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曲立东:现有区块链技术描述价值生产过程是很困难的

2018-03-08 00:10 财视media文 / 杨羽婷

3月7日下午,由财视传媒主办的“梦想三分钟三周年暨区块链的秘密花园”主题活动在北京举行。财视传媒&未来图灵创始人兼CEO张刚,上海菱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曲立东,闪链CEO金辉,创世资本CEO丰驰等嘉宾出席并围绕区块链发表了演讲。


曲立东指出,目前需要从三个层面去分析区块链在国内的发展:第一是区块链技术对世界带来的变化,第二是区块链作为工具应该如何使用,第三是应该如何发挥区块链的平台作用,以开拓更多价值和应用。

就技术本身的价值而言,曲立东认为,目前国内政府和广大媒体对区块链技术的定义,严重影响了该技术价值的发挥。“分散数据让大家参与,这个事情的价值是不可量化的。”他表示,该技术相当于用不同的规则办事,是“无数据库主义”。


尽管如此,在曲立东看来,区块链技术和现有技术存在冲突,需要一个协调过程。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办法达到去中心化。“我们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多数据库的协同问题。这个问题在数据量少的时候并不重要。”他补充道。

曲立东曾提出“对象网络/物联网+”概念,发明了“OTO”(Object to Object)技术服务体系和ODIM“物联网+行为”数据技术,并创新了“酬众”模式。他认为,大数据无法得出精准的关联关系和因果关系,所以目前很多大数据的分析理论用处不大。

此外,他还认为,“互联网+”技术无法支撑未来“智慧网络”,信息、交易和服务三大环节中存在的既得利益者不可能主动放弃权利,因而真正的“去中心化”很难实现。

现在区块链描述价值生产的事是非常困难的。

以下为曲立东现场演讲内容:

谢谢大家!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分享。大家谈区块链,我觉得有三个层次:第一个是区块链技术本身对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第二个是我们把它当工具,如何用?当它挣钱也好,做融资也罢,我们认为它是一个工具。第三个是把区块链当成一个平台,在上面是否能够开拓新的应用、新的价值?我认为应该分这三个层次去考虑。

就技术本身的价值来说,最近《人民日报》出了一篇文章,称用分散账本的技术来记账,我认为这个定义有问题。区块链本身如果这么定义,很多事情真的无解,没什么太大价值,只是当一个玩具玩一下。但是区块链本身是去中心化的,让大家参与分散数据,这个事情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到目前为止,IT行业没有办法去中心化。大家所知道的任何系统都是单数据的系统,一个系统里面记录了多个数据,系统和系统之间进行复杂的数据交换。全世界做软件的人有几千万,光日本就有一百万,中国大概有三百万。写软件的工作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人的工作是做数据交换的,是做两个数据库之间的交换的。

这种工作养了很多人,消费者也付很多钱,对社会有意义吗?这就好像铁道,一个轨道过来。铁轨不一样粗了,要用吊车吊过来。也就是说规则不同没办法做。区块链是什么?虽然讲分散数据库,但它是一个无数据库主义,是完全无政府主义和单中心主义。这件事情没有解决根本的多方参与、多流程、多数据协同的问题。

现在,区块链的想法和现有的技术是对立的,要如何协调?在我看来,人类社会就没有说谁对谁错的问题,社会主义有资本主义的要素,资本主义有社会主义的要素,这是两种思考。这个时候,我们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多数据的协同。这个情况在数据少的时候没有出现。

再者,所有人都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地球,别人围着他转,但是世界是这样的吗?世界不是。如果我们站到月亮上,它可以认为地球是它的中心。客观上谁都不是中心。“谁都不是中心”这样一套体系是什么?我认为就是区块链体系。

人类社会本身就活在区块链里面,每个人本身就是一个计算机,都有自己的数据库。如果把人的基本功能拆解下来,人就是有耳朵、鼻子、眼睛收集数据,有嘴巴可以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有脑子可记忆、可计算。

