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线下酒馆连锁第一股”横空出世!300亿海伦司IPO背后的隐忧

微信公众号
作者 | 小树 编辑 | 云彩 2021-09-10 17:47
海伦司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其在新阶段发展的开始。

9月10日,国内最大的连锁小酒馆海伦司在联交所正式上市,成为香港资本市场的“线下酒馆连锁第一股”。海伦司今日开盘价为23.05%,截至发稿前,海伦司报于每股24.10港元,上涨21.90%,市值约为300.46亿港元。

作为一家将自己定位为“年轻人线下自由交流空间”的连锁酒馆,如今,它能够撑起300亿市值,与其低价、标准化的经营模式密不可分。但在它上市的背后,还蕴含着哪些风口和隐忧呢?


疯狂的扩张

海伦司的疯狂扩张,是从做年轻人生意开始的。

2009年10月,海伦司的创始人徐炳忠在北京的五道口开了第一家海伦司小酒馆。但因为位置偏僻,这家小酒馆鲜有人来,生意惨淡。所谓酒香也怕巷子深,为了改善经营情况,徐炳忠日夜观察思考小酒馆的发展路子,他发现,酒馆内的消费客人中,年轻人很多。为此,他将酒馆定位为“成为年轻人线下自由交流的空间”。


同时,他打出了“低价策略”,其它酒馆卖20元1瓶的啤酒,他只卖10元。除此之外,他还推出了一系列的节假日免费畅饮、抽奖等促销活动,吸引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目光。随着“社交+低价”经营模式的成功,他又将门店开到了上海、天津、厦门等城市,选址多是在高校旁,以便吸引更多年轻人前来消费。

但不管如何扩张,海伦司始终保持着“低价策略”。有一次,徐炳忠到美国考察时发现,不管是在曼哈顿还是其他的小城市,啤酒在酒馆里都只卖7、8元的价格,而国内酒馆的啤酒一般都要卖30-40元。当时,他心里便想,未来有一天,中国的年轻人也能像美国的年轻人一样,花着几块钱在酒馆里就能喝到好品质的啤酒。随后,海伦司便逐渐地推出了自己的啤酒:海伦司精酿、海伦司扎啤等自有产品。


自有产品的推出,使得海伦司可以维持低价的竞争优势,同时也更易于它的标准化复制和扩张。在海伦司店内,只有41款产品,包括24款酒饮、8款小吃、6款不含酒精饮料等。这种极易把控的标准化,使得海伦司在2018-2020三年间,酒馆数量从162家增加至351家,营收从1.15亿元上升至8.18亿元。并且单店盈亏平衡期也在不断缩短,从2018年的6个月缩短到2019年的5个月,到2020年这一数据已经缩短至3个月。

到2021年3月31日,海伦司已经在全国共开设了374家小酒馆。而根据海伦司在2021年8月21日更新的招股书,海伦司在全国101个城市运营528家直营酒馆。

可以说,在海伦司主打年轻消费群体并且疯狂扩张的路上,自有产品的推出和标准化的经营模式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自身隐忧+外部竞争

除经营方式外,年轻人“酒经济”的崛起也是海伦司如今爆火的重要原因。

《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报告》显示,90后、95后正在成为酒市场中的消费新势力,其中90后的人均消费已超整体水平。而比起辛辣热烈的白酒,他们更青睐口味丰富、能给人微醺感的啤酒等低度酒,并且追求这种氛围下的社交活动。

而海伦司在这方面就给年轻人提供了很好的环境。低价的酒水使产品在用户能够消费得起的范围内,在装修上,海伦司融入了美国西部牛仔元素、东南亚风情元素、中国土家元素,镂空雕花灯饰、轻盈典雅纱幔、撞色搭配方形装饰、木刻雕花等,搭配上新潮的欧美音乐,打造出了具有强烈氛围感和沉浸感的聚会喝酒空间,故而受到大量年轻人喜欢。


但尽管走在了年轻人“酒经济”风口的前面,海伦司在经营方面也依然存在隐忧。

海伦司创始人徐炳忠曾表示,上市前并不需要融资。但在今年2月份,海伦司却引入了黑蚁资本和中金,两家资本分别投入3000万和200万美金,这是为何?

海伦司在大量扩张的同时,其成本也在不断提升。据了解,在2018年到2020年年间,海伦司的成本由2000万元扩大至1.37亿元,增长近7倍。其中,原材料成本由3170万元增长至2.71亿元,总收入占比27.7%增长至33.2%。租赁负债也从1.48亿元放大到5.39亿元。截至2020年,海伦司账上现金流仅有2426万元。

除此之外,快速扩张也使得安全方面的问题增多。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7月31日,海伦司共有7家酒馆未能完成消防安全检查、通过消防竣工验收或取得消防主管部门许可,占已开业酒馆总数的1.37%。这些都是海伦司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而且除了自身问题外,外部的竞争也依旧激烈。

在这股“酒经济“的风潮下,正有越来越多的商家和资本在该领域发力。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的酒馆数量达到3.5万家,此后以5%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19年中国酒馆数量达到4.2万家。2020年,中国酒馆数量受疫情影响,下降至约3.5万家,预计将于2021年逐渐恢复增长。

并且,不止酒水界,还有不少跨界企业也尝试在该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海底捞已经在部分门店尝试设立酒馆,农夫山泉上线了国内第一款米酒+气泡的新式饮料,甚至可口可乐都宣布开始卖酒了。因此未来,随着替代产品和场景空间增多,年轻消费群体的选择也随之增多,海伦司“低价走量”的商业模式势必要受到冲击。

由此来看,海伦司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其在新阶段发展的开始。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