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悼文 | 李咏、哈文:这对如此相爱的人在2018年也失散了

财视media
作者 | 二唯 2018-10-29 14:10
“我只对其中一个女生感兴趣,她就是哈文。”

10月29日上午,李咏妻子哈文发文称丈夫李咏去世。她在原文中写道:“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

李咏,1968年生,曾主持《幸运52》、《非常6+1》、《咏乐汇》等节目,并多次主持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2010年获“优秀播音员主持人”、电视节目主持人30年年度风云人物,2013年获第10届“华鼎奖”中国最佳男主持。

相比事业上的成功,李咏与妻子哈文三十年如一日的感情更令人艳羡。

1987年,李咏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在美女如云的校园里,他只对其中一个女生感兴趣,她就是哈文。在一见钟情之后,李咏对哈文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各种小心思、鬼主意接踵而至。最终,哈文选择了李咏。

1988年4月13日,是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哈文的第一个生日。为了给哈文一个惊喜,李咏穿上一件女士大衣,系一条大红色的围巾,男扮女装地混进了女生宿舍,成为当时校园里的一段佳话。

后来因为工作关系分隔两地的时候,李咏天天都给哈文写信,还会自己手绘信封。信封上的字都是他一个一个画上去的,极其用心,完全看不出和印刷上去的有何区别。

谈恋爱投入的不光是感情,还有资金。为了挣钱,李咏给人配音、去歌厅里当驻店司仪和驻唱歌手、帮朋友倒腾小公司。挣来的钱用来买布料,他亲自设计“情侣款”,到附近的小裁缝铺给俩人做情侣装。

结婚后,曾经有10年,李咏和哈文都不要孩子,就他们俩自己玩儿,因为热恋的时候总是分开,分怕了。李咏描述分开的滋味是“郁闷的”、“猴急的”、是“想念的”。怎么办?他唯有看书,借书来打发时间,寄托情感。

“25岁之前,我读遍了尼采、荣格、弗洛伊德……与恋人分别催生出一个多愁善感的哲学青年。”

夫妻难免会有些争吵,李咏和哈文却做到了二十多年来矛盾不过夜。李咏曾在节目中说道:“男人向心爱的女人认错是一种美德。”


李咏对哈文的爱,浓烈且温暖。他经常在媒体公开表达对妻子的爱慕之情,还曾在书中记录了追求哈文的各种心路历程。

从同班同学走到初恋再到成为一对恩爱的夫妻,李咏与哈文这一路走来的故事充满戏剧性,像童话一样梦幻。

不幸的是,17个月前,李咏查出癌症,哈文低调解散了公司,陪着他前往美国治病。但17个月后,他还是走了,年仅50岁。

 

以下摘自李咏《咏远有李》: 

那年我23岁,一个人在西藏,开始读尼采。这个年龄的人,谁会读尼采呢?只有两种,一种是绝望的人,一种是有信念的人。到现在,我都不敢确认自己属于哪一种。

我承认尼采说的,孤独是强者的伴侣,可此时的孤独压得我难以喘息。我想心上人想得发狂。很难说这种想,有多少是出于爱,多少是在自我安慰。虽然还不至于想成精神病,但也快了。


又开始每天一封信,倾诉思念,倾诉孤独。写信是一天中最让我期盼的事情,只有写信,我才感到幸福。多数时候竖着写,时间来不及就横着写。字尽量不写繁体,怕她不认识。虽然在我多年的熏陶下,她对繁体字的辨识度有了大幅度提高,但遇上欢快的“欢”、大众的“众”这类,简体繁体外形出人较大的,还是一头雾水。

写完信我就给她画信封,招数还是老的好使,轻车熟路。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只有在写写画画中,我的心跳才是真实的。

西藏到天津有多远?我心急啊,恨不得今天写的信明天就到。

我在信封上画了一个小飞机,飞机长得胖乎乎挺可爱,还忽闪着一对大眼睛。飞机下面挂着一块方形的小牌子,上写“航空”二字。

我以为写上航空,就航空了。

第二天,我还想航空,但不想画飞机了,于是画了一个火箭。火箭屁股上挂着一个条幅:航空。

第三天,与其让她睹物思人,不如干脆直抒胸臆。我在信封上画了一个光着身子的小“丘比特”,身后扑棱着一对翅膀,手里抻一副小旗,上书二字:航空。

看来看去,觉得全裸不妥,航空不得让空姐看见吗?怪不好意思的。于是又在丘比特两腿中间画上了一片树叶子,好歹挡挡。


我们俩大约每周通一次卫星电话,每次只能说几分钟。可是通了好几次电话,她还是没有收到我的“航空邮件”。

后来我才知道,别说当时根本没有航空,就是有,也得先去邮局交了钱,人家才给你航空。

终于等到快要回京的日子了。怀着难以名状的心情,我又在灯下给哈文写信:

夜已深了,可我睡不着,想着和你相见,想着见你以后该说些什么,想着那一刻的心情和感觉,反正是什么都想,复杂极了。

一年就快过去了,叹一声,时间真是飞逝。说来也奇怪,平日里总觉得时间过得慢。站在意识之外去观察,似乎用来形容时间速以流逝的句子,要远比哀叹时光慵慢的繁多。我在想,弗洛伊德对人类心理本质精神的实际贡献,同时我也遗憾,遗憾那种理性甚至是缺乏本质对时空的看待。

如果像对伊德老夫那样对待时间的研究,会为人类解决多少难题,希望也会重重减轻正在恋爱中的我的苦恼。当然了,也为你,但条件是,你的心情和我一样。

好几天没听到你的声音了,理解我想你的心情吗?是因为你忙?没时间?还是忘了,远疏于我?

当然,所有的可能都是存在的。但我不敢多想,真的不敢。

那时我喜欢用长句子,显示思绪和文字的流畅。西藏是一个很宁静的地方,没有干扰,让人一下子看很远,想很远。

而此时,近乡情怯。积蓄已久的思念、爱恋、渴望竟然全部化作了不安和不自信:一年没见,这姑娘不会早被别人骗走了吧?

1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AI百人3
梦想三分钟1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大V开82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