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工作!工作!工作!那些被裁员的人怎样了?

微信公众号
作者 | 小树 编辑 | 云彩 2022-05-20 11:13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场沙尘暴。

“衰退的真正含义是你的邻居失业了;萧条的真正含义是你自己失业了……”在《美国人怎样熬过大萧条?》的文章中,开篇即如此写道,“所有规划中的美好未来,都成为了不可能的昨日泡影。而工薪阶层只能在失业大潮中,努力维持生活最后的体面和尊严。”

大疫已三年,我们面临的状况,也开始令人担忧。

图源:国家统计局国家数据查询

5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失业率数据为6.1%,比3月份上涨了0.3%。而国家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青年失业率为18.2%,是全民失业率的近3倍。这个“18.2%”的青年失业率,据说是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

此前的5月7日,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和智联招聘联合发布一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到4月中旬,仅有46.7%的应届生拿到了offer,平均签约率仅15.4%。而据智联招聘发布《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今年我国高校毕业生首次突破1000万大关,刷新历史纪录。

不难看出,在疫情、金融震荡、经济下行的冲击之下,今年高校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十分严峻,相当一部分学生面临就业即失业的现状。

图源:摄图网

近期,随着A股2021年年度业绩报告披露结束,上市公司裁员情况也揭开了面纱。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截至4月30日A股共有4650家企业公布了员工变动人数,其中有1697家企业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裁员,裁员总数为909993人。

疫情这三年,我们还经历了K12教育团灭、房地产行业地震、旅游餐饮影视业坠入绝境,与之伴随的,是无数人因被裁而失去工作。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场沙尘暴,这句话从来不是说说而已。


行业团灭:体面退幕后的迷茫

陈慧说:“我本来想回老家办一个教育培训机构,被裁后心里除了迷茫还觉得可惜。”说这话时K12在线教育被团灭已经有一段时间,但她的语气里仍有些不甘。

陈慧是典型的北方女孩,新疆长大,后来和父母搬家到河南,说话做事里有不拘小节的江湖气,但也能时刻细致地照顾到身边的每一个人。

2019年,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她进入了一家少儿英语在线教育机构做电话销售。据她回忆,之所以选择在线教育是因为不喜欢在学校时候学的酒店管理专业,而在线教育相对来说不需要那么多的专业技能,当时市场对人才的需求又大。“只要身体好,能承受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就能做。”她说。而且平常普通本科毕业生第一份工作,能找到工资8000的工作就不容易了,而在线教育能轻轻松松让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月入过万。

图源:摄图网

那正是在线教育爆发的时期,公司也进入高速发展的阶段。她负责的工作内容就是寻找客户、接受客户的咨询、根据客户的需求促成交易。据她回忆,当时的客户除了自己去联系还有两类,一类是直接找到官网咨询的家长,这种是带着需求来的,意愿比较强。还有一种是通过百度搜索“家里小孩英语不好怎么办”之类的问题,然后通过词条推荐进入咨询页面的,这类家长是有需求的,但对品牌的认知不是很强,就需要更全面地对产品做一下介绍。

当然,无论是哪一种家长,他们几乎都带着“我们的孩子到了这个年龄段还没有接触英语”这样的焦虑来沟通,这就需要她做到随时随地地回复潜在客户的消息。平常她的上班时间是早10晚12,但实际上她吃饭和睡前都要随时为客户解决问题,因为回复晚了的话会给客户留下不靠谱的印象,客户就可能流向竞争公司,因此压力是无时无刻不在的。

图源:摄图网

她刚入职的时候,公司只有不到50人,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公司迅速扩大到几百人,会员客户高速增长,办公楼两层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

后来陈慧还曾去过一家线下教育公司,并凭借着在教育领域的能力升为了主管。

她渐渐地摸清楚了这种教育机构的运行架构并且一步步掌握相关的经验。作为一名北漂,她并没有一辈子留在北京的想法,那么高的房价,谁买得起?她心想。所以她计划着运用自己线上线下的这种经验,以后回河南办一家小型的教育机构。

心里有了规划,她去了一家针对K12的线上文化课教育公司,负责社群的运营,通过抓准需求点来吸引客户的关注,进一步唤起大家的购买意识。她想着,这些在自己回家乡后都能用的到。期间,她也凭借自己的能力被升为了组长。

