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六月栖栖

首席传播官
作者 | 张刚 编辑 | 塞明 2019-06-03 15:21
成为烟民,理由可以有千万种。任何事,都是你只猜中了开头,却永远猜不中结尾。

“六月栖栖,戎车既飭。”

                                                   ——《诗·小雅·六月》


24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开始成为一枚年轻的烟民。

说来好笑,之所以开始吸烟,竟是因为别人的“廉洁”。

当时暑假,我们刚上完大二。如果打道回府,想想也无趣,于是,经人介绍开始“打工”,东家很牛,是康师傅,那一年,他们开始在全国推销饮料,“康莲”蜜豆奶和柠檬茶。

老板很有想法,他布置给我们的工作,就是跑到大商场里,让每一位顾客品尝。很多顾客尝完之后都不好意思接着走人了事,总会耐着性子听你讲讲,然后就可能会买,尤其是带娃的,更是经不起娃的哭闹。那年暑假,我带着十几个学弟学妹,不但挣出了下学期的学费,还跑到邮局给家里电汇了一笔钱,简直了,破天荒,头一回!

晚上喝扎啤,我们就商量,商场那位经理对我们特别照顾,得跟人家意思意思。于是,我们拿出70元钱买了一条好烟,没想到,他不收,很坚决。这未免出乎我们的预料,原来“清官”还是有的。

于是,问题来了,烟怎么办?想了想,还是自己留着抽吧,自然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我对烟最早的记忆,是幼时。

父亲小心翼翼的撕开一截白纸,均匀撒上枯黄的烟叶,卷起,掐头去尾,嗤的一声划着一根火柴。在吞云吐雾之际,他也会跟我们唠叨,年轻时去东北下了煤矿,闲暇时烦闷无聊,又挂念老家的亲人,接了别人几根烟,就上瘾了。

所以,成为烟民,理由可以有千万种,我和父亲就完全不同。

两年后,大学毕业,进了当地的报社。

头一年,我们这些小年轻是“扫街”的社会新闻记者,烟就成了一种交际手段。外出采访,有警惕性的采访对象,只要是男的,递一根烟过去,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搞定,一来二去还能称兄道弟。

后来改做经济新闻记者,自己就成了被递烟的对象。无论跟着工商查市场,还是去机场火车站报道春运,接待人员肯定是好烟好茶。

这一抽,就是十几年。

8年前,父亲从外地来京,忽然说自己戒烟了。

一开始,我没太在意。晚上抽烟给他递烟时,果然笑眯眯很坚决的不接,我还逗逗他,无论怎么逗也不抽,这才知道他是认真的。

抽了五十多年的烟,咋说戒就戒了?缘起据说是老家的大姨父,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跟父亲说,你要是把烟戒了,就能长寿。我瞅瞅父亲发白的寿眉,也说,爸,你心善,一定长寿。他听了很受用,笑笑。

不成想,两年前,父亲忽染病未愈,年底去世。——这是后话。

就在父亲戒烟那一年,跟杂志社一位老领导刘东华吃饭,中途烟瘾犯了,略带歉意的跟他说,“老大,我能出去抽根烟吗?”他说当然可以,然后很不客气的跟我说,“你如果连烟都戒不了,还能成什么事儿?”

这话今天听起来像句鸡汤,但我当时还真挺受挫,加上父亲戒烟的榜样,就开始留意戒烟的机会。

2013413日。这是我参与发起的正知书院第一次对外的公开活动,晚上大家聚餐喝大酒,酒至半酣,摸摸兜里的苏烟,还有两支,先抽掉一支,然后跟桌上的几位朋友说,“看,还剩最后一根,抽完再也不抽了!”有人打趣说,你喝多了!

我还真没喝多。从那天晚上起,就再也没抽过一根烟,一直到今天——201963日。未来也不太可能再“复吸”,因为我早就受不了别人吞云吐雾时的呛人味了。

一开头那段时间,还老是被一群哥们在酒桌上“引诱”,但看看我很坚持,渐渐的大家也就习惯了。

于是,近18年的烟龄至此终结。

父亲戒烟的那年,也正是微博大行其道的年代。

经历前两年的充分孕育,微博终于在第三年如日中天,影响日隆,从北上广深到小县城,人人都知道遇到什么事“发个微博”、给你曝光,很多过去委曲求全的事情再也遮盖不住,可以说微博启蒙了中国。

那一年,微信也开始发端,当年收获了几千万的用户。不过,微信的运气无比之好,当年小米“米聊”不仅有几千万用户,活跃度也高,名气也大。但因为雷军志不在此,所以把个好端端的市场让给了他人。

