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2018上半年,资本撤离的共享经济正遭遇生死劫

2018-07-12 19:35 财视media文 / 行壹

过去的一年,共享经济以燎原之势火遍投资圈,颇有万物共享的趋势。IT桔子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有190家共享经济类企业获得融资,金额达1159.5亿元。

巨额资本的加持背后是共享经济市场的火热。只是大多数共享项目昙花一现,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在热门半年后也趋向沉寂。今年上半年还活跃在市场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和无人货架日子也不好过。

||共享单车

2017年共享单车的风头最足。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领域融资总金额达258亿元,占共享经济总融资额的近22%,累计发生380次投资事件。

2018年上半年,投资事件锐减至不到100件,投资额虽然增至约325亿元,但不同于2017年的百家争鸣,资本主要集中在摩拜、ofo和哈罗单车等头部企业。ofo融资8.66亿美元;哈罗单车获得阿里14亿美元的增持。另外,行业巨头之一的摩拜被美团以37亿美元收购。 

一边是大量资本向头部集中,另一边是潮水退去后末端企业的大溃败。

2月7日,北京天通苑地区运营仅半年的1号单车停运,停运原因并未说明。1号单车运营主体是位于北京昌平的一号共享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15日,自成立起,没有任何融资记录。

鲸准研究院数据显示,市场上有90%的共享单车企业都没有获得过融资。最先从市场消失的也往往是这一批企业。

无独有偶,5月21日,小鸣单车正式宣告破产。小鸣单车曾经是共享单车第二阵营的领头羊,总融资额约4.3亿人民币。累计在全国投放43万辆单车,用户数达400多万人,收取押金8亿元,小鸣单车拥有不错的运营数据,依然没能逃离破产的命运。

破产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大量资本涌入单车企业,资本助推下企业之间竞争激烈,各家纷纷开展免押金骑乘活动,导致用户大面积申请退押,造成小鸣单车的巨大资金缺口,而新的融资又没有及时到位,最终停运。

7月10日,香港首家共享单车初创公司Gobee.bike宣布停运。其首席执行官 Raphael Cohen表示,一年多以来,公司业务未能实现盈利,而庞大的单车维修开支,让其难以继续运营。

运维成本高,难以赢利,一直是共享单车行业的痛点。现在再看留在市场上的企业,都是融资能力强的企业。

然而资本是把双刃剑,在资本的助推下,有的企业没有按照正常的节奏发展,完全依赖资本的同时,自身又缺乏造血能力。

哈罗单车是个例外。曾经一度不被资本关注的哈罗单车,注重精细化运营,降低成本,最终在三四线城市打开市场,2018年异军突起。朱啸虎曾表示,以高校场景计算,ofo的成本3.4元/天,摩拜的成本是2.1元/天,而哈罗单车仅0.9元/天。

现在,摩拜背靠美团,7月5日起,接入美团App并在全国实行无门槛免押。Ofo坚持独立运营,在商业模式上探索求生。哈罗背靠阿里,顽强生存。单车局面基本稳定,依赖巨头的可以暂时缓口气,独立求生的道路艰难。创业公司已经再难入局。

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也随着共享单车的兴衰进行了一次更迭。

|| 共享汽车

共享单车的格局基本稳定,起步更早、市场规模更大的共享汽车能否成为单车之后的又一风口?这是市场在2017年就被热烈讨论的问题。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共享汽车企业共获得融资764.59亿元,是共享经济领域获投金额最高的行业。

2018年上半年,在整个共享领域投资不景气的情况下,据不完全统计,共享汽车企业已经完成10余次融资,以A轮为主。

共享汽车行业虽然处于发展初期,但其发展值得期待。目前头部玩家初显,小马用车已经累计融资4.5亿人民币,是融资金额最高的共享汽车企业。

现在全国范围内有高达7千万的持牌无车驾驶者,这一人群,是共享汽车的重点用户人群。庞大的用户基数显示出共享汽车的市场潜力,然而共享汽车从2011年出现发展至今,始终不温不火,运营成本高、盈利困难等依然是普遍难题。

我们梳理了今年上半年停运的共享汽车企业:

