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丁磊过冬,网易不易

子弹财经
作者 | 蛋总、杨博丞 编辑 | 行壹 2019-02-26 16:14

本文由子弹财经(ID:wwwhygc)授权转载,作者蛋总、杨博丞。

丁磊耕耘22载,网易跌撞成长。

最近两天,有媒体人喊出:“互联网不再迷恋北上广。”

在国内,没有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像网易那样用22年去践行了这句话——网易的搬迁,恰是一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

从广州到北京,再从北京回到杭州,宁波人丁磊算是“荣归故里”了,而“网易三迁”都有明显的“地域特色”,期间伴随着网易业务的极速扩展。

从1997年注册成立,到2000年6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网易只用了3年。

此后,网易从“一棵树苗”成长为“参天大树”,“枝枝叶叶”包括网易游戏、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网易考拉、网易公开课、网易云等,还孵化出了网易味央、网易美学等一系列“网红”新品。

这一路走来,网易跌撞,丁磊成长。

“人生是个积累的过程,你总会有摔倒,即使跌倒了,你也要懂得抓一把沙子在手里。”丁磊曾说,这是他闯荡互联网江湖二十余年,踩过无数坑后的至深感触。

那么,在接下来的“互联网寒春时节”里,丁磊将为网易这棵大树抓上一把什么沙子?

1

一直以来,丁磊的产品哲学都偏“佛系”

在互联网大环境的变迁中,网易的战略调整不多,转型动作较慢,被业内调侃“完美地避开了所有风口”。

这与华为、阿里、京东等企业强调的“狼性文化”以及腾讯常说的“小步快跑,试错迭代”,截然不同。

“动作可以慢,但战略一定要正确。”丁磊解释到,“佛,讲究的是静心,我认为只有静下心、沉下心,才能做出好产品。”

他不在乎花多点时间去探索路线和打磨产品。

因此,网易严选、网易味央、网易云音乐、网易公开课等产品,都打上了浓重的“丁磊烙印”。

丁磊少年得志,32岁便登顶“中国首富”的位置。

无论何时,他出现在公众面前都是乐呵呵的,讲话难分平翘舌音,随性地逗乐,被称为“中国唯一一个快乐的大富翁”。

有时候,快乐的丁磊不走寻常路。

2009年,他宣布养猪,一时间震惊了互联网圈。当网易味央猪拍出27万身价,随后获得美团点评、京东、创新工场等投资者的1.6亿投资时,众人才知道他不是闹着玩儿。

他笑呵呵地抱着一头“味央猪”的照片成为媒体谈及网易时引用次数最多的图片。

但快乐的丁磊其实经历了不少悲伤的时刻。

2000年6月29日,刚在纳斯达克上市不久的网易,惨遭空前的互联网泡沫破裂,网易股价从上市时的15.5美元/股,一度跌至0.48美元/股。

网易市值一夜雪崩。

直到三年后,网易的财务报表才重获起色。

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而来,丁磊一把冲进了游戏的汪洋里,此后网易靠游戏打下了一片江山,与腾讯分庭抗礼。

这样一来,网易游戏业务就成了网易财报“成绩单”上的“得分主项”。

然而,在面对最新的一份成绩单时,一向佛系的丁磊或许激动又担忧。

在网易刚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显示,网易第四季度净营收为人民币198.443亿元(约合28.862亿美元),不及市场预期29.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5.8%。

而归属网易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6.977亿元(约合2.4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2.856亿元增长32%。

受业绩不及预期影响,该股目前下跌近6个点,市值蒸发近1.8亿美元。

佛系”丁磊,还能保持淡定吗?

