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净利猛增、股价冲高、日检测130万,端着“金饭碗”的金域医学遭信任危机?

微信公众号
作者 | 小树 编辑 | 云彩 2022-01-13 11:42
在当下疫情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下,由此引发的恐慌与忧虑尤甚。

无论是疫情期间的核酸检测,还是对其他疾病的担忧,人们对于检测机构的信任几乎是无条件的。

然而,平地起惊雷,1月12日,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通报,经公安机关调查,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禹州市公安局于2022年1月10日,对张某东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事件一出,大众哗然。

公开资料显示,金域医学是一家以第三方医学检验及病理诊断外包业务为核心的医学诊断信息整合服务提供商。而此次事件中的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是金域医学的第五家子公司。据该公司公众号“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去年8月10日转发的相关媒体报道表示,郑州市近一半以上的核酸检测量,都是由郑州金域完成。

当下郑州正处于疫情笼罩下的紧张局面中,一个拥有如此大规模核酸检测业务的公司出现问题,人们难免恐慌。很快,“为了业务作假,直接出阴性报告”、“废弃核酸样本随意处理”、“金域医学有关负责人投毒”等猜测甚嚣尘上。

金域医疗声明

1月12日晚间,金域医学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关于河南省许昌市公安部门通报郑州金域一员工涉嫌违法一事,金域医学集团高度重视。对于网络上出现“主动传播病毒”、“丢失样本”、“伪造数据”、“瞒报数据”等传言,经公司调查,不存在上述情况。请公众勿造谣传谣、传播不实信息!

尽管当事公司正面辟谣,但关于郑州金域工作人员到底是如何“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仍旧没有具体说法,事件的真相也没有定论。可以想见,在当下疫情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下,人们对此的恐慌与忧虑尤甚。

 

疫情下的风口

金域医学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金域医学的创始人名叫梁耀铭,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1984年,梁耀铭报考广州医学院(现广州医科大学),并在之后留校任教。

医科大学的出身,使得梁耀铭在医疗科技领域拥有先天的优势。1994年,梁耀铭推出了一款氨基酸口服液,然而最终这款口服液市场反响很一般。这给了他巨大的打击,甚至一度心灰意冷。

难道就没有其他途径了吗?

广州医科大的医学检测系向来实力强悍,据说从梁耀铭那个年代至今,学科全国排名就从来没有掉出过全国前十。而且,在当时,国内并没有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各类检测项目的完成全部依赖医院的检验科。但是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各种检测项目的需求不断增加,尤其在医保控费的大背景下,各级医院逐渐无法满足数量激增的检验业务,因此第三方医疗检测机构的发展空间非常可观。

1997年,梁耀铭决心转型,专门做医学检验,于是便有了金域医学检测中心,而这家公司也是全国第一家第三方检测机构。

随后,2001年梁耀铭升任广东医学院的校办处主任和总务处处长,2002年又被广州市市委组织部派遣到中国人民大学和牛津大学高级公务员攻读公共行政管理学习班(MPA核心课程)。学成回来的梁耀铭又花了20万请了一家专业的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搭建了公司的基础框架。

来源:金域医学官网

赶上了市场的好时机,金域医学的发展稳步增长。2008年,金域医学的第五家子公司——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成立。目前,该集团在全国省会和直辖市共有19家子公司(广州,南京,济南,杭州,上海,郑州,天津,成都,重庆,沈阳,长春,贵阳,昆明,合肥,长沙,西安,福州,香港),是全国第三方医学检验服务新行业中规模和产值最大的领军企业。

截至2019年底公司能够为客户提供2700多项的检验服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23.89亿元、32.22亿元、37.92亿元、45.25亿元和52.6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2%。

可以看出,在疫情之前,金域医学的发展可以用“平稳增长”来描述。然而疫情爆发之后,金域医学的营收呈现了几乎是跳跃式的上升。

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初期,公立医院的检测能力在短期内难以覆盖需求的时候,像金域医学这样的第三方医疗检测机构,就迎来了风口,业绩也实现了大规模的增长。

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耀铭称,截至2021年11月,公司累计完成核酸检测超2.2亿人份,全球第一;单日核酸检测总产能130万管,全球第一。

来源:金域医学2020年年度报告

2020年,金域医学实现营业总收入82.44亿元,同比增长56.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10亿元,同比增长275.242%。海通证券估计,金域医学2020年新冠核酸检测业务收入在23亿元以上,贡献净利润7亿元以上。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86.17亿元,同比增长47.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72亿元,同比增长58.52%。

与此同时,在此次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金域医学作为全国龙头独立医学检验实验室,股价也因此大幅上涨,一度冲上了178元的高位。

当然,疫情之下收获暴利的并不止金域医学一家公司。

根据安旭生物2021年11月递交的科创板招股书,2020年,公司营收为12亿元,同比增长471.86%;净利润6.5亿元,同比增长1091.96%。公司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于2020年3月面向境外销售,截至2020年末,累计销售收入9.8亿元。

同样,根据热景生物2021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营收38亿元,同比增长2508.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4.76亿元,同比增长28999.01%。对于公司营收增幅巨大的原因,财报称系公司经营规模扩大,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海外销售规模大幅增长所致。

此外,奥泰生物、明德生物、硕世生物、东方生物等皆收获了大幅度的增长。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凭借疫情和核酸检测的风口赚了个盆满钵满的第三方检测公司,金域医学居然在自己最不该出现问题的领域“翻车”了。

 

信任的警钟

疫情爆发以来,核酸检测成了疫情防控的第一道“防护网”。但如今看来,这道“防护网”并不牢固,金域医学也不是第一个在核酸检测方面出现问题的公司。

此前,北京、河北等地也出现过检测机构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案件,多为伪造检测结果。

2021年1月17日,邢台市的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便通报一起事例。隆尧县因检测能力有限委托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参与第二轮核酸检测,检测了31万余人。在样本尚未检测完成,还未知检测结果的情况下,该公司收集点负责人翟某于1月14日向县卫健局谎报送检样本全部为阴性。

事件发生后,涉事企业被暂停检测业务,翟某某已被警方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刑事拘留。该县的第三轮全民核酸样本均由公立医疗机构进行检测,并出具检测结果

如今这次事件中,警方目前仅通报了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事情的真相还需等待警方最终调查的结果。

但在真相出来之前,这次事件再次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那就是,疫情对于第三方医疗检测机构来说,危机和机遇并存,全环节严格把控必不可少。否则,在疫情仍然肆虐的大环境下,人们对于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的信任又该何去何从?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