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视media-明星企业家粉丝基地 > 新闻流

在投资人眼里死穴太多 可他偏要登上MBA教材

2017-02-10 15:23点击114次 财视media文 / 金金


小财对周流的采访,约在了LONG VR的会议室里。刚一见面,他就迫不及待地讲解着团队正在攻克的新技术——手势交互(2D)。

“以滑动和拖拽等手势取代点击完成交互……国内市面还没有这个技术,微软算是做了第一个手势交互的产品。”他耐心地解释着,字正腔圆,一点也听不出他是华侨。

11岁移民加拿大,毕业后7年4次创业,1年投资人经历,这是他的过去。

“通过创业实现强整合,纳入到未来MBA创业教材案例中。”这是小财从他口中听到的未来。

这个时代从来不缺少野心家,周流也不是生来就是野心家。只是28岁那年,从小拔尖儿惯了的他,从好朋友那儿受了刺激。

印度裔的高中兼大学同学Mehta用了三年时间,做了一家20亿美元的独角兽Instacart,而自己还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

可怕的是,他和他起点一模一样,同为移民家庭,同样表现优异,从高中争前三名,到大学毕业找工作,再到都是24岁创业,本来不相上下的人生,就因为人家去了硅谷,而自己在波士顿?周流开始思考和自己和Mehta的差距到底在哪儿。

在硅谷,创业者和投资人有一个共识,如果创业方向有问题,要死就死得快一点,只要你随便找个人,他都会给你建议,所以一年之内就知道这个创业公司是独角兽的料还是挂掉的命,但硅谷以外的地方,“人家不会跟你念叨这个”。

“人生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周流决定回国创业,选哪儿,波士顿比硅谷,就像杭州比北京,所以必须是北京。

回国以后,周流没有直接创业。他先加入暴风,花了半年时间把暴风加油站做成子公司独立,完成了800万天使轮融资。之后又作为外部合伙人加入高维资本,专看VR、AR,看了200多个项目,只投了两个。

市面上所有的VR产品,用户都会吐槽很晕,周流想是不是可以做一个取舍,牺牲一点沉浸感,确保了小白用户用完第一次之后还能用第二次、第三次……

还是自己干吧。

2015年10月,LONG VR正式成立,定位就是“一款不晕的VR产品”。

然而大环境是资本寒冬,而且是有史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资本寒冬。

“原因嘛,我可以说一下。”周流像公开一个秘密一样,颇有几分成就感,好像这场资本寒冬是他“密谋”的。

“VR行业本身属于很早期,并不成熟,开始由于暴风出了魔镜,故事讲得非常完美,资本市场炒作起来了,让大家觉得讲VR故事很容易赚钱。”

随后爱奇艺、乐视,华为、小米等大公司跟进,甚至一些房地产公司也在跨行业讲VR故事。暴风三十九次涨停,资本越来越热,上市公司积极做投资,财务机构紧跟,大家都在抢VR项目,都觉得有人接盘,导致投资过剩,不好的项目都被投了一大批。同时,VR行业的估值变得非常高。

2016年初,证监会叫停跨行业收购,这样二级市场的火就被扑灭了。同年4月,有媒体出了篇行业梳理稿,直问“这个行业这么早期所有环节都不成熟怎么赚钱?你就算投了天使,它能不能熬过两三年还是个未知数。”

投资人瞬间清醒了,恰好这个时候,又被VC泼了盆冷水。一大批项目死掉了,融不到第二轮了。于是,天使投资人回归理性,都不敢投了。

其实周流不怕天使投资人理性,怕的是他们的条条框框太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死穴是“死穴太多”。

他拿徐小平举例,名校毕业、大公司中高管,愿意放弃高年薪回国创业,哪怕是一个人他也愿意投。

大部分天使投资人都有一条:必须有合伙团队,不是能共患难的兄弟,也得是高中、大学同学。

还有的天使投资人喜欢技术驱动,偏偏周流先做了产品。

“投资人有太多条条框框,创业者照凑就好了,这样就不好玩了。”对于这一点,周流显得有点忧郁。他理解的好玩是,我佩服你以前做的事情,你佩服我即将做的事情,投资人和创业者惺惺相惜,一拍即合。

