商名单里。

时至今日。2021年6月9日,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接受媒体采访透露,“我们代工很多手机,华为的手机大部分是我们造的。”他还透露,华为手机90%的金属框由比亚迪制造,同时还做了华为手机的加工组装。

比亚迪为何对代工一直穷追不舍?从比亚迪2020年合并年报可以看出端倪。据公告,比亚迪2020年全年实现收入约人民币1565.98亿元。其中手机部件、组装及其他产品收入约人民币600.43亿元;二次充电电池及光伏业务收入约人民币120.88亿元。可以看出,其代工收入占比亚迪总营收的38.34%,权重很大。

王传福更是一语道破天机:“代工只是比亚迪的一种服务,背后卖的是我们的零部件,我们的技术。”据统计,全球每10部手机中,就有两部手机应用了比亚迪电子技术。目前比亚迪在全球手机代工行业仅次于富士康。

可以看出,做电池是为王传福的新能源基业打下基础,做手机代工的资本积累,则为王传福的技术攻关、产业链“垂直整合”提供了助力。

二、“什么都可以造”的比亚迪,进入了高考试卷

王传福的另一个惊人之举是跨界做汽车,不过并不被人理解。2003年,他以2.7亿元收购秦川汽车77%的股权。当时秦川汽车已经没有任何技术优势还严重亏损。好在它还有汽车资质和生产线,而这正是王传福需要的。王传福也一度被外界视为“汽车狂人”,在他之前还有一个“汽车疯子”李书福。

王传福又一次发扬了做电池生产线一样“拆拆拆”的研究精神。他将市场上的“爆款”车型买来一一拆解,分析研究,直到学会如何造。这为比亚迪省去1/3的经费和大量的时间,随后比亚迪推出了第一款车F3。

“电动车曾经被多少人质疑?比亚迪当时因为造电动车,股价跌了40%,我们没有放弃。”王传福在亚布力论坛上回忆当年做决策时这样感慨。据比亚迪2020年合并年报公告,其汽车、汽车相关产品及其他产品业务的收入约人民币839.93 亿元,占其总营收的53.63%。无疑,汽车业务为王传福贡献了最大头的收益。

“自己能造的就自己造”是业界对王传福的印象。目前比亚迪不仅仅是造手机电池,移动设备的绝大部分零部件,包括外壳、键盘、扬声器、模块、接口、PCB等等都是自己生产,并且有组装成品的能力,价格上也非常有优势。

业界还惊奇地发现:比亚迪这个汽车行业的“门外汉”目前已经掌握了全产业链的核心技术。最高时,除了玻璃和轮胎不是自己做以外(也能做),汽车有一万多个零部件,比亚迪几乎全部可以自己造出来。

据报道,2008年,为了宣传比亚迪自主研发的第二款车F6,他首次向公众开放刚刚落成的深圳坪山汽车产业基地。人们对其做法瞠目结舌:

虽然一些厂房的屋顶还没有建好,但在冲压、焊接线上已经看到了排列整齐的工人。厂房建立在一片夷平了30多个山头、填平120多个鱼塘、挖出750万立方黄土、面积达112万平方米的基地之上,里面建有自有发电厂和56座生产厂房;在焊接、涂装、总装等几大工艺生产上,总共有2000多项设备是比亚迪自己研发制造的。据媒体称,其中一些即使是汽车产业的专家也未曾见过。

这还没算完,更让汽车圈内外瞠目结舌的是:王传福喝起了电解液。据媒体描述,2008年中美能源控股公司董事长戴维·索科尔去参观比亚迪,王传福带他参观了各个研发和生产部门,并表示他研制出了一种无毒电解液,王当场倒上一杯电解液一饮而尽。喝完后,王传福一边皱眉,一边请索科尔也尝尝。惊讶的索科尔没敢喝,但王传福的用意与举动让他印象深刻。

“什么都可以造”,王传福2021年3月3日在与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一次对话中这样表示。“什么都可以造”的豪言背后,是一种技术与能力上的自信。“每天有60%的时间是在研究技术,只有40%的时间在做管理”,王传福这样表示。他对于技术和制造工艺方面的热忱深深影响到了比亚迪的企业风格。

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典型案例:造口罩。2020年,新冠疫情不期而至,防疫物资紧缺。比亚迪动员3万名工程师、10万名员工援产口罩,3天出图纸、7天出设备、10天实现量产、24天做到全球第一,前后共自制了1800条口罩生产线,最高日产口罩1亿只,这是个什么概念?它占了全国口罩生产的1/5。

