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邪不压正》“申奥”,回看姜文电影的曲折审查史

财视media
作者 | 王晗玉 2018-10-11 19:18
纵观姜导的六部影片,就是与电影审查不断磨合的过程。

日前奥斯卡官网显示,中国内地选送的《邪不压正》将参与明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这是导演姜文第一次代表内地冲奥,也是自1993年《阳光灿烂的日子》以来,执导的最受“支持”的一部影片。

根据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推选机制,美国影艺学院(AMPAS)每年都会邀请各个国家推派一部剧情片来参加该奖项的竞赛。被推选的影片需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非英语国家制作的大型有声故事片;

从前一年11月1日至后一年10月31日之间,在某国的商业性电影院作过营业性公开放映;

每个国家只能选送一部影片参加评选,且必须要有该国的电影组织或审查机构的推荐书。

其余条件都好满足,只有最后一项有难度,这意味着有机会冲奥的影片必须是审查机构最认可的一部。今年《邪不压正》的胜出代表姜文作品终于与内地电影审查找到了舒适的相处之道。

从《鬼子来了》影片被禁、导演被罚,到《邪不压正》被选送竞逐小金人,纵观姜文导演的六部影片,实际就像一部与电影审查不断磨合的曲折史。


|《阳光灿烂的日子》|

 进口大片夹击下的希望 


1993年8月姜文执导的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开拍。第二年8月,影片完成混录,姜文为《电影双周刊》写下文章:“真不敢相信这部电影居然要完成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多少次弹尽粮绝,又多少次起死回生。”

但一个月后,激动的姜文被浇了半头凉水。

1994年9月,姜文将影片送电影局审查,电影局提出了7处修改意见,其中包括修改部分台词,剪去在礼堂看电影的一场戏,并将胡同内打群架时的背景音乐《国际歌》去掉等。

删除《国际歌》这点姜文尤其无法妥协,因为这段绝不是随便换一首BGM那么简单。最初的设计来自他童年记忆深刻的场景:那时候每天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放送完了,八点半,“梆”一下《国际歌》就起——“正是夏天,窗户都开着,你到八点半觉得满世界都是《国际歌》。你就会想到这个气氛,很热很躁。”

所幸在最后的公映版本中,这个片段得以原版保留。因为到1995年,电影局将原来的7处意见改为5处,只修改了部分台词和几个裸露镜头。

所以说为什么是“半头”凉水呢,审查部门还是做出了让步。

上世纪到八、九十年代,随着电视机落户千万家庭,电视剧成为更流行的休闲方式。据统计,1979—1992年,中国观影总人次由293亿下降到105亿,发行、放映收入大幅降低。

1993年,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下发《关于当前深化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努力改善行业颓势。其中一项决定为,自1995年起,由中影公司每年以分账发行方式进口10部“基本反映世界优秀文明成果和当代电影艺术、技术成就”的“好电影”。

《阳光灿烂的日子》过审的这一年,10部进口片首次进入内地,逐步开放的内地观众第一次见识了国际“大片”,社会各方也开始需要一部国产佳作提振信心。通过威尼斯电影节的“盖章”,结合内部放映的反响,《阳光灿烂的日子》被视为当时惟一可以和10部大片相抗衡的国产电影。

内外部因素联合作用下,《阳光灿烂的日子》最终在1995年8月被正式批准发行,并且基本保留了完整的“姜文元素”。


|《鬼子来了》|

 违规参赛被禁导 


经历了第一部影片的荣光,5年后的姜文拿出了一部更大胆的《鬼子来了》,并且不负期望获得2000年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但这次广电总局没有让步,《鬼子来了》至今仍没过审。虽然在战争与人性的探讨上,影片取得了极大突破,但相比原著《生存》,该片着重提炼了“农民愚昧”、“战争荒诞”的一面,而将“军民奋勇抵抗侵略”的主题搁置,在立意取向、历史观等方面,与国产主旋律影片严重分离。

网上流传的一份当年批复显示:《鬼子来了》没有严格按照电影局《关于合拍片立项的批复》(电字[1998]第302号)中的意见修改剧本,并在没有报送备案剧本的情况下擅自拍摄,同时又擅自增加多处台词和情节,致使影片一方面不仅没有表现出在抗日战争大背景下,中国百姓对侵略者的仇恨和反抗,反而突出展示和集中夸大了其愚昧、麻木、奴性的一面,另一方面,不仅没有充分暴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本质,反而突出渲染了日本侵略者耀武扬威的猖獗气势,由此导致影片的基本立意出现严重偏差。

在影片未过审的情况下,姜文带《鬼子来了》竞逐当年戛纳,收获了无上荣耀,也付出了极大代价。《鬼子来了》未经审查私自参加影展,违反《电影管理条例》第36条而被禁止公映;导演姜文受到了5年内不准执导电影的行政处罚。