2

据财报显示,2018年网易净收入为671.56亿元人民币(97.68亿美元),2017年净收入为541.02亿元人民币。

可以看出,2018年网易净利润大幅下降至61.52亿元人民币(8.95亿美元),不及2017年的107.08亿元人民币。

另外,其当季的营业总支出为54.12亿元(约为7.87亿美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幅达25.3%。

在资产损益部分,网易2018全年的流动资产及非流动资产均比2017年大幅增加,达53.89亿元和53.79亿元。

而其2018年总负债355.6亿元,比2017年239.8亿元增加115.8亿元。

在研发费用支出方面,网易2018年支出为77.93亿元,较2017年增加34.22亿元。

在土地使用权方面,2018年支出为35.03亿元,较2017年的5.93亿元增长明显,该部分应是网易在跨境电商方面的支出。

在投资业务方面,网易2018年处置固定资产达669.1万元,2017年为442.5万元,可见网易在2018年处置了大部分固定资产,或许是在为“过冬作准备”

从细分业务来看,当季网络游戏的净收入为110.196亿元(约合16.03亿美元),同比于2017年Q4的80.04亿元,增幅近38%。

当季的广告业务净收入为7.6亿元(约合1.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仅为3.3%;创新及其他业务的净收入为13.86亿元(约合2.02亿美元),同比增长14.2%。

为提振信心,在财报公布后,丁磊在分析师会议上公布了游戏、电商等核心业务的进展打算。

他略带兴奋地说:“2018年我们再创佳绩,随着游戏多元化战略的推进和电商、广告及其他业务的稳健增长,本年度净收入超过67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4%。

不过,游戏业务虽成网易财报的“主要得分点”,但背后的隐忧已逐渐显现。

3

在网易,游戏业务捷报频传。

去年,国内游戏政策不明朗,但该业务板块依旧为网易贡献了超过一半的收入,在第四季度突破百亿元。

丁磊在点评财报时表示,“2018年是我们网络游戏多元化收获颇丰的一年。”

据财报显示,在2018年Q4财报中,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0.20亿元人民币(约合16.03亿美元),同比增加37.7%。相比整体净收入198.44亿元,占比接近55%。

其中,来自于手游的净收入占游戏服务净收入的69.7%,较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的68.0%有所增长。

在第四季度,游戏环比增长是因为网易新上线了自研手游,贡献了一部分收入,如《明日之后》和《神都夜行录》;

同比的增长则来源于几款年度新游戏的贡献,如《荒野行动》、《楚留香》和《第五人格》等。

丁磊无疑对自家的游戏布局信心十足。

“我们的旗舰游戏业绩持续强劲,新的端手游表现也很出色。这些新游戏横跨多个品类,从而使我们的用户基数大幅扩大,我们更有信心在MMORPG之外的其他游戏品类上获得更大的成功。”他说。

2月20日,游戏版号收紧的消息又一次传来。

消息称自今年1月版号正式“开闸”后,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又暂停游戏企业的资料提交,至今仍未重启。

但其批准上海、北京和广东3个区域的版署可以继续接收申请材料,然后再提交总局版署审批,政策的变动增加了游戏营收的不确定性。

对此,丁磊为该消息作了说明。

他强调,“我们目前大概有40个游戏在国内申请了版号。第二个,确实海外是不会受到游戏监管制度影响的,我们有很多游戏都已经在海外发行和进行测试,但是这与版号政策没有太大的关系。”

一直以来,网易游戏依靠创新研发和运营能力,通过多元化发展和全球化布局,在与腾讯的肉搏中仍能够实现增长,但不能避免的是将有被腾讯逐渐压境”的风险。

目前,网易游戏的营收占总营收的50%以上,而腾讯在游戏部分占总营收却为33%,可见网易当前最重要的收入支柱仍为游戏板块,但两者在整体游戏的市场份额达到70%以上,因此剩下的时间仍是两家抢占用户以及自身研发数量的问题。

网易曾经用《倩女幽魂》、《阴阳师》证明自己的研发和创新能力。但在2019年,网易还需要更加核心的旗舰游戏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毕竟,腾讯正步步紧逼。

