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酒店界的“拼多多”,OYO失速了?

财视media
作者 | 小财 2019-06-27 09:21
买渠道 裁人 疯狂扩张的OYO陷入困局。

6月24日,据媒体报道,OYO酒店在国内将要至少裁掉1000名开发人员,而该命令直接来自于OYO印方派驻中国的高管阿奴基(Anuj)。

2017年,印度经济型连锁酒店OYO以“无加盟费、低价”的方式杀入中国市场。在两年都不到的时间里,OYO进驻了我国的320座城市,号称酒店运营数量已经超过了10000家,客房超50万间。OYO酒店的发展模式因其价格优势、疯狂扩张而不断受到质疑,一度被称为酒店界的“拼多多”。

在互联网职场论坛,一位OYO员工怒斥到,公司在一周内干掉四分之一人,主要涉及岗位为区域的HOO、BD、OP,这是要地震?这样大范围裁员,还让员工自己主动离职!可以仲裁吗?该求助也是瞬间引起了网友的围观与议论。

随后,有网友就给出建议,对于这类裁员,需你向工作地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不需任何费用。并列出了仲裁所需的资料。

针对网上不断发酵的舆情,OYO酒店方面对媒体回应,考核一家公司的标准是持久的业绩增长,OYO酒店的企业管理文化是业绩导向、数据驱动,绩优者上,有力者为。“我们绝不会向不讲诚信的行为妥协,也绝不会容忍持续的绩效不达标。这样的态度和责任心是我们对客户、对我们的优质员工、对我们的股东的持续承诺。”

据前OYO的BD张聪(化名)回忆,“公司的扩张太野蛮”在去年6月刚入职时,其工号是300出头,等到年前辞职,不算已经走掉的,公司团队已经达到6000+。

有的媒体甚至报道,OYO的员工其中有来自包括“单车系”、“外卖系”等各行业者,包括后期更换到宝洁系的骨干团队,在OYO的中国高管团队中,酒店行业出身的不足1/5。

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OYO是从去年5月份才开始大规模招人,在此之前全国只有200个人,而且大部分是在总部研究一些问题,连技术人员一个都没有,全部base深圳,在一个共享办公的地方。且OYO在招人方面根本不看人才是否具有酒店从业的背景。

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OYO每个月的成本消耗达1.5亿元,人力成本占很大比例。从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OYO中国的团队人数扩张了约75倍。

起步于印度的OYO酒店创立于2013年,创始人阿加瓦尔19岁辍学创业。经过5年的发展,OYO酒店成为了印度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并开始从印度向中国、东南亚、英国等地区拓展。

OYO(OYO即 “ON YOUR OWN”)起家采用的是Uber式的共享模式,做一家连锁、便宜、干净的酒店。使其可以提供标准化的服务,如干净的床单、热水和免费WiFi等。

OYO这种整合模式,一方面为消费者提供了低成本、标准化的酒店预订服务;另一方面,非品牌酒店经营者也可以通过加入OYO平台来增加入住率和收入。

然而,为了快速发展,OYO酒店采取了“特许经营模式”。希望加盟的酒店不需要进行统一客房形象改造,只需要对一些LOGO、标识张贴、洗漱、洗浴用品进行标准化改造即可,甚至不用改掉原来的酒店名称,只要求在酒店名前面加上OYO即可。

如此简单粗暴的加盟方式自然会引来管理问题。

根据去哪儿平台上的数据,广州和深圳的OYO酒店评分都在3.5-4.5分,评论中消费者提出不满的意见集中在酒店客房设备比较旧导致的问题,比如空调坏了、卫生间排水不畅、床不舒服等,同时还存在卫生问题、周边环境嘈杂以及服务态度问题。   

为此,一些业内人士指出,这种低门槛加盟模式复制出来的OYO酒店在旅游业不那么发达的印度或许走得通,但进驻中国尤其是在广深这类一线城市,OYO这个国际品牌无疑将会面临巨大的考验。

三    

疯狂的BD背后,带来了巨量的加盟酒店。

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维表示,从2018年6月份开始扩张,从3个城市到280多个城市就只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去年9月份之前是每个月2.5万间、3万间的增长速度,9月份之后开始加速,一直维持在每个月新增4万、5万个房间的节奏。

