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互联网大佬的酒局

商界杂志
作者 | 孙锋 2018-11-09 17:15
互联网江湖,饭局亦是一个江湖!


来源:商界杂志(ID:shangjiezz)

作者:孙锋


编者按:酒局常有,宾客常兴!酒局是国人商业活动的铁律,热衷于在美食佳肴、推杯换盏中就把生意一并解决。

说起酒局,其中声名远扬的是互联网行业的“乌镇饭局”。参与的互联网大佬们堪称“互联网半壁江山”,掌握着至少几百亿到上千亿的财富,引导互联网的发展方向。

乌镇饭局被喻为中国互联网的克林姆林宫学,就坐的位置暗示着各家互联网业务强弱,关系好坏;伴随参会人不断登场,乌镇饭局也是年轻企业家站C位的实力象征。

2018国内互联网企业命途多舛,乌镇互联网大会召开,大佬饭局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虽然马云终于上了乌镇饭桌,但是去年“乌镇饭局”上的多个“大佬”已不再参会。

互联网江湖,饭局亦是一个江湖!


经验告诉我们,谈判缔约,没有一杯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杯、三杯、四杯到伤悲。


掐指一算,一年一度的全球互联网大会著名分会之一——大佬的酒会,这个月就要在乌镇再次隆重上演。

往年的经验是,谁风光谁曝光。而这一年来,互联网企业可谓命途多舛,今年的酒会十有八九会萧条很多。前4届酒会中,频频曝光的京东系、腾讯系、滴滴系等有关出席人员,可能会因为各自企业的问题,或缺席或隐身在今年的酒会之中。

无酒不成局,酒中窥人,历来是中国社交、商业活动的一项铁律。一杯酒下肚,哈、吓、咳咳咳,人的小心机和大气度,都伴着酒气喷吐出来。生意成不成,也就看这一杯酒喝得到不到位,喝酒的人意思传递得确不确切了。

可以说,中国传统的商业文化就是中国餐饮文化其中一个分支的延伸——无酒不成生意,或者说,没有酒做不成的生意。


乌镇,又见乌镇


年年岁岁局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2014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时,丁磊临时起意,邀请田溯宁、张朝阳、沈向洋等8位大佬攒了个“老男人局”。2015年,“丁磊饭局”扩容,李彦宏、马化腾等11位互联网大佬都在桌上。2016年,饭局再次扩容到17人。2017年,20多位大佬组成了流水席,4张八仙桌拼起的,是一座超5万亿元市值的“互联网半壁江山”。

同时,这届酒局开始扩大化,“丁磊饭局”还没结束,刘强东和王兴那边,就又组织了一场规模更为宏大的“东兴局”。

4年下来,“乌镇局面”的不断升级,慢慢成为了乌镇最有趣的场景。这里被视为各家互联网公司业务强弱、彼此关系交好或交恶的晴雨表。

2015年,360和小米交恶,酒局不见周鸿祎和雷军。1年后,360从美国退市,周鸿祎把生意逐渐移到B端,做起了安静的企业家。他和“雷布斯”再次在乌镇酒局见面,呈45°角坐在了八仙桌的斜对面,举杯碰盏。

同年,马化腾和李彦宏又双双缺席了酒局。前者是因为业绩持续飙升,把公司做成了互联网帝国,引来不少非议;后者是因为本命年倒霉,从年初被人骂到年尾,造成不少非议。

——这是一场团结和向上的酒局。酒圈就是朋友圈,所以在“丁磊饭局”“东兴局”觥筹交错的光影中,马云4年如一日,一个人早早地吃完晚饭,就回到了驻地。

但团结,也不能只团结一些老同志,所以这个会场,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中国互联热力图的局部呈现。从参会人员年龄来看,“少壮派”在不断登场:参加2014年丁磊饭局的尽是60后、70后,到了2017年,酒局上已经有了张一鸣(今日头条)、程维(滴滴)、周源(知乎)等一大批80后互联网企业家。

再从举杯者所在的产业来看,从2015年李彦宏、马化腾、张朝阳、曹国伟等大佬,到2016年雷军、余承东、王兴等人加入,代表的是互联网经济在门户基础上,扩充到智能手机、生活消费等领域。2017年,摩拜王晓峰、华为荣耀赵明、快手宿华、程维、周源等人出现在饭局,则代表着消费领域、共享经济、内容产业的崛起。

