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深扒 | “互金独角兽”51信用卡赴港上市迷局

2018-05-18 21:47 财视media文 / 杨羽婷

51信用卡赴港启动上市,正好赶上港交所启动重大上市制度改革这一机遇——香港试图挣脱金融、地产等传统行业增长乏力的困局,向全球新经济市场转型,因此着力引进同股不同权新经济公司、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以及放宽外地上市公司第二上市。

在2016年3月,“新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包括A股在内的境内外市场竞相推动这一政策的实施,相应开放了绿色通道、“新蓝筹”、CDR(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即中国存托凭证)、同股不同权等吸引上市公司的创新条件。



但与众安在线、易鑫集团、积木集团等其他5家国内互金公司一样,51信用卡最终选择了港交所。国内互金公司赴境外上市早已成为行业现象,宜人贷、信而富、趣店等另外9家公司选择了在美国纽交所、纳斯达克全球市场或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挂牌上市。

“它一定能顺利上市,有没有牌照都没关系。”今年4月,众安科技相关负责人向财视传媒表示。这与另一家互金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观点相悖,他指出备受监管的现金贷业务正是51信用卡最核心的营业板块和收入来源,51信用卡招股书中的财务报表模糊了该信息,上市申请或不能顺利通过。

|| 压抑的孙海涛变狂了?

今年4月13日至14日,51信用卡创始人兼CEO孙海涛、同盾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蒋韬、凡普金科创始合伙人兼CEO董祺等互金公司负责人均出席了新经济100人主办的2018年CEO峰会,并围绕新金融进行了讨论。

51信用卡于今年3月22日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按照静默期制度,公司在上市前的一段时间内或上市后的几周内不得对外发布任何信息,保持静默。对此,51信用卡公关负责人解释称,该峰会是公司递交招股书前答应出席的活动,纯属友情支持。

“孙总在现场只发表创业心得看法,不涉及具体业务。”对方承认,处在特殊时期,孙海涛不管发表什么样的言论都“不太合适”,原则上应该拒绝一切活动。而此次峰会结束后,孙海涛和董祺两人在该活动中发表的言论并未见诸报道。

峰会主办方内部人士透露,考虑到51信用卡和凡普金科正处于上市敏感期,当时双方已经交代清楚,不对外公布这两家公司在活动期间的讲话内容。今年4月23日,凡普金科也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材料,刚好比51信用卡晚了一个月。

“我们(参加峰会的时候)还没提交(上市申请)呢。”凡普金科公关负责人向财视传媒指出。在她看来,静默期尽管只是惯例而不是硬性规定,但是仍有相当严格的限制性,上市公司应该谨慎遵守这一规则。

孙海涛在静默期出席活动一事,引起了曾与他有过接触的匿名人士的注意。“他或许是多年内心压抑,突然成了暴发户,膨胀了。”这位匿名人士透露,孙海涛早期缺乏自信,“和我们说话都会害羞”,有一次参加演讲活动临时觉得自己的PPT不够好,直接要求主办方不播放了。

在杭州创业圈里,孙海涛近几年成了个狂妄的人,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孙正义”,与曾经投资阿里巴巴的国际知名投资人孙正义同名。此外,孙海涛还喜欢开跑车、打德扑、冒险极地,且在对外分享投资经验时也以此作比,俨然成了“风险偏好者”。

另据36氪2017年5月报道,孙海涛曾经很爱写PPT,特别是在前8年创业期间,因为在写的时候容易“自我催眠”,以为市场会按照希望的模式发展,所以创作的时候会很开心。


然而,实际效用并未符合预期,孙海涛从做51信用卡开始不再写PPT了,见到投资人都说没有PPT,直接掏出手机给他们演示产品。“噼里啪啦说一通,很有激情。”孙海涛表示,这招很管用。至于51信用卡的PPT,他直言都是FA(Financial Advisor,即融资顾问)写的。

