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对话杨陵江:1919,在资本的寒冬里逆向生长

财视media
作者 | 行壹 2018-12-18 23:13

资本寒冬,已经成为一种共识。融资难,创业难。但是作为酒类电商行业的老大,1919却在10月份获得阿里2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这是重要的转折,更是1919新征程的起点。

日前,财视传媒采访了1919创始人、董事长杨陵江,试图探索1919在浪潮中逆向而行的秘密。

杨陵江创业12年,今年获得阿里融资。这个创业速度并不算快。杨陵江自己也称1919是笨鸟先飞。不过,在新零售的路上,1919起步早,布局稳。杨陵江表示,未来1919将成为类似京东这样的电商平台。

以下是采访实录。

问:资本寒冬对1919有什么影响吗?

杨陵江:有影响,压力很大,好在我们拿到了阿里的投资。经济不好,总体来说,消费能力是有下滑的,比如说有的客人以前消费两千,现在变成一千五,频率也有所下降。因为1919已经跑出自己的盈利模式,不再是烧钱模式,所以影响还不算太大。

问:做垂直方向的酒类电商和其他品类电商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杨陵江:首先,这个品类比较封闭和落后。九几年的时候,酒的消费,整个行业产值不到两千亿,现在近两万亿。二十年翻了十倍。所以行业高速扩容,但营销模式二十年基本没变,资本也没怎么进入。

正因为这样,行业机会比较多。还有出现线下国美、线上京东以及新零售的机会。1919已经是最大的酒类专业电商直供平台,但销售还不到一百亿。然而家电行业,苏宁、国美、京东,三家就占了近70%的份额,而酒类加起来,整个电商还不到5%。

问:1919一直在尝试打通线上和线下新零售合作,很早就开始了,好像进展有一些缓慢。

杨陵江:我不知道缓慢是怎么理解的,但我可以简单地介绍一下新零售的进程

我是1999年创业,不像很多企业一飞冲天,一个APP就融了A轮、B轮、C轮。我们是笨鸟后飞的企业,做酒做很久。

对新零售,我们做的非常早。在2006年,就开始接电话订单,通过两台电脑派送到门店,店员就会将库存作为门店的前置仓送出去。那个时候还没有电商,送一瓶酒到家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现在已经成为普遍的购酒模式。

我们刚在成都立足时,占到成都市区零售约40%的市场。

新零售,我理解就是线上的订单通过线上和线下的传输,由线下完成执行,线上是入口。

我们在2011年就进入了互联网,因为有电脑的基础,不论订单是数字的互联网还是语音电话,最后都要转成数据传送到线下。    

大家认为我们新零售不太顺利,我觉得不能这样说。我们公司是处在成都,宣传太少,或者没有被好的资本宠幸,大家不知道。我们不仅仅是在酒类行业,在全中国的新零售行业,我们绝对领先。

我们的新零售另外一点,其实是靠整个IT系统支撑的,线下线上连接。2013年,我们就打通线上线下。传统的企业在2016年都没有实现。你线上下订单,门店提货,成都买的货可以在北京退货,我们的会员积分全部打通,这在其他的零售行业没有一家能做得到,我们在2013年就做到了。

就IT系统来讲,在全国目前的零售企业里面,比我们体量大十倍以上的企业不见得有我们先进,从这个角度讲,刚才你认为我们新零售做的不顺利,我反对,除了盒马鲜生以外,我找不到谁做的比我们好。

问:阿里战略投资1919,是1919想获得阿里的帮助更多,还是阿里想弥补自己的短板更多?

杨陵江:我性格比较直接,不习惯太委婉的说话。肯定我们是追求阿里的,我们和它之间虽然是一种合作投资关系,但是在公司,我们叫阿里爸爸。的确,这个企业我们不能完全站在平等的角度去探讨一种合作。

阿里投资我们,对我们至少有五方面的帮助。

第一是品牌的背书,因为我们处在酒类行业,这个行业很封闭,在大家的眼中是传统落后的行业,一般基金看都不看。

第二我们公司的总部在成都,和北京、上海,至少投资环境差了很大一截。阿里投我们后,从品牌背书至少让整个零售行业,乃至于消费者,乃至投资界对我们关注度急剧上升,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品牌背书效应,从这方面来讲是阿里加持我们。

