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贾跃亭的新“纪录”!乐视高管人均年薪4.4亿,全国最高

2018-01-15 18:02 财视media 文 / 黎奥

薪酬最高的高管,常常与业绩最好的公司相挂钩。不过,这一法则因乐视而失效了。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在京发布了《中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指数报告(2017)》。该报告显示:尽管我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水平总体不高,但呈现出极端分化的现象,在2829家上市公司中,薪酬最高的前三名高管薪酬均值在亿元以上的,有13家公司;同时,薪酬最高的前三名高管薪酬均值在10万元以下的,则有25家公司。

根据《中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指数报告(2017)》的研究,乐视网的年度薪酬最高的前三位高管,其平均薪酬达到了惊人的44949.18万元人民币,为该报告所列榜单中的第一名。3位高管分享约13.5亿元人民币的年薪,这在全球也属于罕见的薪酬水平。

与此同时,该报告中年度薪酬最低的前三位高管的平均薪酬,仅有4万元人民币,其公司为*ST新亿。换言之,在这一薪酬数据上,乐视网是全国最低水平企业的11237.3倍。

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也将乐视网的薪酬激励水平,归纳入“激励过度”的区间。

在2017年,贾跃亭一改往年“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之承诺,于2017年11月首次表示,“目前(我)已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诺,亦无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诺”。

贾跃亭也于近期宣称,妻子甘薇的信用卡只能刷2000元人民币。不过,据搜狐科技的报道,甘薇至少在2017年年底时,仍在以近万元的月薪,招聘生活助理方面的岗位。该职位全名为“董事长生活助理”,招聘方为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而持有乐漾影视 72% 股份的甘薇,正是该公司的董事长。


《中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指数报告(2017)》还显示,薪酬最高前三位高管的平均薪酬低于100万元的公司,超过了2000家,其中,年度薪酬为50万元至100万元的公司,有993家,年度薪酬10万元至50万元的公司,有1159家,年度薪酬10万元以下的公司,则有25家。

这些薪酬数据,都与乐视网3位高管的人均年薪约4.4亿元,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该把本金还掉,应该只还利息”


贾跃亭对企业债务的态度出现180度的大转弯,发生在2017年11月。

在2017年11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贾跃亭还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国内的债务我肯定要还完,该我承担的要还,不该我承担的也要还。比如,我在考虑用我在Faraday Future的未来个人收益,优先偿还我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债务。现在来看,100%够还的了。”

然而,在几天后贾跃亭给乐视网的一封回复函件中,贾跃亭则称,自己“深表歉意”地正式承认无力履行承诺。不过,在这封回复函件中,贾跃亭并未直接给出其在几天后还款态度发生根本性改变的原因。

“老孙(指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投资了乐视的100多亿元,如果我真的懂资本的话,绝对不会让公司走到今天。当时我简单地想维护公司在金融机构的信誉。维护金融信誉是对的,可方法不对,不应该把本金还掉,应该只还利息,把大部分融资用到业务上。这样的话,经营性现金流自然就上来了。”

以贾跃亭之见,对孙宏斌投来的100多亿元的更好运用方式,应该是只还利息而暂不还本金,并将大部分融资运用到业务上。贾跃亭同时也认为,自己处理压力的方法已经形成,而且自己也一直在非议中,不管别人在说什么,自己就按照自己的思维,继续做应该做的事情,这就够了。

而除了还债导致的资金短缺问题,部分业务的经营不善,也是乐视出现资金链危机的一个原因。贾跃亭曾透露,在投资酷派和TCL之后,乐视方面在手机业务上又亏损了七、八十亿元。


乐视员工的怒斥与供应商的哭诉


尽管贾跃亭对公司未来的走向已做了前瞻性思考,但其思考成果并未得到每一位乐视员工的认同。

一位乐视原员工曾向《证券时报》透露,“老贾自己高位减持,但是不准我们高管减持,还要我们增持来填他挖的坑,这不就是掏空上市公司吗”?

佐证这一言论的,则是部分乐视员工们在股权质押后的真实境况。

乐视网副董事长刘弘,曾先后质押了850万乐视网股票,并以此融资1亿元,诉讼涉案金额约1.085亿元。乐视网原财务总监杨丽杰,则先后质押了616.2万乐视网股票,并以此融资8000万元,诉讼涉案金额约8370万元。

乐视网在2017年4月14日停牌前的收盘价,为30.68元。根据浙商基金对其股价的3.89元的估值,以此计算,刘弘与杨丽杰两人质押出的股票,现在的价值仅为6613万元与4794万元,尚不及其融资的金额。

更令人感慨的是,刘弘还曾是乐视模式的坚定支持者与叫好者。


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刘弘曾表示,乐视与谷歌有着惊人一致的垂直产业布局,其战略布局也完全是基于实践经验总结的“互联网生态经济理论”,并坚信“乐视是一个善于吹牛皮的公司,但更牛的是把吹过的牛皮都变成了现实”。而在亚布力企业家论坛年会上,刘弘也曾宣称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时代已成为过去,相信乐视生态将引领新时代。

与此同时,陷入困境的不仅有刘弘这类乐视员工,还有部分乐视的供应商。

2018年1月9日晚间,乐视移动的27家供应商曾联名致信贾跃民与甘薇。根据这封联名信,这些供应商从2016年11月份开始讨债,到2017年时,他们已经在乐视大厅守候了近200天。

除了漫长的等候外,这些供应商的公司与家庭,也因此面临多项困难:几乎每家供应商都抵押了自身房产,用高息贷款维持日常经营;多家公司目前的状况都堪称艰难,且已倒闭数家;大部分供应商都被人追账堵门,其在行业内的口碑更是跌至谷底。

因此,这些供应商想讨回的并不仅是“过年钱”,还是实打实的“救命钱”。

而当员工与供应商们都在不断怒斥与哭诉时,公司自身也必将难以挽回每况愈下的员工士气与经营业绩。据乐视网统计的数据,仅以从2016年8月25日开始的12个月计算,公司(包括乐视移动和乐视致新)被起诉案件就达33起,涉及金额则超过16亿元。

“为什么老贾(贾跃亭)做的事,要我们用未来背锅呢?”如同一位乐视员工对《证券时报》所说,“现在自己没有了以前的梦想,股权被清零了,老领导也走了,我已经在和别的公司谈跳槽,但是现在只要履历里有乐视经历的已经成‘黑历史’了”。

一个事实是,乐视资金问题爆发至今,已有不少人因此陷入了困境。为了挽回业界对自己的原有信任,贾跃亭要做的显然还有很多。



--------------------------------------
本文为财视media原创,转载需附上出处及原文链接
https://www.caishimv.com/index.php/web/web_archives/info_details.html?id=7919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财视传媒微信(ID:caishiMV)
Q群(418295218)

0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梦想三分钟1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