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当区块链遭遇大停电 《银翼杀手2049》情节会再现?

2018-03-02 18:47 财视media 文 / 杨羽婷

“网络节点呈网状结构,像足球那样,足球就是有24个节点。”今年2月,Onechain创始人黄华容接受财视传媒采访时称,区块链技术“去中心”“高可用”的优点,可以进一步解释为任意两个节点之间均互通,若某一节点掉了、某一线路断了,就可以绕开该节点,走另外一通道。

“在什么情况下,某个节点可能掉了?”财视传媒追问他。能防止数据被篡改、丢失或破坏,这一直是外界针对区块链技术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但真的没有意外情况吗?这是需要深究的问题。


“比如电信运营商有很多机房,某个机房停电了,那个节点就断了。”黄华容回应称,区块链的节点分布在全球各地,只有全球停电,才会导致区块链停止。在停止的那段时间里,所有操作都不会被记录,相当于区块链世界的时间停止了,但重启后可以继续运行。

这种糟糕的结果,让人不禁想起电影《银翼杀手2049》设置的背景:无法明确解释的“大断电”,令泰勒公司的复制人和人类的海量记录及其他数据信息毁于一旦,几乎被消灭殆尽。

| 和金钱有关,发展速度已经算快了

在创建Onechain之前,黄华容已积累了20年的技术研发和管理经验,有着资深的背景。他在接受财视传媒采访时,提及他1998年在武汉大学学习密码学的一段经历,还记得当时教这门专业的是张煥国教授。

“我应该算最早或较早一批学公私钥密码学的。”黄华容称,早在70年代就提出了公私钥密码学,但是当时的计算机运算不了。最近十年,技术突飞猛进,公私钥密码学才开始被大幅度应用。

1975年,张煥国教授开始在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任教。多年来,他也一直从事信息安全方面的教学科研工作,内容和方向包括密码学、网络安全、信息系统安全、信息内容安全和信息对抗。

“典型的例子是,美国1977年向社会公开颁布了商用密码标准:数据加密标准算法(DES),并强制推广应用。”张教授向财视传媒表示,我国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制应用商用密码。

据张教授介绍,美国的商用密码政策采用公开征集、公开算法的做法,而我国的商用密码政策在开始时期采用专业部门秘密设计、不公开算法的做法,后来才逐步走向公开算法。

正是随着社会信息化和陆续公开商用密码算法,进入21世纪后,我国的商用密码才逐渐得到广泛应用。目前,商用密码的主要应用于居民身份证、银行卡、电子商务等领域。“可以说,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使用商用密码。”张教授表示。

“这是一个新技术发展的正常路径,就像3G一样,我毕业的2001年就很热了,2010年才真正应用起来。”黄华容表示,由于某种程度上跟金钱有关,区块链目前的发展速度已经很快了。但实际上,目前很多区块链技术还达不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的水平。


“国内还是挺缺人才的。即便在技术圈,要找一个了解比特币技术的人还是很少。”他指出,发展区块链技术,目前需要解决认知、监管、技术和人才这四大方面的问题。“我面试了近一两百人,对这个技术了解比较深入的话,还真很少。”他补充道。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有105所高校建立了信息安全专业。2017年2月,教育部公开发布预测:到2020年,我国对信息技术类人才的需求缺口将高达750万人。而全国现在每年培养的信息安全专业毕业生不足1万人。

| 各路英雄涌现?难避“草莽时期”

2013年11月,国内较早入局币圈的火币网获得了真格基金和著名天使投资人戴志康的天使投资,随后开始运营,直至2017年9月,由于政策因素面临着叫停所有关于虚拟货币的交易业务这一现实。

2014年至2016年,黄华容曾在火币网担任技术经理一职。对于围绕区块链进行创业的公司,他如数家珍,言论中提及Atoken、库神(coldlar)、金色财经等名字。其中,AToken的联合创始人杜均和陈华,COOKiki,以及库神的创始人袁大伟等都是前火币网团队的核心人员。