另外阿里对我们来讲还有一个企业文化价值,阿里自身的文化经历了从小到大的过程,实际证明也是行之有效的。1919正在快速发展,我们五年销售额两个多亿,明年上百亿,也是呈几何化的增长,我本人是阿里的粉丝,我的很多商业模式也在借鉴阿里的理念,向他们学习。

第三,就治理来说,阿里来了以后,我们的治理上了一个台阶。举个例子,阿里投资,先是投资业务,接着和财务人员谈,随后专业的外部竞调,整个过程,法律流程特别严格。1919也收购过一些企业,最后失败了。对比之下,阿里的治理相对完善,风险比较小,通过治理避免老板个性化的风险,这个治理对我们非常重要。

第四,阿里给1919带来很多资源。现在已经有进程表,业务线包括天猫、天猫超市、饿了么、淘宝、春桃、蚂蚁金服、菜鸟,在投资前,我们就约定好详细的合作方式,正在快速落地。

第五,资金。现在资本寒冬,能拿到资本就不错了,何况是二十亿,特别是拿阿里的钱还是很难的,阿里的钱没有对赌协议,不会三五年不上市就退出,这对我们公司非常宝贵。

阿里投资,更多是我们运气很好,能加入阿里大家庭,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希望为阿里做出一定的贡献,谈不上我们对阿里的价值,至少目前的价值不是太大,我们希望将来有更大的价值。

问:未来线下店扩张怎么规划?

杨陵江:因为1919线下是一家连锁管理公司,线上是电商。我们总共是6家公司联手管理。所以我们会有6亿的资金去拉动30亿乃至更多的开店基金,由这个基金开店,然后对开店基金所持有的门店进行管理。

问:如果大规模布局线下店会不会降低公司的利润率?

杨陵江:肯定会,但是我和阿里都对眼前的利益看得相对比较理性,我们更看重公司的盈利模式是否成立,如果成立,是今年就赚钱,还是明年赚钱?这个取决于自己的把握。

首先我们的盈利模式是开门店满三年都是赚钱的,如果在这个门店培育期,出现利润的下滑,我们双方认为是可接受的。中国酒类的市场从消费者口径来讲大概是两万亿,整个家电+3C总共才两万亿,目前我们算最大的酒业企业,但我们连0.5%都没做到,为了快速的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我们强调在扩张的同时,又要满足不断高涨的盈利,既不理性,也不现实。所以接下来,我们利润可能会有波动,可能新店占比比较大的时候可能会下滑,但是很快就会回升。

问:垂直品类发展到一定程度,可能都会寻求与阿里或腾讯的合作,你怎么看?

杨陵江:我最早非常认同这个观点,垂直品类获客成本高,流量窄,尤其是酒,群体有限,低频消费。此时,要跟那种综合平台比,你的流量成本和获客成本很不利。所以很多垂直品类,要么倒下去,要么重组到大平台。正因为这种想法,2016年之前我都没有APP,坚持线上天猫开店。

但是这两年我们现在线上APP可以自主下订单,是中国前三名酒类入口。因为1919能做到服务落地,我们带来给用户的场景服务,无论是送货效率、送货场景,都非常好,所以我们的消费者反而变得有黏性。

所以,一个最厉害的商业模式就是能改变别人的习惯,改变了习惯之后别人不能提供服务就很难。

后来,我发现这个事情别人也能做,万一盒马鲜生也做怎么办?所以,我们从酒开始扩品类,从茶叶、牛排到居家场景,和宴请喝酒相关的,我们都可以提供,我们也在扩品类。但从长远看,我们还是有危机感。

问:你们有上市的计划吗?    

杨陵江:有,不仅有,而且不仅是现在的平台公司要上市,专业公司下属的公司也要拆分上市。

我希望整个1919总公司,能做到500亿以上的营收,才去登陆资本市场,可能要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如果没有盈利500亿,上市没有意义。上市有很多目的,其中重要的就是融资,现在有阿里,我们对资金的需求至少在这个阶段没有迫切需要。

问:未来十年1919将会在哪里?

杨陵江:十年后我们可能不是卖酒。十年过后,我们将比现在的京东要优秀多了,我希望在这十年的过程中学习京东,从单一品类、单一线下扩展到比较平台化的一家公司。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