马上,新的乌镇酒局就要开始了。回头来看互联网江湖,又是一年秋风劲。摩拜、快手、滴滴,都深陷各自的困局不能自拔。新的酒局,又将是怎样一片热力图,我们只有拭目以待了。


酒里有乾坤


丁磊4连庄乌镇酒局,但他却说自己“不是最能喝,也不是最先倒”的人。此中信息值得嚼味。

仔细推敲一下,如果说第1届“丁磊饭局”是几个老友无心插柳的叙旧,那第2、3、4届酒局,叙旧虽然还是主题,但内容就变得不那么纯洁了。

“丁磊饭局”的长期举办地,选在了乌镇津驿客栈,这里临街傍水,只有5个客房,2张餐桌。怎么着都与马化腾等一众百亿级大佬的身价不匹配。所以,在菜品和酒水上,丁磊就下了一番功夫。比如,他精心为大佬们准备了陈年黄酒、家乡宁波的几样地道菜。从酒水、菜品、酒具到厨师,丁磊一水地全都从自家厨房和自家电商平台网易严选搬了过去。

如此一经曝光,“互联网大佬同款酒”“互联网大佬同款酒具”等,就成了淘宝和百度热搜词。索性,丁磊就以“互联网大会同款”的名义,在网易严选上推出了猪肉、酒水和酒具等产品。其中酒水定价68元/瓶(500ml),酒具定价128元/套,供不应求。

也许有感于丁磊的“自卖自夸”,在2017年酒局上,杨元庆为在座的和在门外守候的媒体朋友,每人送了一款联想最新手机;程维给在座所有人“安利”了滴滴代驾服务。

第2天大会演讲中,李彦宏主动爆料了酒局谈话的内容:“昨晚一些朋友在一起喝酒,有人说让我做一个无人车的广告,大家坐在车里一起喝酒的场景。因为有了无人驾驶,就不存在酒驾的问题了。”

不言自明。大佬们都敢坐百度的无人车唱着山歌喝着小酒,那百度的无人车,可不是安全、可靠、性能一流吗?

同样是酒,俗人喝也就图个氛围,大佬喝可能就会喝出几套营销、产业或战略。

比如,乌镇酒局的这几年,刘强东与家乡酒企洋河酒业签订了协议,在品牌共建、技术合作等方面展开深入合作,同时宣布未来5年(2017年)销售100亿元的洋河酒。而在京东网上,2016年京东酒类全年销量超11万吨,达到了2013年的5倍水平,2017年11月,京东超市销售近1 000万瓶酒,“双11”期间酒类商品整体销量够2万个烟酒超市销售1年。

尽管没有刻意向大众露出品牌,在2017年的乌镇“东兴局”上,刘强东特意为在座大佬提供了白酒。这款酒十有八九就是洋河的酒了。

2016年饭局中,智能手机成为参会大佬共同关注的话题。当晚余承东、雷军、周鸿祎、杨元庆等人使得饭局一度变成了手机专题会,迫使丁磊不得不强行叫停——“能不谈手机吗?”

一年后的饭局中,“新消费”成为了重要话题。丁磊酒后总结说:“新消费关注的是消费者的消费观和消费行为的变化。以前大家追求怎么能买得到,现在大家追求怎么买得更好、更有品位。”

酒局也成了在座各位大佬,对宏观经济以及企业战略的一次集体把脉和审视。


酒外有天地


丁磊的酒局上,雷军、余承东、周鸿祎、马化腾坐到了一起。雷军还挽着余承东的脖子,互敬了一杯酒。昔日商场中的冤家,彼此放下恩怨情仇,聚到了一起。丁磊把这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变成了可能。

但杨元庆说:“晚上的乌镇互联网峰会,大家品尝了丁磊自己养的猪肉、螃蟹、绍兴黄酒;马化腾最能喝最能劝酒;张磊和张朝阳大谈养生之道;曹国伟揭秘他当年如何错失雅虎(杨致远)。”

——这个各怀心事的局,除玩了一下寓意丰富的“我爱你VS不要脸”游戏,大佬们也注定聊不出更多的东西。

但随后的“东兴局”就不一样了。这个局虽然是由刘强东和王兴一起撺掇,但因为在座皆是腾讯领投或参股的企业,被称为是“马化腾和他的朋友们”。

但朋友的朋友未必就是朋友。“东兴局”上,刘王二人颇有心思地用在座大佬企业的名字,列了一张“昭明互联网菜单”。所有企业的菜都有,唯独没有滴滴的菜……

于是2018年,滴滴搞起了外卖,美团开始推出打车服务。这2个曾经在座举杯推盏的朋友,开始了神仙打架。

所谓酒品即人品。很多时候在酒桌上的表现好坏,就会被人放大到工作、领导能力的强弱上。比如在投资圈有一个就差写到投资人脸上的铁律,投一个企业,就是投他们的管理团队。怎么看团队行不行,要不要投?酒桌上溜一圈,可能是最直接的也是最可行的方案之一。

