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从央视专访任正非,看华为的硬核精神

企业头条
作者 | 烦恼诗集 编辑 | 祁哥 2019-05-29 09:41
今天的任正非,完全是被绝境逼出来的。

华为和美国的这场“勇者斗恶龙”式的史诗大战中,“勇者”被大家同情,甚至被寄予沉重的厚望。

5月26日,任正非在央视的专访中,虽然谈及了中美贸易,但更多的话题则是放在了教育上面。

对于近期大量媒体的赞誉,任正非更坦言自己并非英雄,且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做好自己的事。

八千多字的访谈中,任正非将华为的艰苦奋斗、忧患意识、开放豁达和谦卑务实四种华为基因展示的淋漓尽致。

纵观华为的发展史,这四种精神,也正是华为无往不胜的利器。

01 艰苦奋斗

艰苦奋斗精神,注定了华为能征善战。

专访中,对于很多人关注的,华为是否已经到了最危险,最关键的时刻,任老爷子的回答耐人寻味。 

任正非表示:华为最危险的状态,应该是孟晚舟事件之前,那时候公司惰怠,大家口袋里都有钱了,不愿意去艰苦的地方工作,而如今,面对美国的打压,全公司都很振奋,战斗力蒸蒸日上,可谓是最佳状态了。 

逆境之下,越挫越勇,在华为的创业史中,这样的画面比比皆是。

1988年,华为诞生在某间民宅之中,那年,任正非44岁,处于中年危机的他,前不久刚刚经历过失业和离婚,且身负200万巨额债务,来不及伤感便匆匆踏上了创业的道路。

艰难的创业期中,任正非和员工住在破旧的厂房中,“床垫文化”即诞生在这个阶段,那时候的华为,不管是员工还是领导,所有人都吃住在厂房,工作太累了就睡一会,醒了继续干。

据说直到今天,任正非的办公室依然保留一张简陋的小床,这是自创业时代延续下来的传统。

2001年左右,华为内外交困,任正非几乎每天工作16小时,却依旧对公司滑向崩溃无能为力,此时的任正非被确诊为抑郁症,曾多次想要自杀。

用任正非自己的话说:有半年的时间,每天夜里做噩梦,梦醒常常哭,我累坏了,身体就是在那时累垮的,期间还动过两次癌症手术。

期间,任正非还接连经历了母亲过世,亲信背叛、法律纠纷等,但任正非最终撑了过来,也因此才有了今天。

由此可见,无数次绝境逢生的经历,练就了华为骨子里强大的战斗基因。

02 忧患意识

有一种说法,华为的强,是被吓出来的。

本次访谈中,当被问及:早在2014年,国际供应链一切正常时,为什么您会预想,假如这个世界不正常怎么办?

任正非表示:当年险些将华为卖给美国公司,但最终没有成功,那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十年之后就会和美国在山头上遭遇,那时起,华为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于是备胎计划来了。

正是基于这种忧患意识,令华为面对今天的局面依然底气十足。

这种深谋远虑,同样也是华为骨子里的优良基因。

2000年时,华为位居全国电子百强之首,任正非却在华为内部发表文章——《华为的冬天》,文章中大谈危机和失败。

文章中说: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大家要准备迎接,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这是历史规律。

按照文章观点,“一定会失败”是大前提,“如何在失败前多活一会儿”是小目标,而“危机感”,则是任正非给出的应对策略。

此前,任正非曾被问及:这种浓烈的居安思危意识出自何处时,任正非的回答引人深思:总是挨打,就觉得有危机了。

去年,华为在研发中的投入超过千亿人民币,纵观全球,对研发投入超过华为的,仅有四家公司,他们是三星、谷歌、微软还有德国大众。

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不惜撕破脸皮,也要打压华为这座中国科技企业“桥头堡”的原因。

忧患意识,令华为面对全科技产业链的困境时,仍有一站之威。

03 开放豁达

开放豁达,不仅是境界,更是大智慧。

访谈中,任正非曾表示:我们的理想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消灭别人,大家共同实现为人类服务,不更好吗?不是有人提到过吗,既然有备胎你为什么早不用呢,我们就是为了西方公司的利益,我们不让西方的利益被挤榨了,朋友就变多了。

这种共赢思维,同样深埋在华为的骨子里。

2018年世界500强中,华为跃居72位,其营收更是相当于腾讯、阿里、百度之合,但任正非的个人财富却还是进不了中国富豪榜的前20,因为任正非只拥有公司1.4%的股权,华为将98.6%的股权都发放给员工。

华为不仅成就自己的员工,成就伙伴,甚至有时还成就对手。

虽然与高通存在竞争关系,但华为依旧要每年采购5000万套高通的芯片。

在华为内部,也有很多来自美国IBM等大公司的专家在工作。

华为跟很多美国企业的关系都很好,也是安卓系统的重要参与者。

正如任正非自己曾说:既然是想站在最高处,注定要面对不胜寒的挑战。既然不可避免,那就勇敢面对,但是不是以过去那种封闭自负的思维,而是以一种开放豁达、不卑不亢的心态,以一种天下大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格局,去积极面对挑战和压力。

04 谦卑务实

任正非对于务实的执念,甚至可以用“洁癖”来形容。

本次访谈中,在谈及海思的问题时,任正非的回答十分典型:海思他们想出去张扬一下,不允许,他们那个手机研发的跑到台上演讲,我们就批评,老老实实的回到科研室去。踏踏实实,活没干好,张扬有什么好结果?

2004年,央视年度经济人物要颁奖给任正非,而任正非则将高层派去央视交涉,坚决要求把自己撤下来。

任正非还上书过深圳市委和中央领导,坚决要求把自己从改革开放40周年100名杰出人物的名单中删除。

用任正非自己的话说,华为是群体领导,不是他一人独大,他只占有公司1%的股份,荣誉给他一个人不符合企业实际。

有一次,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曾率机构投资团队访问华为总部,结果并没有得到任正非的亲自接见,为此罗奇抱怨道“他拒绝的可是一支3万亿美元的团队!”然而任正非却回应说“他罗奇又不是客户,我为什么要见他?如果是客户的话,最小的我都会见,他带投资团队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卖设备的,就要找到买设备的人”。

之前的群访中,任正非更是坦言自己有家人就很喜欢苹果,并表示:华为只是一种商品,商品由个人喜好构成,不和政治挂钩,更不要煽动民族情绪。

叶檀评价任正非时曾表示:我佩服任正非,不是因为他成功,而是因为他清醒。

华为的清醒,正是源自谦虚务实,实事求是。

与其仰望灯塔  不如脚踏实地

任正非生于1944年,他亲历过中国两个重要的年代,而这两个时代的主题:艰苦奋斗和开放豁达,在任正非的身上交汇成了结晶。

节目访谈的最后,当被问及希望民众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华为时,任老爷子说:希望大家平平静静,老老实实的种地,该干什么干什么,多为国家产一个土豆就是对国家的贡献;多说一句话,浪费别人的耳朵,对吧?

这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华为的精神财富从实践中来,最终也应回到实践中去。

困境和成功,是2019年的热门话题。

对此,华为已经用自己的故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