“很奇怪,金融的东西,不是权贵进不来。”有了解金融行业的相关人士向财视传媒指出,孙海涛作为公司创始人在行业内并无太多资源和经验,京东金融、前海基金、王亚伟等股东却相继出资支持,这明显违反一般规律。

在51信用卡递交了招股书后不久,京东金融便从原股东行列中退出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今年4月,51信用卡所在公司杭州恩牛的注册资本由原来的2.36亿元下降了32.63%至1.59亿元,京东金融、新湖金融、萍乡益耕牛等10家企业和自然人股东退出。

对此,51信用卡公关负责人向财视传媒解释称,国内赴海外上市主要的架构是VIE结构,在搭建整个架构的过程中,要进行主体的调整,实现原有股东减资、退出,这样是为了从国内主体中退出进而通过境外主体持股国内的运营实体,这是满足海外上市的架构合规需要的。

调整后,51信用卡目前的股东名单中仍有新湖中宝、前海基金、王亚伟等。2016年9月,新湖系上市公司新湖中宝、王亚伟复出后在深圳设立的私募基金公司千合资本、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的泛城资本等六家投资机构一起,帮助51信用卡完成3.1亿美元C轮融资。

在51信用卡开始C轮融资之前,国内资本“寒冬”已经开始,战略新兴板的通道被关闭,监管部门更是在e租宝事件后加强了互联网金融管制。但本该面临尴尬局面的51信用卡却迎来了异常乐观的情况。据《钱江晚报》2016年11月报道,孙海涛曾表示:“伟大的公司都诞生在冬天。”

也是在完成C轮融资之后,51信用卡的估值超过了10亿美元,顺利晋级“独家兽”行列。相比而言,51信用卡的竞争对手,大多在这方面处于落后位置。比如红杉资本错过51信用卡后投资的卡牛管卡,目前最新的资本记录是在2017年9月完成2亿美元C轮融资。

“老孙(孙海涛)一直是个有魄力的人,最关键的是对产品特别敏锐。”某家互金公司与其熟悉的相关人士认为,孙海涛研发产品的能力和水平,是从他早期创业做E都市、房途网和租房宝时就能看出来的。天眼查搜索结果显示,孙海涛目前已身陷58家关联公司的关系网中了。

|| 温州首富黄伟现身布局

51信用卡的招股书显示,新湖系通过51 Xinhu L.P、Taichang Investment Limited、Tai Shun Holding Ltd等境外实体对51信用卡持股约24.4%。此持股比例与新湖中宝今年4月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以及中信建投今年3、5月和东方证券今年5月发布的研报提供的数据并不一致。

据上述报告和研报,自2015年4月,温州首富、新湖系老板黄伟首次出资5000万美元、通过公司全资子Taichang Investment Limited认购51信用卡所在公司杭州恩牛14.29%股份,并于2016年9月以1亿美元再认购11.13%股份后,新湖系公司在2017年11月再次通过51 Xinhu L.P增资5000万美元,持有杭州恩牛股份至26.56%。

其中,51 Xinhu L.P是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获豁免有限合伙企业;Tai Chang Investment Limited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Tai Shun Holding Ltd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由新湖中宝全资拥有的香港新湖投资有限公司全资拥有。

针对新湖系最开始与51信用卡进行接触、完成第一笔交易的经过,早在2015年5月,即新湖系第一次以5000万美元认购51信用卡489.20万股优先股一个月之后,孙海涛就回顾了这次融资:“我的一个好朋友,是帮我们管外币的江苏银行的一个行长。他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我给你约见一个很牛的人’……”

孙海涛当时称,由于反感做房地产开发的“土老板”,他很不情愿地答应了这次见面,还打算见面若没话题,十五分钟就找借口开溜。结果,孙海涛听黄伟这位神秘的资本大鳄说了近四个小时的发家史。

90年代初,黄伟在股市和期货市场,特别是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上著名的“3.27”国债事件中扬名,后投身房地产开发、金融投资、商业贸易、矿产勘探开采等领域,至今已拥有330亿元身家。

