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公关启示录12 | 万达:灯火下楼台,公关总打脸

财视media
作者 | 豆豆 2018-11-08 12:28
疼不?

注:2018年是中国大公司危机集中爆发的一年。其中原因复杂,既有公司价值观的问题(如百度、滴滴);也有企业或企业家行为不当,加上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各种海外势力的推波助澜(如中兴通信);还有的是企业公关策略失当,导致危机加深(如碧桂园)。

大公司如何应对和处理如潮的舆情?如何看待其中的是非曲直?这些危机公关的处理对后来者有何借鉴价值?如何避免重蹈覆辙?

10月起,财视传媒将陆续梳理2018年曾引起广泛关注的大公司危机处理案例,系列文章将刊登在财视传媒网站和相关公众号上。这些案例也将收入“金榴莲奖——2018年最具争议的十大传播事件”中,并将于2018年11月15日在北京举行的财视传媒未来峰会上发布。

这两天,一个iG夺冠让王思聪占尽社交网络头条。这边“王校长”轰趴庆功、微博抽奖、热狗吃得正欢,那边亲爹“王首富”的万达日子却不怎么好过。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2018年万达就在不停地卖卖卖中寻求自保,万达的公关能做什么?就是在这种资产撤退之中,不停放烟雾弹打掩护,然后再被“啪啪”地打脸。

上月末的一席公告,万达几乎算是全身退出文旅板块。而十几天之前,万达公关还忙着辟谣——将“永续发展”文旅集团。

再看前两天公布这桩跟融创达成的重金交易时,仿佛跟没前面那回事儿一样。纵观万达今年的两件大事,前后反转的打脸都是“啪啪”的。


1


10月,有权威媒体曝出,万达正把文旅集团总部核心业务及相关人员打包交给融创,包括设计规划、建设、运营等业务领域,以及集团核心创作团队、运维管理团队等。该媒体还表示王健林已经做好准备,要彻底告别文旅业务。

隔日万达集团一纸声明,否认了上述消息。

不过与那篇针对《王健林的滑铁卢》展开的千字级回应相比,这份一百来字的官方声明还是显得简单敷衍。

乍一看,貌似都回应了,但细一回味,又没说到重点上:万达到底有没有继续卖文旅城给融创?到底有没有打包核心团队给融创?模棱两可,为看客留足了想象空间。

“继续投资文旅产业”?出钱出力、出人出地也是投资,略微参股也是投资,但两者权重天差地别。

撤与不撤,都藏在公关微妙的措辞中。

遮遮掩掩,那就是“心里有鬼”呗。

果不其然,12天后,融创从万达文旅的业主变掌柜了。

清楚点说,就是万达与13个文旅项目的关系,只剩9%的股份。

感谢我国语言艺术博大精深,让万达公关体面地完成了这出反转。


2


类似这种语言艺术,在去年年底开始的另一场风波中也上演过。

去年12月28日,澎湃新闻报道称,万达成立刚满一年的网络科技集团万达网科当天开始大规模裁员,从当时的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裁员率高达95%。

有媒体还从内部员工处了解到,关于此次裁员的程序,是公司人力让员工签“主动离职”申请,并表明“大家这个都是一样的,这个是现在是集团层面做的决定。如果说大家觉得不认可这个东西,那就不签。”

“上级领导就通知要裁员,领导和人力资源部门的人在房间里,把员工一个个单独叫过去谈话,并且告诉我们签不签协议都一样要走人,不签协议也没用,公司会单方面终止合同。”

“如果不签的话,会把合同快递到家庭地址。”

△网络流传的劳动合同解除通知

当时正值元旦假期前昔,裁员的第二天下午,万达网科开始进入公休。也就是说,2018开年的第一个工作日,5000多名网科员工“被离职”了。

此处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最初员工进入网科都是以16薪的待遇签约,每年有4个月的薪水作为年终奖发放,而年底裁员,意味着大部分员工既定的年终奖没了。

面对外界对于万达网科刚成立即已倒下的质疑,集团总裁曲德君在朋友圈中回应称,万达对实体与科技结合的决心没有变,局部调整是为了更好的发展。

我们没放弃,但我不说后续计划!我们只说好,但我不说好在哪!看似有所回应,实际好像什么都没说。

话术似曾相识啊!

按理说总裁都这么理直气壮了,真相怎么着也是媒体跟风、报道失实了吧?

然而之后,同样的反转如期而至。

转过年来的5月份,5000多人的裁员计划圆满完成,留下的约300人前往万达网科和腾讯系高朋科技成立的新公司。

原来这就是曲德君说的“局部的调整”,95%的裁员规模差距还是有点大吧?不得不说,和文旅产业的“继续投资”异曲同工之妙啊。


3


复盘万达此前一年的公关风波,尴尬不外乎以下三点:

遮遮掩掩依旧被打脸

上述两起事件,虽然称不上大危机,却也引得吃瓜群众频频质疑,面对质疑,公关的回应就要摆事实讲道理,如果消息失实,大可不必遮遮掩掩,如实回应即可;商业社会本来就有赚有赔,如果确有其事,就坦诚解释逻辑。

只有虚拟口号没有实在论据,单纯的文字艺术并不会因为多加了几个感叹号就更有说服力。留出回旋余地就能cover日后的反转吗?打脸依旧很尴尬。

人文关怀

对于万达网科,因为裁员时间特殊,被裁员工普遍的赔偿诉求是N+1+4,即1个月工资作代通知金,2个月工资作补偿金,外加4个月薪水的年终奖。但最终万达只执行了N+1。

相关员工曾透露过,公司不是不想赔偿,是拿不出这么多钱。

而对于文旅团队的打包易主,据说有员工在重新签订劳动合同时,流着泪问主管:”我还是万达的人吗?

诸如此类,显示出万达在危机处理上有”得民心“的一面,却并未在公告中体现,这就显得流程过于冰冷。毕竟在文旅、互联网板块繁荣时期,王健林也是多次立下flag,要让迪士尼20年盈不了利,要让飞凡(网科旗下电商业务)2020年上市,如果公关能把年逾花甲的老王的失落与惋惜传达到位也不至于让这两次减员显得充满心机。

军事化厂设

因为王健林的部队经历,整个万达也以军事化管理闻名。

王健林就好比这艘军舰的船长,而船上的大副、二副、轮机长们,据说开会都要军姿站立,一年到头,也就年会上一组高歌能稍稍感觉到船长的一丝亲切了。

而目前万达重心在商业地产,干的基本都是吃喝玩乐的买卖,军事化”厂设“实在过于严肃,如果能放松身段,时不时展现一下严肃活泼的企业画风,估计舆论走向会善意得多。

这一点万达公关真得王思聪取取经。


1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AI百人3
梦想三分钟1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大V开82
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