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万达、携程与百度回归港股:一个二次创业的“时代隐喻”

消息
作者 | 邵轩岚 编辑 | 小智 2021-11-16 11:21
未来,还有更多的企业加入回归祖国的时代洪流中。

有的人已回家,有的人在归途。

10月21日,珠海万达商管一纸招股书,拉开了万达重回港股的归途。6个月前,在美国上市的百度与携程,已先于万达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完成了“回归之路”。

在598页的招股书中,珠海万达商管提供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基本面: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珠海万达商管收入分别为110.23亿元、134.37亿元、171.96亿元和106.36亿元,核心净利润17.51亿元、12.7亿元、11.76亿元和20.65亿元。

7年前,万达商业曾在港上市,以313亿港元的募资成为当年港股最大IPO。2016年3月,万达以“估值不及预期”进行私有化退市,期望在A股上市。风云变幻,A股已没有上市的时间窗口。

仔细算来,万达商业从香港上市,到退市,再上市。虽然迂回颠沛,却是“退一步而进了两步”,这一次珠海万达商管Pre-IPO时估值达1800亿元。市场普遍分析认为,上市之后的市值只会更高,甚至完全有可能超过彼时母公司万达商业私有化之时的估值。

懂得“进退”的王健林,具有很高的政治智慧,对大势有着幽深的洞察力。眼下的“大势”是,房地产开发面临强监管,而城市更新与存量资管被列入顶层设计,未来都是“星辰大海”。万达在数年前一次性出清重资产,成为“彻底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转型相当彻底。王健林杀伐决断,契合了新时代的进程。

与万达面临的“大势”略有不同,携程与百度在回归港股面临的“大势”是,美方在2021年3月推出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对中概股极不友好,这意味着中国公司在异国可能随时会被“按在地上摩擦”。因此,回归母国体系的资本市场,浓缩的不仅是回归的隐喻,更是“再出发”、“二次创业”的时代隐喻。

一、不是“时间窗口”的时间窗口

站在2002年的时间起点上,彼时,第一家运营附属公司长春万达广场商业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成立。经过多年的深耕,被喻为“不做家门口汉子”的王健林也收获了极高的名望与财富。2017年之前,王健林一直是《财富》富豪榜的常客,巅峰时曾以净资产313亿美元问鼎亚洲首富,超过李嘉诚。

不过,资本市场却并没有给王健林太大的想象空间:股价低迷,估值偏低。大连万达商业在2014年12月23日于联交所上市,于2016年9月20日退市。在2015年决定寻求其A股上市。今年3月,万达商业撤回其A股上市的申请。

个中原委,不再赘述。只能说,万达彼时选择了一个不是“时间窗口”的时间窗口。更大的变化还在于,国家不允许“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王健林随后将重资产项目出售给融创的孙宏斌与富力的李思廉,为万达赢得了非常难得的时间窗口。经过几年的转型、蓄势,万达再次踏上了二次创业的征程。

变得“很轻”的珠海万达商管不仅仅有了规模领先优势。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按在管建筑面积计算,珠海万达商管在全球排名第1,且在管建筑面积超过中国所有其他排名第2名至第10名的总和。

来源:珠海万达商管招股书

在商业资源与管理经验,更是令人侧目。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30日,珠海万达商管管理380个商业广场,在管建筑面积达5420万平方米。于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在管商业广场(不包括停车位)平均出租率为98.8%。另有162个储备项目,包括133个独立第三方项目。

与王健林相比,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同样曾选择了一个不是“时间窗口”的时间窗口。在梁建章看来,携程两次上市的时间节点都相当“巧合”。据他描述,2003年,非典疫情刚得到控制,中国旅游市场恢复并呈现报复性反弹,携程于年末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过去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再次重创全球旅游业,国内业务有所恢复时,携程2021年登陆港交所。

“在香港上市其实是正常回归,因为2003年我们没有可以到香港上市的选择,也不能在国内上市,只有到美国上市。”,梁建章对媒体表示。可以看出,携程第一次上市时在国内没有“时间窗口”,第二次回归港股上市,算是结束了20年海外漂泊之路。

普遍认为,携程回归祖国最大的背景与逻辑是:避险,海外资本市场对中国公司的不友好是主要诱因。同时,香港资本市场也为优质的中国公司回归提供了诸多政策上的便利。这就是大势,只有看清大势,才能看清未来。

再则,游离在外的中国公司也想回归母体。在梁建章的话语体中,“在香港上市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不用放弃睡觉就可以来敲钟”,“旅行能够带动落后地区共同富裕”,“深耕国内,心怀全球”等,回归之情溢于言表。

出发太久,精神就要回到最初的地方。

与王健林、梁建章一样,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也是以同样的背景完成了“二次上市”。科技创新正是国家重点着力的方向,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李彦宏对科技创新保持敏锐的洞察力,与新时代高度共振。

据李彦宏对媒体透露,当年自己曾在纳斯达克大楼前拍了一张游客照,说自己是一个旅行者,路的起点是中国,纳斯达克只是其中一站,最终百度会回到中国来,因为根在中国。“今天,我们回家了!”,回归之情,同样溢于言表。

二、第二次创业的“时代隐喻”

无论是万达,携程,还是百度,与其说是回归,不如说是在进行“第二次创业”。

在外界看来,2005年,百度以“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公司”的身份登陆纳斯达克,而如今百度在香港上市的身份定位是“AI第一股”。

在李彦宏的话语体系中,二次上市就是“二次创业”。李彦宏有着互联网创业者“朝不保夕”的危机感,有着“临渊一跃”的求生欲和勇敢,“身处这样一个不确定的年代,我们仍然是一家心中有着远大理想的小公司。”据李彦宏描述。

与16年前不一样,百度已从搜索引擎起步演化出语音、图像、知识图谱、自然语言处理等人工智能技术;最近10年,百度在深度学习、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自动驾驶、AI芯片等前沿领域展开投资布局,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百度讲述的“无人区”故事,无论是对融资,还是估值,都具有极大的想象力。

相对于百度,在外界看来,携程“不再年轻”,没有一个很有想象力的故事。但,这可能是一个误会。

据了解,携程在二次上市后,在研发能力、运营能力与组织建设能力将进行深度挖掘,进一步提升竞争力;更加隐秘的优势在于,二次上市带来的更大收益,不在于融了多少钱,更在于引进投资人,这些人在未来能持续带来更多资金与资源。

珠海万达商管则提供了一个范式。在聚焦经营轻资产的同时,王健林着力打造了一个“朋友圈”,不啻于进行了一场“混合所有制”改革。早期,万达引进了腾讯、苏宁、京东与融创4家战投,340亿元入股万达商管。

而在珠海万达商管招股书披露的股东名单中,腾讯控股、蚂蚁科技集团、中信资本、星匠、合众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碧桂园服务、金逸环球(碧桂园香港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招商局轮船、周大福郑裕彤家族、PAG等22家公司,多位大佬赫然在列。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这个名单粘合了南北势力入局,万达要真正开始“干大仗”了,曾经那个奋进的万达“又回来了”。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你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站在2021年这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回望万达等三家公司的回归与第二次创业,让人感慨:曾经,命运之河裹挟他们来到下游,但他们没有默认内心沉淀的泥沙,他们不甘平庸,不甘缴械。商业探索者们不断向前,不断进化,不断摄取新时代的新知。

“我们依然还年轻,我们依然还在路上”,美国作家凯鲁亚克如是说。没错,无论是万达,携程,还是百度,在今年回归港股的企业中,相信还有更多的企业会加入回归祖国的时代洪流中,他们依然年轻,他们依然在“二次创业”的路上。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