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剖析滴滴加码投行团队,因国际化还是IPO?

财视media
作者 | 汪燕 2017-11-06 23:54
滴滴招聘了多名投行的资深人士,担任关键职位。高层换血,加码投行团队,因国际化还是IPO?

滴滴招聘了多名投行的资深人士,担任关键职位。高层换血,加码投行团队,究其原因,到底是因国际化还是IPO?

The Information网站本周刊文,列出了滴滴出行的46名高级管理者,以及相关的组织架构。这是继多次调整管理架构后,滴滴首次被爆光其现有管理团队。


朱景士和投行团队

上述The Information发布的名单显示,滴滴借鉴了Uber早期的管理策略,即在公司发展早期聘请多名高盛银行家。滴滴的内部人士表示,滴滴招聘了包括高盛在内的欧美投资银行的多名资深人士,担任关键职位。

这其中最知名的当属朱景士,成为除公司CEO程维和总裁柳青之外,第三位加入滴滴董事会的高管。


朱景士与柳青在高盛共事4年,在柳青加入滴滴后,朱景士也随之加盟。在今年2月的重组中,朱景士还被安排负责国际业务发展、市场和公关。

据悉,前首席营销官程峻怡以及前公关负责人陶然均在今年早些时候离开了公司。

或许是因为投行背景,在这些人才招聘的过程中,朱景士都扮演了关键角色。

Alan Zhuo,和朱景士曾为高盛同事,现就职于滴滴快车事业部;仇广宇,曾供职于摩根士丹利和贝恩资本,在滴滴时曾就职于朱景士的企业战略团队,现为品质出行事业群总经理;

此外,朱景士还直接挖来了时任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职务的Joan Ho以及凯雷集团的刘晓宇。

以朱景士为代表的投行团队不仅在滴滴内部担任关键职位,而且还拥有一定的特殊权利和自由度。一名滴滴内部员工表示,“这些咨询师和银行家可以在公司内部的不同团队之间自由流动。”

管理层危机

在过去的一年,滴滴高层离职的消息不绝于耳。

2016年12月,原滴滴出行副总裁、商业事业部总经理朱磊离职,加盟易车网,担任首席技术官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朱磊出身百度,2014年底受到同为百度出身的滴滴CTO张博邀请而加入,并允以高薪和高期权。他主要负责滴滴未来在广告、大数据分析和战略联盟等方面的收入,也就是滴滴的商业化发展,这是滴滴的核心支柱之一。

事实上,一直以来,滴滴都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从长远利益来看,商业化变现迫在眉睫。

彼时朱磊踌躇满志,在各大场合频频亮相,高调谈论滴滴商业化构想与优势,将滴滴商业化探索集中在广告、试驾、汽车电商三个领域,并多次表示每个市场规模都会达到100亿人民币以上。然而,都没有落到实处。