《梦想三分钟》今天的活动是一个区块链,明天再开一个会就是另外一个区块链,这些数据如何协同?现在的区块链技术只是把账本分散,但是我们今天讲创业和交易,一定是通过交易实现价值。那么,一个价值的交付过程如果不可信,光给钱就能可信了吗?买东西,这个东西是真是假?别人给的比特币是真的,但有用吗?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账本有价值吗?如果全世界只有一个账本,我认为它有记账的价值,但是这么多账本都有意义吗?很多公司是做软件开发,是软件工程师做软件开发,但客户一定是把钱寄给财务,那是不是可以说价值体现在财务?不是,其实是整体一起做一个项目的过程。

现在整个账本如何分散?描述价值生产这件事儿本身非常困难。社会分工在不断变化,数据库在协同,比如任何一个手机生产可能跟几千上万个企业有关系,这些企业的协同才做出这个手机。如果一台四千块钱的手机,卖给你五千块钱,这只是对于价值的行为描述,但不是手机本身的价值形成。我们现在记账,记的是在最终交易上的劳动成果。我们真正要记的是价值生产的过程。

现在谈的一个新商业模式叫做“分享经济”,是一个最普通的模式。如果我们都认识消费者,这事没什么问题,但是在互联网,我们不认识消费者,而我们的服务或产品却需要找到消费者。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帮忙,我们是做不出来的。这就要让别人帮,帮着做市场营销、市场推广。

美国有一个红气球的故事,美国国防部把十个红气球随机散布到天空上,说四千个人参与,哪个队最先找齐了,就有四万美金奖励。这是一个区块链的项目,只是用传统方式根本没法做。

首先是存在的问题。这十个气球在天空上,四千个人都找气球,但只有一个人能拿到四万美金。大家如何找?要花成本找,比如我现在找到九个,我卖给你,你出多少钱?只要十个气球不找齐,这个价值无法实现。剩下那个气球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但我没办法证明九个气球是我垄断的,那怎么办?

得到胜利的人,他采取的策略是把四万美金除以十,那么每个气球是四千美金。他说两千美金给看到气球的人,并将消息告诉最近的人,如果这个人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把两千美元再分一半,一半用来奖励可能带给他消息的人,以此类推......这条线串过去,用这个策略去找,没找齐之前,四万美金就不分给大家;拿到以后按照这个规则分,这就是游戏规则。这种案例是什么模式?它是一个后分配模式。只有当价值实现的时候,才对过程分配。

再一个,如何用数据记载劳动成果和价值衡量?这也是问题。看到十个气球的人如果不在同一团队,这也是没有价值的。

我们现在做了一个模式,用技术来实现这个模式。我们是怎么做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把自己想干的事情分解到行为,让别人来参与。用一套区块链的技术表示这些行为和实现结果的关系,它却没有绝对价值。看到九个气球也不值三万六,因为那一个气球没人保证谁看到了。这个时候,任何“好产品”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一定能够找到消费者帮忙。“好产品”没人买或者不值四万美金,这事就不成立了。

创业的时候,对自己的消费者一定要清楚,对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价值也一定要清晰,把所有的行为分发下去,变成一个个区块链,然后把这些链串起来,就有价值了。这种区块链技术,跟过去的互联网不是一个想法。

假设互联网都在区块链里面,都是一个网络,我何必告诉你我是谁,给你一个数据,你想找我用一个标签就可以了,我们将来用一个标签代替这件事情。实际上,你已经看到我是谁,而且一定看的比给现在名片写的数据多。这就是用技术来做数据交换,传达互联网信息,是网络上复印信息。

我认为将来的网络应该传信息的地址,而不是信息的本身。现在互联网尽管有很多信息,但是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传地址可以形成新的传播量,这跟区块链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样,我能够根据我的目的,把该找的数据找出来。用区块链形成区块,把数据找回来才是应该做的事情。

整个技术会带来破坏性的变革。世界有两种创新,一种是在原有的创新上做,比如手机像素,越多越好,但有些技术到一定程度就没用了,人已经没有办法享受技术带来的差异化,这个时候就是破坏性变革。这是一个创业能力,这是非常好的机会。


--------------------------------------
本文为财视media原创,转载需附上出处及原文链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财视传媒微信(ID:caishiMV)
Q群(418295218)
0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梦想三分钟1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