1月8日,运营一年多的广州共享汽车平台途宽易租车停运,原因未知。

5月20日,杭州的共享汽车麻瓜出行停运,原因未作说明。从2017年7月开始,麻瓜出行累计投放700辆汽车,基本覆盖了杭州市区。

6月初,有媒体爆出,最早进驻济南的中冠共享汽车“跑路”了。济南中冠成立于去年7月, 11月正式运营,截至今年3月共有4000多实名用户。至于“跑路”,原因未知。

前有立刻出行、途歌等先行者,后有滴滴、美团等互联网巨头的布局加入,这些企业悄无声息的倒闭背后是共享汽车市场的激烈竞争。

作为一个重资产模式的行业,或许依附传统汽车品牌企业是条出路。就同行业的竞争而言,那些有主机厂、大型汽车租赁企业、大型资本背景的企业更容易生存。

例如,盼达是重庆力帆集团旗下的品牌,GoFun是首汽集团旗下品牌,易开出行与一汽集团有战略合作等。刚好这些玩家也是行业内的头部玩家。而上述3家倒闭企业,恰恰缺乏这些背景,并且均未披露任何融资信息。

即使头部玩家,目前也没有实现盈利。共享汽车现在是“开车便宜,开上车难”,停车位不好找,车离目的地远等问题,使得共享汽车的市场认可度不高。

5月24日,盼达用车与百度合作,在重庆“自动驾驶示范园区”投放6台自动驾驶共享汽车,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定向试运营。消费者可通过APP“召唤”车辆且车辆会在结束行程后自动寻找停车位。

不知自动驾驶的出现能否解决这一行业问题,如果普及,或许共享汽车会迎来新的发展期。

|| 无人货架

2017年下半年,无人货架成创投圈新宠,据不完全统计,超过50个玩家进入无人货架领域,累计融资超过30亿元,风头一时无二。处于风口的无人货架自然少不了巨头的身影。

腾讯投资每日优鲜便利购、顺丰的“丰e足食”在2017年11月底宣布正式运营、京东到家无人智能柜已经升级到了第二代。

形势本来一片大好的无人货架,却在2018年迎来至暗期。

2月,成都的无人货架项目“GOGO小超停运。“GOGO小超”有500多个网点,为了抢占市场先机,这批点位大量投放到保险、销售、客服等行业公司聚集的写字楼。但这些行业员工流动性强,货物丢失时有发生。快速扩张,货损严重,资金吃紧,最终导致 “GOGO小超”停运。且“GOGO小超”并未披露任何融资信息。

那些留在市场的企业,日子也不太平。

1月,猩便利被曝出从三四线城市撤退。4月中旬,又被曝出一线城市补货堪忧、全国BD放假、货架停止补货、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

5月4日,网传果小美将解散,虽然果小美很快否认,但是关于果小美计划裁员、业务停滞、资金断裂等消息至今一再被媒体报道。

6月20日,“哈米科技”创始人赵文强发布内部信表示其作为无人货架的早期探索者,还没有锻炼出造血能力,团队要做好“过冬”准备,“在并不炎热的盛夏,必须迈进已成酷寒的冬天。当股市跌穿了2900点,已经暴露无遗地告诉世人,由于银根紧缩而引发的资本市场的寒冬在盛夏提前进入了三九天”。

哈米科技成立于2016年10月,内部信发出后,媒体猜测哈米面临倒闭,赵文强发声否认倒闭传闻,随后其它无人货架公司也纷纷撇清倒闭传闻。然而可以明确的是,无人货架行业正在大洗牌。

从年初到现在,无人货架领域的投资事件屈指可数。猩便利6月11日宣布获得阿里系投资;果小美紧随其后也在次日宣布获得融资。然而,两家公司均未透露融资额。

无人货架主要布局在办公室,办公室也确实是一个高需求的线下场景。然而这些需求能否转化为购买力就不一定了。就利润而言,无人货架主营零食,靠量赢利,但加之货损严重的情况,无人货架难以实现盈利。

有观点指出,或许无人货架最好的归宿,是成为新型便利店的补充部分,以满足消费者多元、差异化的消费诉求。

纵观上半年倒闭企业,多数从未获得融资,即使获得过融资的企业,后来也再难获投。无疑资本对共享经济的投资正在退潮。

猎鹰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圆峰对媒体表示,一年前50%以上精力看共享,一天收十几份“共享”邮件,但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已经很少再收到标有“共享”字样的邮件,取而代之的关键字是:区块链、新零售和小程序。

不再被资本眷顾,又没有走出盈利困境的多数共享企业将何去何从?

1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