那一年,张一鸣也开始思考筹备他的“字节跳动”。后来,我跟一点资讯的创始人任旭阳喝茶的时候,他从自己的角度回顾过这一段。他说自己跟一鸣深聊过今日头条的这种模式,任旭阳有做一点资讯的初衷,要回溯到2009年,那时他是百度的高管,很敏锐的意识到将来资讯的算发及分发或许是个潮流;但张一鸣告诉他,自己有类似想法是在2008年。在筹备上,一点资讯也比今日头条晚了一年。以至于,任旭阳说自己跟一鸣表示,如果早知道大家都有类似想法,“我干脆投你得了”。

任旭阳有类似想法并不奇怪,他还推荐过一本书给我。书名早忘了,其中的桥段却印象深刻,他讲述说,爱迪生发明电灯的前后一两年,全世界有十余人都发明了电灯,而且还有一个发明电灯的人申请专利只比爱迪生晚了一两个月,“就是已经到了电灯必须被发明的时候了”,他说,这当然不是宿命,而是时代前进的逻辑使然。

那一年,全身心投入小米创业的雷军,还在一周年之际提出了互联网“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在之后几年里被奉为圭皋,成为互联网思维的标签。

与雷军一样,华为,那一年也开始做手机,只是并不被外界看好。毕竟当时的手机还是诺基亚摩托罗拉HTC和苹果的天下,国产手机暂时还是“添头”。

当然,交代这么多,只是为了说明那是一个蓬勃日盛的年代,人人都有梦想,人人的梦想都有实现的路径。

而我后来酝酿戒烟,也正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讨一个吉利”——烟都戒得了,还有什么事做不成?

我戒烟的那年,周围创业的人越来越多。

尤其下半年,受人感召,我也列过几次融资计划,每一次都兴致盎然的写两页文字,但每每又是有始无终。原因很简单,就是每次的计划都充满了浪漫主义情怀,认为创业就像吃饭简单,简单到连PPT都不用做。

那年12月,机会真的被我发现了。去苏州的高铁上,得知两个消息:一,4G牌照发了,马上要进入4G时代;二,优酷当季盈利。当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三个字:短视频。

想到就干。我在回京的路上就约了爱奇艺的CEO龚宇,两天后,我们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大堂喝咖啡,跟他一起来的还有著名的马东老师。

接下来的进展颇为顺利,顺利到我几乎认为是“马云附体”。

2014116日中午,在三元桥的一家餐厅,我和天使投资人李岩吃饭,听我讲了56分钟,他就表示这项目他跟了。两个小时后,我创业的首笔融资到账。

20142015年,全国的“双创”氛围热火朝天,我们也是浪潮中的一朵小浪花。

物极必反。

2016年之后,市场开始降温,然后骤冷,直至寒冬。

那一年,我们去山东参加一个创业大事的峰会,主办方请我发言,我拟定的题目本来是“双创是一场伟大的启蒙运动”,由于从来不打草稿、不准备PPT,讲了一半,我开始普及“为什么马云说创业就是活着、活下去?”

这个说法是跟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喝茶聊天时,她提到的。

当然,事后证明,马云无比的有先见之明,我这个“传声筒”也有,2018年,连万科都开始高喊“活下去”,后来很多大企业都跟风喊,有些企业没喊,因为死掉了,喊不出来。

我们开始纷纷收缩自己的梦想,从志存高远到脚踏实地,挣每一分钱。

直到最近。

偶然的机会,有天使投资人告诉我,可以关注电子烟行业。这是一个最早以“戒烟”的名义兴起的行业,经过15年的蝶变涅槃,如今已是资本新宠、消费热门,当然也是监管的空白、野蛮发展的行业。

无论如何,消费总要升级,行业也总是要规范。我们矢志于让电子烟行业与全球同步发展,并为电子烟行业的规范发展尽一己绵薄之力,而不仅仅是找到一个可以淘金的行业。

于是,我们财视传媒孵化的“尚品新消费”(ID:shangpin_1963),就有了使命,她要记录这么一个“新消费、新文化、新时尚”的领域。

63日,也就是今天,尚品新消费开始正式启动。“六月栖栖,戎车既飭。”我特地找了《诗经·小雅·六月》中的这两句诗,算是讨个厉兵秣马的口彩。

在短暂的筹备过程中,别人又开始劝我复吸电子烟,一如我当初戒烟时一样。

任何事,都是你只猜中了开头,却永远猜不中结尾。

我期待的结尾是这样一句话:“命运的礼物总会暗中标好价格。”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