4

事实上,让丁磊忧心的,还不止游戏。

对网易来说,或许电商业务的瓶颈已提前到来。

由于受宏观经济环境等因素影响,网易电商业务已经过了爆发式增长的阶段,增速在上一季度就开始明显放缓,从最高峰的175%下滑到第三季度的67%,本季度再下滑至43.5%。

随着网易严选和网易考拉的相继上线,其电商业务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备受关注,也为网易贡献了超过30%的营收率。

据财报显示,网易第四季度电商业务净收入为66.79亿元人民币(9.71亿美元),同比增加43.5%。

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为44.59亿元人民币和46.54亿元人民币。本季度电商占整体营收比例为33%。

由于年末促销活动增多,网易电商Q4的毛利率为4.5%,相较于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的10.0%和7.4%,同比环比均下滑。

网易CFO杨昭烜在分析师会议上解释称,“主要因为优化库存结构和促销活动。”

子弹财经从历年财报中看出,网易的电商服务在2015年-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2亿元、45亿元、117亿元和193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5.1%、11.9%、21.6%和28.8%,到2018年Q4的33%,正在稳步持续增长。

今年,丁磊对电商GMV的期待值“大跃进”——他提出的目标是200亿元,是2017年3倍的数据。

可见对于这个目标来说,目前的网易电商业务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从单纯的营业收入和整体在网易的营收占比来看,电子业务板块的确为网易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与此同时,电子业务的快速发展也给网易带来了一定的资金压力。

目前,网易电商仍然存有一定危机,主要是从流量、成本、竞争、进货价格方面等因素。

在电商市场,新晋黑马拼多多也为其带来不小压力,而在跨境电商市场,京东、阿里的流量与营收占比及市场份额也在节节攀升。

同时,网易还面临着“同货不同价”的尴尬局面。

当前,电商服务成本也在节节上升,其费用就从2015年的11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40亿元,再到2017年的105亿元。

2018年年末,网易更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通过裁员来为业绩止损——网易严选爆出将裁员30%,整体规模预计从1400人降至900人,400人的程序员团队要优化一半。

即使公关否认,但由于Q4电商业务毛利率跌至4.5%,外界仍对此消息信以为真。

为寻找新的增长点,2018年12月,网易严选全国首家线下店在杭州正式开业;今年1月,网易考拉全国首家线下旗舰店在杭州湖滨银泰正式开业。

丁磊正试图扩大网易在零售行业的边界。

但此举也造成了利润下滑,毕竟进军线下开店的成本支出不是小数目。

小米“有品”可能是网易线下电商的最大对手,但小米有品是基于小米生态链上的线下推进,容易控制成本,而网易却没法更好地控制成本。

相较之下——小米“轻”,网易“重”

从目前来看,网易电商业务仍处于第二阵营,较身处第一阵营的京东、阿里、亚马逊等还存一定差距。

在电商江湖,丁磊想要挑战霸主之位,仍然困难重重。

结语

48岁的丁磊已近知天命之年。

同一个年代的佼佼者们——马化腾、张朝阳、马云等也一样,他们曾一同跌宕、拼搏与变革,如今都已站在浪潮之巅。

回望19年前,在泡沫破裂的惨淡低潮里,丁磊为网易找到了游戏研发的新出路,这个想法在1996年时已经萌芽。

“You have nothing to lose.”彼时已跌进谷底的丁磊决心用游戏业务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后来果然让网易触底反弹,一跃而起。

网易从来都是一家另类的公司,无论是此前的“奋力一搏”,还是近年来的“佛系慢速”,到如今的“再遇瓶颈”,它从里到外都散发出佛系丁磊的气质,也是丁磊的意志与兴趣的“绝佳展台”

“丁磊就是个大孩子,那么多钱放他手里不放心。” 去年9月底,长居美国的段永平把手上持有的网易股票基本卖掉了。

如今,在面对着最新财报隐约透出的“春寒料峭”,佛系丁磊是否依然淡定快乐?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