姜文式的倔强,既是艺术洁癖,也可看成是他在影片上映与国际影响力上做出的取舍,很难说是得是失,但必定是挫折。而5年的时间,审美在改变,行业大环境也变了。

《鬼子来了》投资方之一王中军曾表示,放在今天(意为2005年前后),姜文不会再冒失地和体制较劲,因为制片商不会再允许他这样做。

愈发激烈的影视公司竞争难容这种倔强生长,没有制作方愿意因艺术让投资打水漂。对待审查,姜文必须寻找更舒适的相处策略。


|《太阳照常升起》|

 看不懂的电影和隐喻 


“5年禁”一过,姜文卯足劲儿导了《太阳照常升起》,虽然情色意味浓厚,不过最终倒是顺利通过了审查。与此同时,影片引发的各种解读以及上映之后观众的反响不禁让人好奇,审查机构到底看懂没有?

《太阳照常升起》一共分为“疯”、“恋”、“枪”、“梦”四部分,全片以一种怪诞的叙事方式组成,多数观众表示没看懂,认为自己看懂的人又说其中隐喻深刻,总体让影片释放一种意味深长的气息。

不知这是姜导依靠才华做出的巧妙抗争,还是舍弃了一点通俗性做出的无奈妥协。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影片顺利上映是因为英皇娱乐等制片方的大力支持发挥了作用。

不管凭借何种条件,姜文总算是站着把电影拍完了,但钱似乎没赚着。这次制作方的金钱没有被禁映埋没,但也变相打了水漂——票房实在惨淡。

不过这部片损失的票房都在后一部《让子弹飞》补了回来。


|《让子弹飞》|

 站着把钱赚了 


《让子弹飞》2010年上映,观众看到的影片是送审版剪掉14场戏之后的版本。但根据网上流传出的片段来看,删减只涉及几处色情、血腥镜头,对影片的表达立意无大碍。这似乎表明姜文已经逐渐适应游戏规则,在保留深刻和保证过审之间更加游刃有余。

与《太阳照常升起》对比,票房是最佳例证:《让子弹飞》斩获6.76亿,而前者不及它的零头,只有2000万。

《让子弹飞》借古讽今,娱乐性强,诸多隐喻暗藏在细节中。姜文把这个尺寸拿捏地恰到好处,既为审查提供了保护壳,又使影片最终呈现出雅俗共赏的表现形式——会看的人看门道,不会看的人也能跟着看热闹。

而大批观众在半懂不懂之间爆发的解读狂潮,甚至火到让审查部门坐立不安。当时曾有报道称,姜文在票房一路高歌猛进之时被请去广电总局约谈,之后《让子弹飞》的排片出现了明显的、“不太正常”的下降。


|《一步之遥》|

 抵制“低俗”的靶子 


不知是不是那次解读狂潮引发的警惕传导到了姜文的后一部作品,《一步之遥》首映礼前一天,片方突然宣布活动取消。离上映仅剩10天的情况下,影片还未过审。

此时宣传方已经在活动场地搭起了26m×14.5m的IMAX巨幕,可供2800位观众同时观看首映。

片方在当晚深夜发布声明表示:“因影片审查工作尾声中出现新的情况,只得拿出时间做最后之调整,首映礼因此延期举行。”

网传对于《一步之遥》,审查部门共给出了38条修改意见,当时正值抵制低俗之风伊始,姜文电影标志性的粗口成为主流趋势下的出头鸟。另外也有说法表示影片中戏份吃重的文章当时已成“劣迹艺人”,不允许出现在影视作品中,而删减文章戏份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剧情,所以姜文坚持不想剪,并一直试图与广电总局沟通,但进展缓慢,最终导致影片首映礼取消。

这场风波在多方猜测下一直没有定论,不过影片最终如期上映,算是一个顺利的结局,但不完美。

按照预期,《一步之遥》应该成为当年最受期待的华语片,业内人士按《让子弹飞》的号召力,为该片打出了15—20亿的票房预期。但映后评价却以负面居多,观众感到失望、不解,甚至称其为“烂片”。《让子弹飞》积累的口碑与人气,没有延续到这一部,以3亿的投资来看,5.13亿的票房应该是亏了。

这股颓势直到今年暑期的《邪不压正》也没能扳回。这部被选送冲奥的影片,票房最终止步5.8亿,与去年推选的《战狼2》相差太多(该片票房为56.8亿)

在经过剧情与内涵的绝妙平衡之后,姜文仿佛陷在一种强烈个性化的表达中不能自拔。观众不想承认,但你也太不尊重我们智商了。

当然,奥斯卡更注重艺术价值而非商业价值。被推选冲奥至少代表姜文倔强的同时仍能收获专业和价值观的认可。

只是,老让投资人亏钱实在难可持续。通过审查这一关,今后的姜导还要在个人风格与商业元素上寻找舒适的相处之道。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AI百人
梦想三分钟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大V开8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