而在大佬的酒局上,一个大佬对待酒的态度,往往体现出他治下企业的风格。

2003年底,周鸿祎将3 721作价1.2亿美元卖给雅虎后,拉着团队到三亚搞团建。周鸿祎一时高兴,喝醉后掉进游泳池,当场磕掉了2颗门牙。这种拼命三郎的劲头,随后施展在了“3Q大战”上。

也许是酒逢知己,周鸿祎曾大赞刘强东懂酒,并在微博上晒出了刘强东推给他的葡萄酒。而互联网圈有个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刘强东不仅懂酒,而且酒量很大。红、白、啤来者不拒。曾出言“如果连酒都不会喝,那你能干什么!”所以在京东哪怕只有一杯啤酒的量也得敢端起白酒。

每年刘强东去基层调查,经常邀请当地的员工吃饭,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个果冻,喝酒前先把这果冻吃掉,然后留下果冻盒做酒杯。京东人的血性,也被认为是在这种酒文化中,培养了出来:不顾忌后果地做事,先实现目的,再处理后续问题。

流着这种血性,京东在酒水领域也是“攻城略地”,一度将“京东酒业电子商务峰会”开进了糖酒会,推出了全球美酒狂欢盛宴与天猫竞争。

回到“东兴局”,马化腾的朋友们,紧密围绕在以马化腾为核心的餐桌上,组成了中国互联网界的半壁江山。而腾讯的性格,就像马化腾:自己能喝,却不多喝;并且还会劝酒,让在座的各位喝尽兴。酒外的天地,才是酒局的真谛。


被做局的人


腾讯系这半壁江山觥筹交错,阿里系那半壁江山却纹丝不动。

马云说,他从未接到过乌镇相关酒局的任何邀请。他怎么会接到呢,相当长的时间内,他都不可能接到邀请。往小了说那是朋友的聚会,往大了说,那是利益的聚会。

参没参加,参不参加,是一种“姿态正确”,是做局与被做局的身份识别。

但马云也没闲着。除却早年被女助理挡了27杯白酒的不美好经历外,这些年来,身为国酒茅台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的他同赵薇等一群圈外好友,投资了不少酒类相关产业:2016年,他们买下了法国波尔多的Chateau de Sours酒庄;此后又以接近1 200万欧元的价格买下了2座法国葡萄酒庄园。2018年10月18日,又以20多亿元成了1919酒类企业的二股东。

乌镇之外自有乌镇,酒局之外当然自有酒局。

早年创业期间,马云说:“生意一定不是靠应酬做大的,把时间花在客户体验上面,把时间花在员工管理上面,让员工能够尊敬他们,这才是正道。所有靠两杯酒拉来的客户,都是不靠谱的。”2018年他再次去到茅台镇,说:“等你到45岁之后,就非常爱喝茅台。”

粗略算一下,第一代第二代互联网创业家,就像绝大多数中国传统企业家一样,都已经超过了“非常爱喝茅台”的年龄。

而这些互联网一代,曾不屑酒场,带着颠覆中国传统商业逻辑的狂想,浑身长刺,逮谁怼谁。整个互联网界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慢慢的,随着企业从成长期走向平台期,创新和技术殊途同归,又一时很难干倒对方,于是合纵连横,希望通过推杯换盏形成革命临时战线,就成了这代企业家的当务之急。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局外人最终成了局内人。酒杯碰撞出的,都是互联网青春之梦破碎的声音。

历来,中国的商业运作这个圆桌上,契约精神、合同文化之上,坐着的是人情世故。能用酒解决的,就不会磨嘴皮子。但正像马云所说,“所有靠两杯酒拉来的客户,都是不靠谱的。” 惶惶之中,新一代互联网人的加入,让中国商业酒局文化有了延续和发展。

如此说来,茅台成了中国经济的重要风向标之一,就合乎情理了。


0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AI百人3
梦想三分钟1
活动专题5
传播达人汇4
大V开82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