之后,刚过两年,当滴滴商业化还处在萌芽阶段,主要负责人朱磊却悄然离开。

他的离职,一方面反映了滴滴商业化变现的不易,另一方面或许也折射出了管理层对公司信心的丧失。

2017年初,时任滴滴市场营销副总裁的程峻怡也宣告退出。

对此,外界普遍认为,网约车新政的出台导致滴滴发展遭遇天花板,程峻怡不看好其市场前景而离开。

猎豹智库《2017一季度中国汽车出行类app排行榜》也印证了这一点,滴滴活跃渗透率近半年从2%左右降到1.469%,跌幅近四分之一。

滴滴快车高峰时期有1500万司机和3亿注册用户。但京沪网约车新政落地时,滴滴回应称,平台每天直接为207万司机提供了人均超160元的收入。

1500万:207万,规模相去甚远。

此外,滴滴出行资深副总裁陶然也于今年6月离职,官方回复是出于个人原因,陶然也在朋友圈回应称,“是时候reset一下自己,换一种方式,需要重新考量规划很多事情”。


但是,坊间传闻称,此次人事变动或与滴滴内斗有关。陶然与空降的滴滴总裁柳青配合不太顺,柳青一直希望让麾下大将朱景士接管公关部。

传言虽未经官方证实。不过,随着陶然的离去,朱景士确实成为了滴滴公关事务的实际决策者。

高层换血,究其原因,可能由于个人原因被挖、也可能对公司未来存疑、亦或者是公司内部问题,但也可能归因于公司战略的调整。

3年前,滴滴也面临过一次高层大换血。2014年3月,任职仅两个月的滴滴副总裁沈威风离职;7月,滴滴运营副总裁张晶出走。

外界普遍认为,这次的人事变动与8月即将上线的“U优打车”项目密切相关。

国际化or IPO

事实上,滴滴希望做的不仅仅是投资本地出行服务商,其一直在寻找可以直接进入的国外市场,加速探索国际化。

今年2月,滴滴组建国际化业务团队,由朱景士和前高盛银行家Wang Haichen负责。

朱景士认为,“滴滴国际化有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投资,产品慢慢打通;第二步是关键事项比如融资、大数据、运营经验的分享。”

过去一年,滴滴在中国以外投资了6家打车公司,其中包括巴西的99、印度的Ola、南非的Taxify、新加坡的Grab、美国的Lyft以及中东北非的Careem。

此外,滴滴还开始着手构建跨境科研网络,促进全球交通领域的技术革新与协同创新。今年3月,滴滴宣布在硅谷成立美国研究院,以研发作为切入点进军美国,借此吸纳顶尖科技人才,并计划在无人驾驶、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领域进行深度投资。

据熟悉公司战略的人透露,明年对于滴滴的国际业务来说,将是关键的一年,因为Uber在美国以外面临着一些挫败,这给了滴滴扩张的窗口。比方说,滴滴在车程为45分钟的香港和深圳两地之间推出了一项高端汽车服务。

至此,滴滴的国际化野心彰明较著。

巧的是,与3年前一样,滴滴的新业务又与高层大换血相碰撞。


另外,通常,对于科技公司来说,银行家可以帮助他们铺平IPO(首次公开招股)的道路,处理其它融资事宜。

以滴滴昔日的老对手Uber为例,此前,Uber为了能在短时间内启动IPO就曾从高盛挖走了多名高级管理层和银行家。

2013年,Uber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甚至公开表示,在公司近250名员工中,有10%至15%来自金融行业,其中5%更是来自高盛。


鉴于此,此次滴滴开始在关键位置大量安插投行人士的举动或许也与IPO有关。

今年5月,在市场不景气的前提下,滴滴还是获得了55亿美元融资。

即使这样,也不能消除滴滴自身的危机意识,对融资也是又爱又恨

几乎每一次融资结束,柳青都会说,“半年之内死不了了。”

朱景士在高盛见到了太多创业公司的生生死死,“在这个行业如果没有危机感,就离死不远了。”

“谁喜欢天天融资啊。融资说明要么打仗储备弹药,要么过冬储备粮食,也就意味着危险要到了。”他补充道。

而且,据悉,5月刚刚投了20亿美元给滴滴的软银,近期又将投资滴滴的竞争对手Uber

软银CEO孙正义(Masayoshi Son)今日又表示,如果与Uber的投资谈判仍无法达成一致,则软银可能放弃该投资计划,转投Uber竞争对手Lyft。

但是,不管投Uber还是Lyft,对于滴滴来说都不是个好消息这可能导致国际市场竞争的愈加激烈化影响滴滴的国际化布局

如此一来,想要立于不败之地,滴滴要么继续融资,要么加强自身商业化发展。而从现实来看,两个都不容易

这种情况下,上市也许是个好方法。





--------------------------------------
本文为财视media原创,转载需附上出处及原文链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财视传媒微信(ID:caishiMV)
Q群(418295218)


0 0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21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