加盟酒店来了,但OYO能否提高这些酒店的入住率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在武汉江汉路商圈经营有50余间房量酒店的黄华(化名)告诉媒体,“OYO自有的渠道基本没有流量”,因为江汉路以上门客为主,线上客源占不了多少比例。

黄华还表示,在OYO的推荐下,去年附近有几家店选择了加盟,挂了OYO的牌头后,业者希望情况能有些改观,但这种希望很快便落了空。“原来别的渠道线上占比是少,但怎么也有个一、二十,现在OYO的渠道是几乎接不到订单”。

位于厦门嘉禾路的来悦酒店,是厦门最早一批与OYO合作的商务型酒店,其负责人蒋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18年5月份,OYO的人找上她洽谈加盟之事,谈妥之后来悦酒店便在去年5月底挂牌OYO来悦酒店。

不过,在两个月的尝试后,蒋女士便终止与OYO的合作,将OYO的牌子摘掉,自8月起就不再与OYO酒店合作。“7月份是厦门酒店行业传统的旺季,但加盟OYO后,我们酒店的营业额并没有显著的提升,而酒店却要给OYO占总营业额一定比例的费用,并不划算。”蒋女士坦言,虽然OYO的工作人员很尽心尽力,但这样的合作没能做到互惠互利,因此没办法坚持下去。

黄华也表示,由于经营达不到预期,武汉江汉路商圈的两家店合作不到半年便从OYO退出,酒店名称前的OYO已经被布蒙上了。

特别是OYO正式登陆中国的第一家酒店,位于深圳大鹏新区的OYO 8001天邸酒店,近期已被深圳名奇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按照中高定位的酒店标准进行了换牌改建。

该酒店在携程上正式更名为“深圳如域·天邸酒店”。但细细翻看图片及评论区,依然能够找到OYO曾经拥有过它的痕迹。

为了让加盟酒店不退出,与酒店做深度的绑定,2019年5月30日,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在成都正式发布了“OYO酒店2.0”,探索“规模化+精细化”并举的发展路径。

“OYO酒店2.0”将OYO的收益与酒店业主的营收深度捆绑,两者成为真正的“利益共同体”。

朱磊表示:“对于2.0的模式来说,比如这个月酒店保底收益是在10万元,我们保障这家酒店业绩不低于10万元,作为这10万元收益保障的对应条件,我们对于这家酒店的每间房、每个渠道、所有的价钱要能够控制,这是个合作机制。我们已经跟业主说清楚了,业主的每间房是我的,我爱怎么卖是我的事情,但最后我给业主一个保证,这个保证是到了月底业主至少会拿10万块。另外,在收益保证之内有一个服务费用,收益保障之外有一个共享的费用,共享的提成会是我们主要的利润来源。”

退出OYO合作的酒店至少暴露出两个问题,一个是酒店入住率没有得到提升,另一个是合作以后收入没有增加。这些问题如果归结起来实际上就一个问题,OYO没有给退出合作的酒店带来网上预订量。

面对OYO的疯狂扩张,曾经让OTA平台紧张不已,他们担心OYO在掌握了国内大量酒店客房资源后,会变身为OTA的竞争对手。于是携程、美团纷纷下线带有OYO前缀的酒店,还推出了跟OYO非常类似的业务,如轻住、OYU等。

被携程、美团等OTA下线的带有OYO前缀的酒店,客单量迅速降低,也随之收入减少,因此加盟酒店选择与OYO解约。

对于OYO来说,入住率较好的单体门店本来就没有太高的加盟需求,成为较难撬动的存量,只有入住率平平的门店才有加盟OYO的欲望。如果加盟OYO是一个增量的话,对于酒店方来说当然是好事,但如果因为加盟OYO而被美团或者携程下线,酒店在OTA上损失的订单就需要由OYO通过线上或线下来弥补,但现在OYO的品牌在吸引客流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OYO在遭遇美团、携程等OTA的打压下也不得不低头,为了打通OTA平台,OYO每年向美团支付保底4亿元(每家店5万元,8000家酒店)的通道费;每年向携程支付将近2亿元的通道费。

通道费能确保加盟OYO的酒店能在携程等OTA上露出,相当于保住了之前的流量,也就保住了加盟酒店不退出。但OYO自身的流量如何提升还是一个未知数。

一位接近OYO的酒店业者分析认为,这种从数据切入的运营模式,与传统连锁加盟模式大不相同。如果没有很好的OTA平台为加盟者提供客流量,很难获得成功。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