当口罩产量上来,口罩的原料熔喷布的价格一路上扬,怎么办?王传福的逻辑就是以问题为导向,“哪里空白补哪里,哪里‘卡脖子’就解决哪里,社会需要什么就造什么,形成解决问题的闭环。”对比亚迪来说,问题很简单,缺什么,自己造!比亚迪自己造了200台熔喷布生产设备。不仅可以自用,还有余力支援其余的口罩厂商。据王传福讲述,巴菲特还特意戴上比亚迪的口罩,为其做宣传。

除了技术,王传福无任何其它嗜好。这也让比亚迪成为中国“智造”的典型代表。作为一个案例,比亚迪今年进入全国高考试卷。与14年前奇瑞作为“选择题”入卷不一样,比亚迪此次是作为“分析题”入卷。试卷用了很大的篇幅列举了其发展简史,并称其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掌握“三电”核心技术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既能做电池、又能做电机、又能做电控,目前全球也就是比亚迪。”王传福对入卷予以了证实。这次入卷,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广告宣传,意义不止是向年轻人普及了新能源车,更是向公众正向传播了民族品牌,也是对王传福多年努力坚持做实业的一种肯定。

与特斯拉马斯克的高调不同,比亚迪王传福能用于宣传的手段少之又少。王传福对“互联网思维”的拿捏显然不如马斯克。或许是其醉心于研究技术,或许是其埋头做事而心无旁骛。总之,他不太重视宣传。

三、新势力与旧势力的新“高考”,胜负手是什么?

与比亚迪进入高考试卷一样,王传福及比亚迪也面临另一场新的“高考”,分两个层面:一个技术层面的“高考”,一个是市场层面的“高考”。

在王传福看来,技术这一次将成为胜负手,“电动化是上半场,智能化是下半场。未来3年,要有真正的核心技术,要能解决市场痛点,才能获得稳定增长”。多年的“坚持”让王传福等到了产业的“风口”。

早在 2008 年,比亚迪提出了太阳能、储能电站和电动车的新能源绿色梦想。“当时并不被理解和看好”,王传福谈起“技术逻辑”可谓如数家珍。

“十多年过去了,太阳能从当时每瓦1.6欧元,差不多是15元人民币,到现在1.3元人民币可做到平价上网。还有磷酸铁锂电池,当时只能做到循环3000次,出租车续航300公里,现在能达到600公里,循环1.5万次。如今,太阳能、储能和电动车行业走到今天的风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局面。”王传福这样表示。

更让王传福引以为傲的是,“比亚迪刀片电池以一己之力把磷酸铁锂从边缘化拉回来”。他的逻辑是:不依赖稀有金属。这点也获得了特斯拉、小鹏、蔚来等车企的背书。有分析认为,刀片电池的走红,除自身产品的优势外,疫情和芯片短缺等的影响,让磷酸铁锂电池发展迎来“风口”。值得一提的是,比亚迪所推出的“刀片电池”,仍以自产自用、自我供给为固定模式,仍未实现大规模的外供。

在王传福看来,新能源车和云轨,都是技术复杂且标准严苛的产品,需要多个产业的集成创新,这正好是比亚迪所擅长的。“过去的十几年,比亚迪在钻研电池、电机、电控这些技术上,是不遗余力的。有网友开玩笑,说我们是‘老司机’。确确实实,‘三电’技术是比亚迪的看家本领之一。”据王传福描述,“比亚迪电动车的足迹,已经遍布全球6大洲、50多个国家和地区、200多个城市。”

在观察者看来,王传福的缺点也很明显,其技术在产业转化上有“局限性”,就是说,王传福很懂怎么把技术上用在哪个地方突破,但是在产业转化上和他期望所达到的技术高度不匹配,比如云轨。但王传福并不认同:中国暂时不用,还有海外市场,目前在巴西等国家已经推广,“市场需要一个教育和启蒙。”

据报道,在新能源领域,王传福出手就是整个产业链布局:太阳能+储能+电动汽车全产业链的产品。在这个链条上,比亚迪从治污到治堵,打造出“云巴”等轨道交通产品。

其次是市场层面。一个政策大背景是,2018年国家发改委发文,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这个政策导向提高了外资新能源车企在华建厂的积极性。以特斯拉为例,在政策公布后一个月,2018年7月,特斯拉掌门人马斯克亲赴中国,与上海临港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的特斯拉超级工厂落户临港。

特斯拉就像一条“鲶鱼”搅动了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它的技术、设计与理念让人耳目一新,再加上“网红”马斯克时不时搞出要“上火星”、投资比特币等动静,一时在中国获得无数拥趸。

