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股民孔乙己

浙股
作者 | 浙股君 2018-10-11 18:38
股市全球普跌,股民瑟瑟发抖。

编者按:黄金周过后的第一天,中国股市就遭遇疯狂抛售,三大股指重挫近4%

昨日收盘,美股残酷暴跌,苹果、亚马逊等大型科技股均下跌。而在美上市的阿里巴巴跌超5%,京东、百度和网易也下跌了至少3%以上。亚太股腾讯更是连跌九日。BAT市值缩水2.6万亿。

在颇受关注的股价暴跌背后,更多没有被关注的股民正在一路下跌的股价中瑟瑟发抖。

转发2016年的一篇小文,文中所写未必能反映真实的股民现状,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本文转自浙股(ID:zhegu8)

作者:浙股君

中国股市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黑压压几乎都是散户,旁边围着庄家,以便随时宰割。

各行各业的人,听说股市能赚钱,每每花几千块,买100股——这是十多年前的事。

现在都是几千股、几万股的买了,在营业部大厅站着,热闹闹的看着行情,赚了是自己水平高,亏了就骂证监会主席过过瘾;倘若钱多些,便可以进中户室,一人一个位置;如果资产过千万,那就能进大户室,满桌子的电脑,外加一根专线,享受VIP待遇。

我从二十岁起,便在浙商证券的营业部当差。总经理说,我反应迟钝,怕侍候不了大户,就在大厅做客户经理吧。大厅的散户,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看电视的股评节目,看专家推荐了什么股票,又要听听广播,看看报纸,然后才放心,相中的股票,还推荐我也买一点。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证券营业部,跟散户纠缠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A股总是牛短熊长,行情不好,总经理是一副凶脸孔,散户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来,才可以笑几声,我因此对他印象深刻。

孔乙己是唯一一个九十年代开户却还在炒股的人。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5日线、10日线,叫人哭笑不得。孔乙己一到营业部,大厅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最近又亏了多少钱?”

他不回答,冲我说,“帮我补点仓” 。便排出九张毛爷爷,叫我往他账户打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的股票一定又跌停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亲眼见你买了马云家的恒生电子,两个月亏了70%。”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跌停不能算亏……跌停!……会涨回来的,能算亏么

接连便是自言自语,什么“长线投资”,什么“价值洼地”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营业部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赚过钱,但没有套现,又不会止损。于是愈买愈亏,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会开优步,收盘便开开车,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逢人就推荐股票。

每次拉到客人,便说哪只股票好,买了肯定赚钱。乘客以为碰到专家,等到亏了钱,都给他差评。如是几次,坐他车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到工地做些苦力。但他在我们营业部,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盒饭钱;不像有些大妈,虽然账户资产几百万,却天天吃营业部的霸王餐。

孔乙己补完仓,见账面上的亏损幅度略小了些,便开心的笑了。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炒股20多年了?”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一分钱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冒出一堆股票名字,什么中国石油,什么恒生电子。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营业部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总经理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总经理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跟我说话。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看股评么?”我略略点一点头。

他说,“看股评……我便考你一考。李大霄天天说的婴儿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天天亏钱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先有婴儿底,再有婴儿底2,马上还有婴儿底3……

我暗想,我买我的股票,婴儿底关我什么事;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婴儿底,不就是尿不湿吗?”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点头说,“对呀对呀!……哪家公司生产尿不湿,你知道么?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在键盘上输入几个数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婴儿底,钻石底……”去年连续两轮股票暴跌后,孔乙己经常喃喃自语。

大盘跌破3000点后,散户们见大盘有起稳迹象,便围住了孔乙己,问他能不能收复4000点。孔乙己抬起头,伸开五指说道,“岂止4000点,5000点都没问题。李大霄说要涨,能不涨么?”散户们将信将疑,对后市总算有了信心。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猴年春节后第一个交易日,总经理忽然问我,“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有两次的盒饭钱还没付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大厅一个散户说道,“他怎么会来?……他爆仓了。”

“哦!”

“他一直亏。元旦前,他听信李大霄说的婴儿底,就把车卖了,又抵押了祖传的房子,贷了100万。”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他想马上就是春节,又要开两会,大盘肯定涨。”

“后来呢?”

“后来就满仓了。”

“满仓了怎样呢?”

“怎样?……还用说,第二天就跌停,半个月跌了一半,房子都被银行拿走了。”总经理也不再问,他自己的股票也跌的很惨。

正月十五,刘士余接替肖钢出任证监会主席后第一个交易日。股票已经收盘,我正准备回家,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补一点仓。”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起身看时,正是孔乙己,衣衫褴褛,好像几天没吃饭的样子。见了我,他又说道,“补一点仓。”

总经理刚好走过,便说,“孔乙己么?你还欠20元盒饭钱呢!”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等股票解套罢。肖钢走了,大盘肯定大涨。”此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人,大家便都笑了。

孔乙己递给我一堆皱巴巴的钱,数了数,刚好2500元。我通过支付宝给他打到银行账户上,第二天他就可以转到证券账户抄底了。“这是我在工地干了半个月挣的钱,晚上都没舍得住旅馆。明天开盘我就买,如果涨停,一天就能赚250元。”孔乙己说完,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心满意足地往工地走去了。

自此以后,我就没有再见孔乙己。正月十八,为迎接新主席,大盘暴跌188点,跌幅6.41%(谐音刘士余)。收盘时,总经理又问,“孔乙己怎么没来,他还欠20元盒饭钱呢!你把他叫来。”我便打他手机,发现已经欠费停机。

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写于2016年2月25日夜

1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AI百人3
梦想三分钟1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大V开82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