变故发生在2021年的8月份,“双减”政策从天而降,整个部门直接被砍。

其实早在前两个月,她就已经感受到行业的不好了。运营部门是靠数据说话的,但几乎没什么业绩,手机上每天都在推送外界关于这个行业的报道,与此同时,公司也开始裁人了。公司裁人是自上而下裁的,先裁的部门领导。上层管理人员的变动最易引起下层员工的关注,大家知道怎么回事,但出于对赔付的考虑没有一个人主动提出先离职的,都在等待着自己被裁的那天。

那天很快就来了,领导找人来谈话,说遇到双减政策,公司业务运营不下去了。不过公司会给相应的赔付,每个人签完合同就可以走人了。裁员速度很快,初三部门100多人,初一和初二部门加起来3、400人,不到一天的时间就都解决完了。

事实上,不止她所在的部门,整个K12行业全都解散了。大家该赔付的赔付,该办手续的办手续,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员工纠纷之类的事情,整个行业来了一场体面的退幕。

办完离职的那天,陈慧和整个部门的人一起喝了顿酒,她想起了自己回家乡办一家文化课培训机构的规划,突然觉得特别迷茫。


要找“不受疫情影响的工作”?

希冀升起又破灭,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在被大裁员的K12在线教育行业,在动荡下的房地产行业、疫情下的旅游行业同样比比皆是。

“我转行进入房地产业时没想到它正在冷下来。”说这话时已经是深夜,艾青刚刚忙完工作回家。

艾青并不是一开始就进入房地产行业的。最开始的时候,他还在北京读研究生,在某互联网大厂的体育频道实习过,也在省电视台做过记者,还曾自己一个人背着背包全国各地旅游,也曾一度去了国外多个城市,身边的很多人都羡慕他潇洒的生活态度。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想要稳定下来。2019年,他一个转道刹车,从一线城市退居济南这个二线城市,进入了当地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然后和女朋友结婚买房,过上了朝九晚五工作,每月还房贷的生活。

图源:摄图网

在他看来,房地产行业轰轰烈烈发展多年,是最稳定不过的选择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房地产行业的危机,早已在来的路上。到了2021年,国内房企们陆续暴雷,债台高筑。人民法院公告网公告显示,2021年,全国近400家房企宣告破产。随之而来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房企裁员热潮。

艾青所在的公司业没能幸免,业务难以推进,公司在上海那边的业务也都停止了,4、50人的团队说解散就解散了,本地公司内部的员工心里也患得患失,担心下一个被裁的会是自己。

公司要自救,于是把一部分员工调去开拓社区服务方向的轻资产业务,艾青也在其中。现在的他每天忙着进行调研、撰写报告、落实规划,在此之前,公司内部没有人做过该方向的业务,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

他提到,每天的压力会很大,尽管裁员没有裁到自己,但对自己的收入还是有影响的。“去年的年终奖到现在还没有发。”艾青说道,尽管压力大,但还是要在这种不稳定的大环境中努力保住自己的工作,毕竟每个月还要还房贷。

在艾青熬夜摸索新业务的时候,应届毕业生李奇刚刚经历了旅游行业的裁员。他说:“现在已经开始找不受疫情影响的工作了。”

李奇在大学时候读的是旅游管理专业,根据专业,毕业后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旅行社的活动执行,公司主要以线下举办活动为主。他每日里忙着线下的电话邀约,策划活动内容、活动地点、优惠力度等等,但没想到刚工作一个月,就碰上了疫情。和疫情前相比,线下参加活动的的人数骤减。而公司因为落地活动办不了,开始陆续裁员。就这样,才刚刚毕业开始工作一个月的李奇,很快就失业了。

在学校的时候,他从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也让他心生警惕。尽管是旅游管理毕业的,但他说,现在已经开始在找不受疫情的工作了,但即使这样,疫情反复之下,他也不得不感叹道:“现在找工作好难呀。”

图源:摄图网

每个人都难,海啸来临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凭借一人之力挡住变动的到来。同样,大环境的变动下,每个人都难以独善其身,只不过,在K12教育、房地产行业、旅游餐饮影视业等等一轮又一轮的裁员之下,是多少人为房贷及生活发愁,又有多少人陷入彷徨及迷茫,以及,还有多少人能够看到希望,继续满血复活地去博取未来?

“一代人来,一代人去,太阳照常升起,唯大地永存。”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