那天见面后,黄伟带孙海涛去做了身体检查。在确定孙海涛除了高血压,短期内不会有不治之症后,没几天,他就将5000万美元投资款项转给了孙海涛。“这种很低调的人,要么就是真的很有智慧的人,要么就是有问题的人。”孙海涛被黄伟的“真诚”打动了,觉得他应该不是“投机倒把”的人。

当然,新湖系公司多年来一直参控股温州银行(18.15%)、中信银行(6%)、湘财证券(39.16%)、阳光保险(4.06%)等传统金融部门,且自2013年开始逐步布局“地产+互联网金控”双主业发展战略,也是促成新湖系公司与51信用卡所在公司进行交易的重要根源之一。

自2013年以来,新湖系公司搭建互联网金控平台,不断强化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的整合和投资力度:在传统金融领域,目前已经拥有银行、证券、保险和期货等多个金融牌照资源;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持股51信用卡补充金融科技方向,增资通卡联城拓展移动支付方向,竞拍万得合作完善金融服务方向。


其中,新湖系拥有的金融牌照资源,正是51信用卡目前所紧缺的。2017年8月,孙海涛在接受36氪采访时透露,51信用卡确实在布局一些牌照,如收购支付牌照,同时还在寻求基金销售牌照、保险经纪牌照和消费金融牌照。51信用卡将来或会向金融集团转型。

不过,央行自2015年3月起不再批设新的第三方支付牌照,甚至于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年中陆续收回违规机构的支付牌照,严查支付牌照变相转让的情况,许多网络借贷机构由此寄希望于获得网络小贷牌照。已于2017年6月至8月期间获得网络小贷牌照的51信用卡,开展上述涉及牌照资源的转型计划或会遭遇重重困难。

至于前述数据不一致的持股比例,有从事金融行业的人士向财视传媒解释称,这或由51信用卡陆续引进新股东稀释原股份所致,或涉及旧股东之间的股份交易。自2012年9月至今,51信用卡已完成了C+轮融资,引进过包括颇受争议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大型企业代表京东金融、小米科技及顺为资本,2008年金融危机中“一战成名”的操盘手王亚伟等。

目前,51信用卡的控股股东仍是孙海涛。他至今持有公司47.54%的投票权。“他(黄伟)说‘那没关系,我们投进来,我所有的话语权、投票权都交给你’。”2015年5月,孙海涛透露,最初引进新湖系作为公司股东时,曾担心个人股份不断缩小而失去话语权。

“不一定,看约定。”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互联网金融法律专家肖飒律师认为,如果公司创始人最初与股东约定只给股份而不给投票权,那么这家公司到同股同权的股票市场挂牌后,引进的股东很可能由此获得投票权。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的杨兆全律师则指出,根据一般原则,没有过会的上市公司,可以适用新规则;在港交所开始实施同股不同权制度前提交上市申请材料的公司,若申请材料与新规则不相符合,可以将内容修正后再次提交,“对他们来说应该是有利的”。

据国海证券今年4月发布的研报,预计51信用卡2018年净利润增长124%至近16.67亿元,2019年至2021年保持30%的年复合增长率;按18倍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计算,估算市值约为300亿元。第二大股东新湖系将享有51信用卡赴港上市的股权增值利益。

|| “还不一定是福是祸呢”

据亿欧网2017年5月报道,孙海涛曾表示,在51信用卡过去成交的30多家股东中,一半以上是自己找上门,或者是朋友顺便介绍的。“这都没什么,有国家基金这些大型机构参投才算厉害。”上述众安科技的相关负责人认为,从总体来看,51信用卡的投资者背景还不算太亮眼。

资料显示,2012年5月,51信用卡研发了智能全账单管理工具“51信用卡管家”,从资产负债场景出发设法获取信贷用户并开展相关业务。同年9月,51信用卡获得了来自薛蛮子、华映资本和盈动资本的600万元天使轮投资。

“51信用卡融的第一笔钱是我见了薛蛮子的第三天,他打过来50万元。第四天,红杉资本的周逵给我电话,我说晚了。”据亿欧网2017年5月报道,孙海涛当时表示,最早下决心投资的投资人最重要,“最早给TS、最早完成DD、最早给过桥,最早签SPA文件的投资人都不会差”。

