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行贿4000多万帮女儿上名校 步长还被曝出曾行贿郑筱萸

财视media
作者 | 小财 编辑 | 祁哥 2019-05-02 21:03
每天药品回扣1600万。

近日,洛杉矶时报、每日邮报等外媒报道,有中国亿万富翁家庭花650万美元让孩子入学斯坦福大学,外媒指出该高价入学事件当事人为该校学生赵雨思(Yusi‘Molly’Zhao)其父亲为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赵涛(Tao Zhao),目前该学生已被斯坦福大学开除。

那么这个赵涛到底是何许人也?今天小财就来说说他和步长的故事。

一  

步长制药的名字来自于赵涛的父亲赵步长。根据网上资料显示,赵步长1938年11月出生于陕西长安县终南山下一户贫农家中。1958年,赵步长高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被保送上了西安医学院(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1963年夏天,他与同为西安医学院本科毕业的妻子伍海勤,响应号召前往新疆阿勒泰支边。

如今的阿勒泰因冰川雪岭、湖泊温泉、岩画石刻等旅游资源著称,但在上世纪60年代,那里条件十分艰苦,“冬天零下50℃,经常听到有人冻死”“5月还要穿棉袄,取水要走1公里”,赵氏夫妇感慨道。

直到1981年,赵步长才辞去阿勒泰地区卫生学校校长的职位,带着妻子和4个儿女回到陕西,进入咸阳二一五医院工作。

彼时,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人们生活水平开始提高,心脑血管病例随之增多。赵步长将中风、冠心病作为主攻方向,除钻研典籍外,还前往沈阳、北京、石家庄、保定、邢台学习各种治疗中风偏瘫的方法,经身体力行反复试验,创建了“药气针”疗法和“脑心同治”理论。

1992年发生了一件事,让赵步长的家族出现了爆发的前兆。

当年,赵步长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按大会组织者的安排, 1989年7月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的26岁大儿子赵涛,给一名瘫痪多年的女患者做了现场诊疗。20分钟后赵涛竟然让瘫痪6年的病人神奇般地站起来了。此事轰动整个新加坡,南亚众多媒体送给赵涛“中国神医”的赞誉。

赵步长回忆:“那次诊疗非常成功,第二天新加坡的大小报纸都刊登了治疗的情况。”父子俩由此成了新加坡家喻户晓的中医名人。赵涛还应当地恳请,留在新加坡继续行医。

然而,待赵步长从新加坡回来时,他居然被单位“优化组合”掉了!1993年2月,赵步长和妻子被双双除名,而主攻心脑血管疾病的“脑心通”胶囊正进入科研攻关的关键时期。

赵步长与远在新加坡的赵涛商量,决定立即申报“脑心通”的生产批号,投资办公司,资金来源就是赵涛从新加坡汇过来的40万美元。

1993年8月28日,中外合资的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宣告成立。

公司最初的时候就两个员工,赵涛和父亲赵步长。刚开始他们没有厂房,就租别人的地方改造成车间。后来,家庭里的成员也加入进来,人员慢慢多了起来,大家都在做着贡献。赵涛确立了“专业化致力于健康产业,以中成药发展为主线”的企业发展战略。

在中国企业史上,家族企业是民企创立之初的首选。原因很简单:齐心。在步长发展过程中,大家长赵步长充当总司令兼政委的角色,阅历丰富的他思维并不僵化,允许儿女们的尝试;大儿子赵涛灵活善变,有冲劲,任总经理;二儿子赵超,常务副总经理,负责生产,自认“修理工”,“哪里有漏洞就往哪里去”;其他儿女也依个人特长进行了相应分工。

不过,步长制药称得上一家“非典型家族企业”——赵步长为了避免家族企业的种种弊端,制定了几条严格的家规:重大决策家族成员集体发表意见,日常管理各负其责,不许插手职权以外的部门;每名家族成员只能提供一份工作,根据各自能力大小安排不同的岗位;家族成员违反规定,加倍处罚。

赵步长的一个侄子曾任西安办事处经理。2002年,西安办事处一名员工与邻近办事处的员工发生矛盾,按公司规定,承担管理责任的办事处经理应予罚款,但“加倍处罚”的规定却使赵步长的侄子丢掉了工作。

到2002年,步长制药销售额超10亿元,其中“脑心通”年销售达6亿元,新品“步长稳心”也达到8000万元的年销售额,成为集团产品构架的重要骨干。

数据显示,脑心通和步长制药的另两款专利产品“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在2013年、2014年、2015年的合计收入分别为67.52亿元、78.63亿元和88.17亿元,为步长贡献了四分之三以上的营收和毛利。

2016年11月,步长制药集团以最贵新股的超级光环登陆了A股市场,其公布的资料也屡屡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根据步长制药披露的招股书,公司2013~2015年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分别约为44.66亿元、51.83亿元以及58.41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总额的比例高达89.69%、86.79%、88.87%,同时销售费用占营收为57.96%、57.79%、56.39%,同期同行业的上市公司销售费用营收占比的平均水平,分别为47.4%、43.92以及44.64%。

上市后,步长制药2016年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更是创下了新高,达到60.13亿元,占营收比高达48.8%。对比之下,步长制药在2016年的开发费用仅为3.98亿元,占营收比例为4.21%。

对此,步长制药曾表示,公司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主要包括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各类学术推广会等活动产生的会议费、差旅费等。

然而有专家分析认为,医药行业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一直都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区,并且步长制药居高不下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存在侵蚀公司业绩的风险。对药品来说,“天价推广”意味着太多灰色利益链条的推想空间。

2019年5月2日下午,著名媒体人王志安发微博表示:那个步长制药,每天药品回扣1600万,是每天,你没看错,它完全靠带金销售维持市场。如果没有生猛的药品回扣,早就完蛋了。 步长脑心通实际装在胶囊里的药量,即便按照中药剂量来讲,都可以忽略不计。 它的董事长花650万美金送女儿上斯坦福,这两起新闻你说有关系么? 我就问问,并没有答案。

5月2日,针对步长制药董事长花650万美元将女儿买进斯坦福一事,步长制药副总裁、董秘蒲晓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正在对此事件进行研究。同时,蒲晓平还称,“步长制药是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大股东和我们关联性不是很强的,上交所还没有问询我们,一切以公告为准”。

实际上,步长制药的行贿案例还真不少。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在2016年判决的三起案件中,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黄某、上杭县稔田镇卫生院院长温某、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院长陈某因收受步长制药业务员的药品回扣被判受贿罪。

早在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被曝光,牵扯出一系列行贿者,其中就包括步长集团创始人赵步长。经司法机关查实,郑筱萸于2002年下半年收受赵步长给予的钱物,为该公司申报其生产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提供帮助。  

1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