“单单火币出来的创业者,出来有十几家。”黄华容表示。这一表述显得夸张,目前尚未得到证实。但可以看出,火币网早已在币圈领域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获得同行的认可。

在黄华容看来,国内虽有大量项目涌现,但有太多泡沫,导致总体水平不高。他把这一时期叫做“草莽时期”,认为这种情况很难避免;一个原因是这个领域的想象空间太大,绝大多数人还不理解这个新事物,只要有一定影响力人吆喝,很多人就会跟风。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一位在区块链领域颇有建树的90后投资人说,区块链是一个帝国游戏。区块链项目在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产品能力的情况下,仅凭一份轮廓模糊的构想就可以创造一个百亿、甚至千亿的生态帝国。

“支持的人吹得神乎其神,反对的人说是庞氏骗局,关键(要)避免盲目跟风炒作,被割韭菜。”黄华容指出,炒作不利于行业发展,太多泡沫是无法支撑这样一个生态帝国的。

与此同时,他毫不吝啬地称赞了Neo小蚁、imtoken等项目,认为它们注重技术,做得比较“踏实”。“狂热之后,还是要靠产品说话,靠基本的商业逻辑产生价值。”他解释道。

自2017年8月发布测试版以来,Onechain一直保持比较低调的形象,市场感不强。根据黄华容团队发布在官网上的白皮书,该项目正努力发展天使用户,预计将在今年6月支持EOS系,发展ONE生态。


在持续近一个半小时的采访过程中,黄华容作为技术派,更多表现表现出沉稳的一面,只有在提起中本聪、“太阳王”(sunnyking)、“V神”(Vitalik Buterin)和BM(Byte Master)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些崇拜之情。对于这四位“大神”的技术贡献,他说起来是滔滔不绝的模样。

| 权力受限?不够,要完全取消

目前,来自不同场景或应用的大量数据仍处在中心化的系统中。这些数据传输到数据中心后,相关工作人员经授权,就能对这些数据实施储存、修改、删除等管理动作。换句话说,大多数人的数据安全,是由少数人来保证。这少数人是否信守操作约定,决定了这些数据是否安全。

“是从技术上保证不可修改,还是通过系统权限控制,只有少数人能够修改?这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黄华容向财视传媒指出,数据不可修改这一特点背后存在不同层面的思考。

在这样的思考下,区块链技术相当于否定了“精英制度”,认为即使是“受限的权力”也存在信息泄露的危险。它要改变这种情况,完全消灭人为修改数据的可能。

机器化成为必然趋势,对此,黄华容感慨道:“这就是它的伟大之处。”他还提及了区块链技术的强加密性,去中心和高可用,公开透明等优点。

不过,技术的优势不等于应用技术的必要性,上述优点并不能完全解释区块链技术能够在什么范围和程度上得以普及。区块链现在被说得很“神乎”,将来与普通大众生活的关联度有多高?现实生活中的哪些地方需要应用区块链技术,哪些地方不需要?这些都是需要明确的问题。

黄华容没有正面回答这些问题,仅表示上述区块链技术的四个优点,“只要能应用其中一个优点来解决现实问题,就能应用区块链技术”。

这个说法,相当于通过把主客观两者关系互换的方式,令区块链技术更加具有想象空间。黄华容对区块链未来的发展表示了充分的肯定。

“由于技术成熟度不够,或者说还没发展到那一个阶段,工业领域还比较远,但一旦区块链和工业领域结合,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他还表示,在社会领域,区块链适合对公积金、保险、慈善事业、公共事务投票、知识产权保护等公共事务进行管理。


黄华容解释说,目前,区块链是除了量子密码以外最安全的技术,比特币用的技术,即使用目前最强大的计算机,也要用几亿年甚至上万亿年才能被破解。

万一所有的节点都掉了怎么办?他也承认这虽然不影响安全,但重启之前的那段时间的操作,就无法记录了。


--------------------------------------
本文为财视media原创,转载需附上出处及原文链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财视传媒微信(ID:caishiMV)
Q群(418295218)
1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5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