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 | 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资讯

宁浩不再疯狂

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 | 李佳 编辑 | 左臻 2019-02-12 18:04
过往口碑与票房堪称惊艳且已化身商业操盘手多时的宁浩,春节档推出“疯狂系列”之三《疯狂的外星人》。这部承载了观众及投资方太多期待的影片,被指风格变味,28亿保底豪赌输赢难料。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

作者:李佳

春节档第六天,《疯狂的外星人》不仅被《流浪地球》赶超,二者票房差距也在逐渐拉开。

黄渤、沈腾、徐峥,这样的阵容再加上“疯狂系列”IP,谁也没料到竟在豆瓣落了个6.5的评分,这也是导演宁浩所有作品中评分最低的一部。

时隔5年推出的新片《疯狂的外星人》被外界寄予了太多期望,影片上映之前,猫眼上无论是想看人数还是首日预售票房,均排名第一。

等到春节档战幕拉开第一天,《疯狂的外星人》就以4.05亿元的票房拿下冠军。然而短短5天后,《流浪地球》口碑发酵,后来居上,以突破17亿元的票房完成了逆袭。

这个春节档竞争尤为激烈,光是喜剧领域,就聚集了周星驰、宁浩、沈腾、黄渤、徐峥、王宝强等头部导演及演员。8部贺岁片中,韩寒的《飞驰人生》还在追赶,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已走下“神坛”,而《小猪佩奇过大年》不敌另一部动画片《熊出没•原始时代》,刚刚突破1亿元的票房也让观众逐渐遗忘了不久前还在刷屏的预告片《啥是佩奇》。

距离2006年那部《疯狂的石头》已经过去13年,一战成名的宁浩不仅延续了个人鲜明的风格,此后多年在票房方面更是很少失手。但如今,保底28亿元的《疯狂的外星人》能否赢下这盘“赌约”?


风格陡变?

“开场戏是美国宇航员在太空里拍抖音吓跑了外星人,你说弱智吗?”豆瓣上有人看完这一幕直接给了两星。

“不好笑”、“没逻辑”成了大家集中吐槽的点;还有一部分不满来自原著党——《疯狂的外星人》在片头写着改编自刘慈欣的《乡村教师》,但最后呈现出来的却完全是另一个故事。

很多年前,宁浩就被刘慈欣的《乡村教师》吸引,一直想找机会把小说中自己感兴趣的部分提取出来。宁浩觉得书中荒诞的部分和他的气质非常吻合,于是就想把它变成一个宁浩的故事。

然而,这个过程并不容易。《疯狂的外星人》编剧孙小杭回忆,他从最初写剧本开始,就陷入了漫长的反复修改,中间写到崩溃时,只好先放一放,把《心花路放》的剧本写完再接着写外星人。

这期间,他和宁浩吵过架,俩人心里都觉得憋屈,甚至小说版权要过期时,剧本还是没完成,宁浩只好又重新买了一遍版权。

据新媒体编剧帮报道,《疯狂的外星人》开机后,宁浩又觉得剧本不对,于是停机重改,孙小杭赶去青岛又写了一个多月。当时剧组停机一天,几十万的费用就出去了,孙小杭压力大,再次崩溃,“十几天不洗头,后来连黄渤、沈腾这些演员都来一块弄,有人做噩梦说高考了,我做噩梦是停机了,剧本不行,还得接着写”。

最终呈现在影片中的,一个失意的耍猴人耿浩(黄渤饰),一个一心想发财卖药酒的兄弟大飞(沈腾饰),二人遇到了外星人,由此展开了一段荒诞离奇的故事。

沈腾和黄渤依然是宁浩电影中惯常的组合: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一个是现实主义者,一个是理想主义者。黄渤饰演的耿浩,已经成为宁浩电影中的一个符号,无论是《疯狂的石头》还是《疯狂的赛车》,里面的主人公“耿浩”都是落伍的人,守着陈旧的传统手艺和信念,而且不被周遭的人所理解。

这也是宁浩一直关注且擅长表现的主题:时代变化的背景下,小人物的生存困境和焦虑。

之所以关注个体在时代下的处境,是因为宁浩觉得自己从小也是一个被时代淘汰的人。

宁浩在读中专时学的是画电影海报,可等他毕业之后已经出了打印机;他又去学图片摄影,结果学完之后人人都用数码了。“我时刻感到被时代追赶的焦虑,需要拼命自新,自新得又特别没有底气。就像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一辈子就在拍一只大狼狗撵着一个人跑。”

