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康得“老大”钟玉被抓 40年来制造了多次“意外”

财视media
作者 | 小财 编辑 | 祁哥 2019-05-13 11:43
康得新实控人被刑拘。

据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局消息,2019年5月12日,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13日上午,ST康得的股价经过几下跌后,一字跌停,股价为3.87,跌幅4.91%,目前ST康得总市值为137.03亿。

2017年11月,ST康得股价最高时,报价26.71元,总市值为945亿元,接近千亿市值。

生于1950年的钟玉,康得新的创始人,1988年作为中关村第一批从国有单位辞职下海的企业家,创立了北京市海淀区康得机电技术开发公司,即康得集团的前身,主营机电,以研制电动车起家。

意外一

2月16日,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九届年会在黑龙江亚布力盛大开幕。在亚布力论坛上,让一些媒体记者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发现了康得新的创始人钟玉,他们都在追问钟玉是怎么来到亚布力的?因与厦门弘信博格融资租赁公司合同纠纷,康得集团以及钟玉2019年1月8日被厦门中院限制高消费。

根据相关规定,被限制高消费的人员,不得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也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等。

甚至一些媒体朋友开玩笑说,钟玉这次来应该住的是快捷酒店。

意外二

正如意外现身亚布力论坛一样,钟玉的成长过程中也有很多次的意外。

1976年,钟玉从现在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了航空部曙光电机厂微电研究所。曙光电机厂承接了歼七Ⅲ、歼八Ⅱ型战斗机的主发电机研究工作。

然而,我国战斗机的发电机使用寿命在当时只有150小时,这次的工作主要是提高发电机的寿命。由于要求比较高,整个微电研究所没有人愿意接,因为这个任务的要求是把发电机寿命提高到500小时。

在这种情况下,钟玉被人开玩笑似的问到,“钟玉,你能不能接?”就是这句问话,可以说改变了钟玉的一生。

钟玉回答道:“能啊,为什么不能?”

整个微电研究所都不相信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能优化战斗机的发电机,而且寿命还要提高整整2倍以上,这在当时根本不敢想。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钟玉完成了这个任务。

到1984该发电机定型时,钟玉获得了航空部新机研制三等功、二等功,同年提升为研究所副所长。 

意外三

1988年,在曙光电机厂干得顺风顺水的钟玉在又给了当时的领导一个意外。钟玉凑了3万元,拉了4个人,在中关村开发区创办了康得公司,主要研发、生产一种老年人、残疾人的代步电动车。

这次的辞职让曙光电机厂的领导们非常不解,一是钟玉当时已经成为了曙光电机厂的厂领导的候选人,如果能当上曙光电机厂的领导,按照当时的标准可以分得三室一厅,同时配备皇冠轿车、司机、秘书。但是他的一纸辞职书,这些福利都全部消失。

1年后,中国经济遭遇寒流,实力弱小的民营经济首当其冲,康得公司的电动车出现滞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钟玉还向自己的员工夸下海口,康得绝不会倒闭,而且还会盖起自己的大厦。员工们根本不敢相信大厦的牛皮,只想着工资能不能按时发放。 

8年后的1998年6月6日,钟玉又给了大家一个意外,康得大厦在北京落成。

意外四

成功后的钟玉非常明白,企业要想在市场上有竞争力,就必须要有先进的技术做推手,以前的电动车肯定不能成为康得继续发展的动力,他必须要找到新的先进技术。

经过了多次了解、考察、研究以后,他把目光投向了预涂膜产业。预涂膜是一种高分子复合膜,主要应用在印刷领域。相比于国内当时广泛使用的“即涂膜”,预涂膜工艺先进、印刷效果出色,最重要是绿色环保,不存在危害人体健康的苯溶剂。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当时全球最大的预涂膜生产商是美国GBC公司,钟玉的康得在与GBC签订合同后被对方放了鸽子,为此,钟玉发誓,他要研发出预涂膜,填补国家产业空白。

经过不断的学习地学习技术、研究配方、锻炼工艺……2002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在康得集团旗下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新)建成。8年之后,2010年7月16日,康得新以“全球最大的预涂膜生产企业”身份,在A股成功上市。 

意外五

上市后的康得和钟玉,仍然在不断地制造意外,日前康得的122亿资金去向不明。钟玉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与此事存在着很大的关联性。

根据4月29日康得新发布的2018年年报和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50亿元,同比降低22.38%;利润总额3.43 亿元,同比降低88.2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81亿元,同比降低88.66%。年报中同时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


据年报披露,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陈东无法保证2018年年报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并对此表示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注册会计师就此笔存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发出询证函,对方至今没有回复。该公司负责审计的瑞华会计事务所也无法确认它们的存在。

再加上今年1月15日晚,上清所公告称,截至1月15日,康得新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18康得新SCP001)的付息兑付日,仍未收到康得新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明明账面上有153亿货币资金却无法如期支付拖欠的债券资金。由此,引发外界对康得新153.16亿货币资金中122亿真实性表示质疑。

4月30日晚间,康得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康得新说明122亿元的主要用途和受限情况。5月7日,康得新回复深交所,康得新回复称,康得新及其下属的三家全资子公司等四家公司于2018年年末账面显示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银行存款总余额为12,210,067,986.20 元,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核对了相关的网银记录,网银记录显示余额与公司财务账面余额记录一致。

而在2019年4月29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收到的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询证函回函中已经写明:“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443,476.52 元。”

这个联动账户业务指的是,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康得投资集团与康得新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因此,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但是康得新及其下属公司无法知悉是否已经发生了与康得投资集团的内部资金往来。

据康得新回复深交所的二次问询函,康得新不排除资金被大股东挪用的可能性,同时也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因此康得新要求西单支行向监管机构和市场公开联动账户的全部运行情况。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