彼时,除了蔚来,小鹏、理想汽车、恒大等,中国的造车新势力的身影寥寥。乐视贾布斯造车一直未见动静。许多宣称要造车的企业,概念居多,没多少人能像王传福一样埋头做研发。新能源车的生态一直没建起来。

变化慢慢来了。逐渐上市的合资系混动/电动将对自有品牌形成冲击。2019年,德系上市12款、美系上市6款、日系上市2款。但总体价位较高,对定位于中高端的比亚迪来说,一些价格下探的日韩车企或将对其形成一定压力。

这些压力也倒逼“埋头做事”的王传福,要“抬头看天”。国内和国外众多竞争对手追赶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动力电池行业,宁德时代已经后来居上,实现了赶超,目前的股价与市值都远超过比亚迪。比亚迪曾寄予厚望的行业领域,如光伏、轨道交通、储能等目前都还处于需要大量投入的阶段。

进入2021年,一个现象让王传福喜忧参半,许多新势力正在涌入新能源车赛道。据学者蒋昌健统计,在全国,目前注册成为新能源整车的企业将近500家,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企业将近20万家。现在,新能源车的赛道一下就聚集了不少人。

四、做大新能源生态,打造钢铁般的供应链体系?

谁能最终赢得新能源车这个市场?在王传福看来,一是掌握核心科技的企业存活概率高一点,二是新能源是新生事物,它有好多路线,如果技术和战略方向弄错了,可能不只是损失很多钱,“关键是损失时间”。

有趣的是,王传福此言一出被许多媒体视为是劝雷军“不要造车”,随后被王传福澄清,称这是误读。他在6月13日的2021中国汽车重庆论坛上表态称:会支持小米造车,“未来在汽车业务上,比亚迪将支持小米汽车的发展,而且不仅是支持,比亚迪和小米在汽车领域正在洽谈一些项目。”潜台词是,他或许会为小米提供零部件和技术服务支持,在手机业务上的合作早已建立了可复制的默契。

“未来竞争会非常激烈”,王传福表示。不过,他似乎并没多大的压力,“造车新势力也好,平台也好,做手机的企业也好,他们进场造电动车,是抢燃油车的大蛋糕。其实我们需要他们进来,用他们的流量、粉丝、平台商把电动车的蛋糕做大。蛋糕大了以后,该切多少就看各自技术了”,王传福乐见大家一起建设新能源车生态,这符合政策导向。至于谁会赢得多,就要各凭本事了。

“中国电动车市场占有率才12%,仍有近90%的车是燃油车。”王传福近日在多个场合谈及了3个“70%”,主要用来论证中国发展电动车的紧迫性:中国仍有超过70%的石油依靠进口;在进口石油里,70%经过南海运输;中国每年的石油使用量,70%消耗在交通运输领域。

3个“70%”其实涉及更深层次的地缘政治背景:石油美元。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霸权随后以石油为锚,至今仍左右了国际货币结算体系,中国也受制于此,王传福看到了。

就像当初比亚迪要造口罩一样,王传福的逻辑是企业家的社会责任。现在,他做新能源的逻辑也升华了:“我们做这些就是为了责任,为了争一口气,你说我们现在为了钱吗?我们又能用多少钱?就是希望能够把产业做大,为中国人争一个面子,争一口气”,王传福不再是为自己做事,为了中国人“争一口气”。

设想一下:有一天,电动车如果占到中国90%的市场,这样大的新能源汽车生态对王传福意味着什么?他有技术,他能造汽车所有的零部件,汽车1万多个零部件他都能造,他或许可以为所有车企“代工”,不再被人“卡脖子”,他可以打造一条钢铁般的供应链体系,这或许才是他以产业报国的终极的梦想。

部分资料引自:

1、2021年3月3日,新一期企业家随访式对谈节目《酌见》亮相,王传福与俞敏洪对话;

2、2021年6月9日,在2021年亚布力论坛年会上,王传福正式成为亚布力论坛新理事。并发表了“比亚迪的坚持”主题演讲;

3、2021年6月13日,2021中国汽车重庆论坛上王传福发表了讲话;

5、2021年6月10日“比亚迪人”公众号发布《高考全国乙卷文综38题,比亚迪人:这题我会》;

6、2021年6月7日,《汽车公社》发布《磷酸铁锂“赢了”?或许还为时尚早》;

7、2020年10年19日,据“互联网新鲜事”《比亚迪:被造车耽误的代工大佬》;

8、2010年12年28日,《中国企业家》发表《比亚迪过坎》;

9、2009年10月27日,《环球企业家》发表《比亚迪:巴菲特的错误赌注?》。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