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 新闻资讯

全聚德营收利润双降 155岁烤鸭怎么卖不动了?

财视media
作者 | 小财 2019-08-21 09:23
全聚德,这只“煮熟的鸭子”能不能重新飞翔?

“全聚德”抖音截图

打开抖音,在中国全聚德集团的帐号下面只有两个作品,550粉丝,改号可以说非常惨淡。与全聚德抖音号一样的是全聚德的上半年营收,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58亿元,同比下滑13.43%;净利润3227.83万元,同比下滑58.51%,惨遭腰斩。 

这只已经卖了155年的“鸭子”,在近几年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艰难,营业收入至2012年接近20亿后就一直止步不前,甚至还有逐年下降的趋势。这家百年老号到底怎么了?

8月19日晚间,全聚德发布半年报,公司2019年上半年营收7.58亿元,同比下降13.43%;净利润3227.83万元,同比下降58.51%。

全聚德2019年上半年财报

对比之下,往年全聚德几乎一个季度的净利润便能达到3500—4000万元,而全聚德今年上半年3227.8万元的净利润甚至不及2018年第一季度3718.10万元的水平,今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只有1064万。同时,这也是2007年上市以来半年利润的新低。

据半年报,全聚德的收入主要分为三类:餐饮,约5.45亿元,占比71.89%;商品销售,约1.96亿元,占比25.85%;其他,约1664万元,占比2.19%。

图片来源网络

创建于1864年的全聚德,名副其实的“中华老字号”,甚至有“中华第一吃”的美誉,其“全鸭席”还曾多次被选为国宴。特别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为北京带来了全球客源,人人都想尝一尝中华美食,尤其是北京烤鸭。

实际上,除了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全聚德烤鸭店外,全聚德旗下还有以经营“满汉全席”为特色的仿膳饭庄、以经营“葱烧海参”为代表的丰泽园饭店和以经营川菜为特色的四川饭店。

从2012年至2018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9.44亿、19.02亿、18.46亿、18.53亿、18.47亿、18.6亿、17.8亿;除了营业收入有不断下滑的趋势外,前几年的净利润一直维持在1.4亿左右,但2018年的利润只有7300万,相比于往年少了一半。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2019年上半年的利润也就不难理解了。    

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成员企业(门店)共计116家,包括直营企业46家,加盟企业70家(含海外特许加盟企业7家)。

烤鸭作为北京的一张名片,已经成为来北京的旅游者必须打卡的项目,而作为北京烤鸭的代表全聚德又代表了烤鸭中的顶级水准。

图片来源网络

面对年年下滑的营业收入,全聚德也在不断进行自我革新,然而越是创新营收越是下降。

2016年4月,全聚德注资1500万占股55%,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那只达客信息科技研究中心(有限合伙)共同出资设立“鸭哥科技”公司,在北京市场上线“小鸭哥”,并与百度外卖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试图打造全聚德外卖生态系统。

按照全聚德公告中的介绍,鸭哥科技专注于打造“互联网+全聚德及全国美食”的新产品、新品牌、新业态和新模式。然而新业态没有改变全聚德,2016年鸭哥科技净利润为负1344.4万元,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负243.7万元。截至2017年4月停业,一年多的时间里,鸭哥科技没有能帮助全聚德提升利润水平,反而拉低了上市公司利润。

为此,这次“传统+互联网”的结合物——鸭哥科技,仅仅一年后就夭折。

正如一位消费者所说,愿意花200多元点一只外卖鸭子的人一定更愿意坐到全聚德的饭店里,毕竟吃烤鸭讲究仪式感,全聚德把具有仪式感的烤鸭变成了小吃,凭啥还要卖正餐的价格。

这次触网的失败并没有让全聚德停滞不前,而是继续不断创新,不管是计划收购 “汤城小厨”,还是与抖音合作继续拥抱互联网,正如全聚德在抖音上只有两个小视频一样,都非常的不成功。

北京城里烤鸭的选择变得多元,竞争日益加剧。

在大众点评上,搜索北京市的“烤鸭”一共出现上千个结果,而该平台上的北京烤鸭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依次是四季民福、小大董(大董的副牌)、大董、梧桐、義和三里,全聚德和平门总店只排到第七位。

除了298元一套的烤鸭(含葱酱饼,不含是258元一只)和98一扎的西瓜汁被消费者吐槽外,被消费者吐槽最多的还有10%的服务费。

图片来源网络

在某平台上,一位在全聚德前门店消费的顾客如此描述:亲戚来北京去了全聚德,在大厅入座,加了10%的服务费,服务员故意用很浓的京腔说话,夹带着北京方言词汇,不知道服务员是不是故意标榜什么,因没有听清,服务员多说了一遍就很不耐烦的表情……

还有另外一位顾客对服务费也不满意,“说实在,有点理解不了,可能全聚德把自己的逼格放的比较高吧。产品口味真一般,烤鸭也是。”

弃全聚德而去的不只消费者,人才流失也是全聚德近年来面临的一大问题。

2016年7月,全聚德连发多份公告,称公司董事长王志强、总经理邢颖、董事张冬梅、董事会秘书施炳丰等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职。当时,全聚德对高管集体辞职一事解释为“工作变动”。

不仅高管留不住,连做烤鸭的师傅也陆续跳槽,全聚德身上有着很多国企都普遍存在的问题——对员工的激励制度不完善,很难留住人才,全聚德也因此成为了北京烤鸭界的“黄埔军校”。

2000年后,北京烤鸭行业从原先不到1000人的从业规模,一下子扩大到几万人,发生了数十倍的增长。这些新兴品牌、一个个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烤鸭店都需要掌勺师傅,这些师傅们就来自于全聚德。

0 0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活动专题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传媒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B2-20190737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9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