黑色、荒诞、嘲讽、解构,《疯狂的外星人》中依然能捕捉到宁浩的特色和风格。一个外星人在中国会经历怎样的遭遇?被当猴耍、被酒泡,这个故事很宁浩,只是讲故事的手法观众不再买账。

他们所熟悉的宁浩,依然是能多条叙事线索巧妙穿插,笑点包袱掩埋其中,从各种荒诞曲折中,从小人物的困境、命运里,可大体一窥当下的中国与社会。

但到了《疯狂的外星人》这里,有人觉得宁浩的风格变了味儿,叙事线索单一、逻辑漏洞百出,段子笑点尴尬,靠黄渤和沈腾的演技撑起了全片。原本在合家欢的贺岁档占据优势的影片,在另一部刘慈欣作品改编、同样定位科幻的《流浪地球》面前,却经历了高开低走。

  

做唐僧,而非孙悟空

早在半年前,28亿元的保底就已让《疯狂的外星人》备受关注。

2018年7月5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独家投资制作的电影《疯狂的外星人》获得28亿元保底发行,保底方为霍尔果斯乐开花影业。

据新媒体第一院线报道,霍尔果斯乐开花影业为王宝强的关联公司,通过这次保底,欢喜传媒提前锁定7亿元收入,而王宝强旗下的乐开花影业的保底发行费用+宣发费用,超过了9亿元。

这足以证明宁浩在市场的资本号召力。事实上,这些年,宁浩在票房方面也几乎从未失手。

宁浩擅长以小博大。当年,29岁的他从刘德华那里获得300万元投资,拍出《疯狂的石头》之后,赚了2000多万元票房,由此也开启了自己的商业片之路。2009年,“疯狂系列”第二部《疯狂的赛车》以1000万元投资成本,取得过亿票房,宁浩也就此成为继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内地导演。之后的《心花路放》更是迈过10亿门槛,成为2014年度华语电影票房冠军。

这之后,宁浩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坏猴子影业,推出了一项“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招揽来14位年轻导演,其中文牧野导演、宁浩监制的《我不是药神》再次向市场证明了自己,这部电影最终拿下了30亿元的票房。

在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业操盘手之前,宁浩也拍过得奖的艺术片。《香火》《绿草地》聚焦的依然是边缘人,“疯狂系列”之后,宁浩找到了属于他的市场和观众,但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小人物。

2013年《无人区》上映时,宁浩接受过一次《中国企业家》的采访,当时他形容自己就是一个职业干活的。“我为什么要做艺术家?我是靠这个(电影)维生的,混饭的。姜文可以这一辈子拍4部电影,我不行。”

宁浩务实,《疯狂的石头》引发关注时,业内人士批评他说,年轻导演首先应该要的是艺术,而不是商业,但宁浩觉得二者的关系并不对立,他眼中有钱不可耻。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柴静问宁浩:“电影对你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宁浩称,电影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它不可能是我的生命,我相信如果说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拍电影还是要命,我肯定是要命的”。

这种价值观也贯穿到了《疯狂的外星人》里。作为“高等生物”的外星人沦落到了中国人手里,无论是套根绳子,还是泡在酒里,怎么实用怎么来;而外星人>美国人>中国人>猴的鄙视链,也在小人物的讽刺荒诞中被消解和颠倒。

黄渤饰演的耿浩在一个现代社会里拜五畜奶奶,把耍猴的手艺看作是“国粹”,总是显得不合时宜。宁浩某种程度上又何尝不是这样,他一直称自己要做产业人、要工业化,但在孙小杭眼里,宁浩有时依然像个手工艺人。宁浩在此前的采访中表达过他对这个时代的看法:“人类看不清楚自己的愚蠢和傻X,或者看清了也没有办法。我一直认为我们在自取灭亡,尤其是AI人工智能的研发,自大而愚蠢。”

看上去,这个宁浩也和他电影里的人物一样,带着那么点不合时宜和局限,而通过拍电影和刻画人物,宁浩能在其中看到自己,获得短暂的自由。此外,他抓住了自己对商业的嗅觉,导演之外,多了新的角色加持。

给公司起名“坏猴子”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宁浩就像那只坏猴子,但他偏偏辩解说:“我不是孙悟空,我觉得我是唐僧。”

没了紧箍咒,但抱着取经的欲望,很难说,孙悟空和唐僧,哪个更自由。

参考资料:

《疯狂的石头》十年/《宁浩:时刻感到被时代追赶的焦虑》,凤凰娱乐

《宁浩的进化论》,吕彦妮

纪录片《逐影•宁浩》,耐飞


2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