与此相呼应的是,薛蛮子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当年在别人发现之前投资了蔡文胜、李想,又投资了方三文的雪球财经、孙海涛的51信用卡、郭宇航的点融网、王祖光的容大电动汽车,都是靠投得准、投得早、投得便宜!”薛蛮子在今年1月接受区块链平台巴比特的访谈时首次公开提及了双方之间的该笔交易。


但在天使轮融资之后,薛蛮子并未再出资支持51信用卡后面几轮的融资计划。华映资本则在2013年12月跟进了这家公司的A轮融资。今年4月,华映资本相关负责人向财视传媒表示,华映资本目前已经退出了51信用卡的股东行列。至于具体原因,该负责人并未进一步透露。

除薛蛮子外,孙海涛当时还公开表扬了天图资本和京东金融两位股东,直言在企业经营和重大决策时,不添乱的投资人就是好的投资人,相反,差的投资人“逼迫你让他退出,否定你最重要的决定,关键环节扣一些小利益”。 

2015年2月,51信用卡获得GGV纪源资本领投,小米科技、顺为资本和京东金融跟投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其中,GGV纪源资本是一家位于美国硅谷和中国上海的风险投资机构,曾参投过包括Airbnb、阿里巴巴、滴滴出行、去哪儿等在内的知名公司和项目。

在51信用卡宣布完成B轮融资后,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表示,GGV资本认可51信用卡的产品模式以及在金融领域累计的专业服务经验,并认为其在未来会有更大空间。此时,51信用卡APP累计下载量已经超过3600万,累计管理信用卡超过3500万张。

更重要的是,在2015年2月、2015年4月相继完成B轮和来自新湖系上市公司新湖中宝的B+轮融资后,51信用卡开始了重大业务转型。尽管孙海涛当时只透露了公司将继续致力于分析用户行为和需求数据,创造出大数据风控模式这一安排。

“我们于2015年通过战略性地进入线上信贷撮合和投资市场,将业务模式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51信用卡在招股书中还原了公司先后设立51人品(P2P)、51人品贷、给你花(线上信贷)等多项金融业务,实现“互联网消费金融+在线投资”生态建设的可能性和大体过程。

对于涉足信贷业务一事,孙海涛在2017年1月接受i黑马采访时透露,这是公司某些投资人的意思。“有投资人跟我说,你做贷款吧,甚至还有投资人说,你不做贷款,我就不投你。”他表示,做信贷业务是公司“最颠覆性”的转型性业务,但“从长期来看,他们(投资人)的想法是对的”。

招股书显示,51信用卡近三年促成的贷款总额飞速增长,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8.15亿元、102.99亿元、338.91亿元。同时,营收和利润猛增,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8973万、5.71亿元、22.6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02.9%;对应的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53亿元、7.44亿元。

针对51信用卡的快速发展及背后的股东名单,上述了解金融行业的相关人士提出了质疑:“一下子就过百亿的,能是白手起家的故事吗?”他担心,目前的51信用卡不是在健康的市场环境中竞争崛起的结果,而是复杂的利益关系和原始的资本力量在助推。

“草根创业成功也不是没有吧?”一家在港上市的互金公司的公关负责人认为,资本是逐利的,至于背景有时只是加分项而已,主要还是看模式和增长空间。对于51信用卡上述众多股东的加持,还有从事投资行业的人士不作直接判断,只表示:“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

肖飒律师也指出,如果非持牌机构从事我国境内不合规的业务,且企业持续营利能力不稳定,那么,境外资本市场对该企业的产品和服务的认可度或也不会很高。“无论如何,互联网金融都必须走合法合规发展之路,监管套利、灰色地带、丛林法则的互金时代,已然成为历史。”


--------------------------------------
本文为财视media原创,转载需附上出处及原文链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财视传媒微信(ID:caishiMV)
Q群(418295218)
5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梦想三分钟1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