他最喜欢的天使投资人是做过独角兽平台以后又做投资的,看的多,经历的也多,总之得是个过来人。

“中国专业的天使投资人太少了。”不过,周流也理解,传统生意起家的他们,会把传统生意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方式带到投资里来做评估和判断,保守的心态让他们倾向于投资稳赚不赔的“生意”,而不善于发现风险高的大独角兽。

他相信,再等10年,包括自己在内的这波互联网创业者做了投资人以后,中国天使投资基金就会有发生很大的变化。

周流的当务之急,是先找人。

11岁就去了加拿大,没有兄弟级别的人在国内,所以只能现抓。“求才若渴”的周流吃了很多亏。

“没办法必须要吃”。周流说他有一个优势是快速挖掘对方的强项,而弱势是长时间才能发现对方的缺点。

曾经有一个合伙人,还只是试用合伙人,清华大学,处女座,聪明,懂销售,特别注重细节,正中周流下怀,“特别适合做COO”。

这个人原本看不上周流的公司,后来欠债了,周流一听是个机会,先给他一笔钱,就当作预付工资款。结果,这个人待了一个月就跑了,“人走了钱还不退,他说这是他应得的。”

周流想找的合作人是能力是大公司年薪百万的级别,“因为我到了这个级别,如果合伙人没到,我的能力就是天花板,我就会很痛苦。”周流希望合伙人单方面能力比他强。

直到最近,周流终于有了靠谱的技术合伙人。他这位高中同学、大学同学一直在IBM、Google工作,直到最近才被他说动回国创业。“我跟他说,我认识300多个投资人,100多个投资合伙人,你怕什么?”

“还缺一个合伙人,运营合伙人一定要在国内找。”周流知道,前提是把公司做得更牛逼一点。

“下一轮融资已经在洽谈了。”谈到更远的未来,周流说,“平均5年就能诞生一个上市公司,二十年有四次机会,做成四个上市公司,还有可能搭一个集团,所以现在讲太早了。”

借着这次采访,周流也想给创业者一些建议。他发现在中国如果想做一个平台型的独角兽,无非几类:

第一类是强资本,典型的案例是滴滴打车,资本选中谁和创业者本身没有多大关系。当然,创始人得足够聪明、足够能干。

第二类是强运营,最好的案例是微信,找好痛点和刚需,做好产品,运营手段高明,创造出让投资人无法抗拒的高增长的数据。

第三类是强创新,这类是投资人慢慢比较喜欢的。强创新包括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模式创新没有核心竞争力,可能就是时间上有优势,技术创新有技术壁垒把时间成本给拉开,或许能做得更大一点。

第四类是强整合,滴滴、快的是从大到更大,而周流设想的更恰当的例子是从0到大,目前还没有看到案例。

周流想做第一个,通过自己的创业实现强整合,纳入到未来MBA的教材中去。“每件事情都有人干,而且一定有人比我做的更好,我为什么要从头开始?从创业的第一年开始,我就有一个能力,把竞争对手说成合作伙伴。”

创业这些年,周流结婚生娃,一样也没落下。

生活上的他倒是潇洒很多,没有买房没有买车,公司在哪儿,家就租在哪儿,车一定要电动车,远路选电动摩托车,近点的有电动老年代步车。

夜深人静的时候,周流也在思考,“在国内互联网圈混到越高层,反而发现离梦想越来越远在中国要千里挑一,万里挑一,才能遇见一个投资人、合伙人。

在意识到那么多人都不是自己要找的人的时候,周流知道梦想没那么容易实现,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变得更厉害,拿出更好的成绩单给所有人看。

本文为财视media原创,转载请附带如下信息:

关注财视传媒微信公众号:财视传媒(ID:caishiMV)更多精彩内容,企业内幕,等你来挖。

在投资人眼里死穴太多 可他偏要登上MBA教材

原文地址:http://www.caishimv.com//party/1486711384.html

联系作者请加微信:cscmxf。加入我们的Q群:418295218让我们一起八卦

1 0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超级脱口
梦想三分钟
传播达人汇
TOP10
开启
财视media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316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08号 Copyright 2015 caishim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登录          注册
2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